新京報

訂閱

發行量:2189 

赴武漢支援難進城被特警護送到崗護士:車上我倆互相道謝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大批醫護人員先後啟程赴武漢支援。下午,新京報記者聯繫到當事護士朱玉珊,她稱自己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上班,休假時看到醫院人手緊缺的消息,便決定返回工作崗位。

2020-01-26 02:4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新京報訊(記者 劉浩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持續,大批醫護人員先後啟程赴武漢支援。今日(1月26日),一段護士趕赴一線交通遇阻,在警方幫助下及時到崗的視頻在網絡熱傳。下午,新京報記者聯繫到當事護士朱玉珊,她稱自己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上班,休假時看到醫院人手緊缺的消息,便決定返回工作崗位。作為醫護人員趕赴前線為「職責所在」,困難時期各部門互相協助讓人感到很溫暖。

護士朱玉珊在警方幫助下進入武漢。 網絡視頻截圖

除夕夜得知醫院人數緊缺,「我坐不住了」

新京報:什麼時候決定回武漢加班?

朱玉珊:除夕當晚(1月24日),工作群中護士長說醫院缺人,人手不夠,我坐不住了,就決定要回去支援。大年初一(1月25日)上午,我到了荊州市高速出口附近,發現受交通管制影響,找不到進入武漢的車輛。

新京報:怎麼碰到特警的?

朱玉珊:我在路邊等了20多分鐘,手都凍僵了,都沒有截到進武漢的車,網絡叫車也沒有應答的,當時非常焦急。後來我發現高速路口有幾個穿制服的工作人員,就上去出示身份證和護士證件,希望得到幫助。他們是荊州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員,我也給護士長打電話,他們核實身份後, 認為我的情況特殊,說可以開車載我到武漢市內的車站。下午2點多,我到了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開始工作。

新京報:可以進入武漢,當時心情如何?

朱玉珊:很開心,很感謝載我的特警同志。當時真的覺得很慶幸,我一路都在向開車送我的警察同志道謝,他反過來也給我道謝,說我這個時候趕到一線才值得被感謝。開車的特警同志告訴我,他原計劃是到武漢市區投入巡查工作,也是趕赴一線的一員。

除夕跟丈夫徹夜長談,「保證平安回家」

新京報:你從事護士行業多久了?

朱玉珊:我今年32歲,做護士10年了,家住湖北荊州市,在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上班。這次疫情發生後,我所在科室的12名護士在大年初一全員到崗。我們主要負責照顧年齡較大、有呼吸科疾病的患者。知道人手不夠後,很多在休假的同事,都從各地趕來醫院。

新京報:家人怎麼看待你這次自發前往一線?

朱玉珊:因為我是個護士,就應該做護士該做的事情。家人都很支持我到一線,只是我的丈夫有些擔心。我平時工作比較忙,他希望我春節可以多陪陪孩子。除夕晚上,我跟他談了一晚上,說服了。我跟他說,會做好防護工作,保證平安回家。

新京報:怎樣看待自己「求車趕往一線」的視頻火了?

朱玉珊:挺意外的。不過,這倒是一個職能部門互相協助的好例子,困難時期尤其需要互相幫助。我媽看到視頻跟我說我哭了,我當時沒感覺,後面聽才發現是哽咽了,因為當時著急回醫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