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羅河神殿

訂閱

發行量:15 

中國古代最大的「水貨」名將,戰績不忍直視卻留下千古美名

在波譎雲詭、險象環生的戰場上,他們卻能履險如夷,指揮若定,帶領千軍萬馬,擊敗強大對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戰場奇蹟,一部又一部英雄史詩,對歷史進程產生過重要影響,並多次在緊要關頭影響歷史走向。

2020-01-27 15:3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中國古代歷史上,出現過很多彪炳史冊、輝映千古的名將。在波譎雲詭、險象環生的戰場上,他們卻能履險如夷,指揮若定,帶領千軍萬馬,擊敗強大對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戰場奇蹟,一部又一部英雄史詩,對歷史進程產生過重要影響,並多次在緊要關頭影響歷史走向。



但是用一句難登大雅之堂的話來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成百上千的古代名將中,也並非個個都是真材實料,其中難免泥沙俱下,魚龍混雜。

由於年代久遠,很多歷史事實或者湮沒無聞或者遭到人為篡改,有些真正的名將不為人知,有些濫竽充數的「水貨名將」卻得以美名流傳千古。

宋朝開國功臣、被譽為宋朝第一良將的曹彬,就是一個實打實的「水貨名將」,甚至稱呼他為最水名將也毫不過分。曹彬在天下後世所獲得的榮譽和讚美,簡直是斗量車載不可勝數,但反觀他的實際戰果,卻是糟糕透頂不忍直視。



先看看曹彬的簡歷。曹彬,字國華,河北真定人,和趙子龍算是老鄉。曹彬歷任後漢成德軍牙將、後周河中都監、潼關監軍、晉州兵馬都監。

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建立大宋,曹彬榮任左神武將軍、義成軍節度使、檢校太傅、忠武軍節度使、樞密使、侍中、太尉,死後被追封為周武惠王,官職之高在北宋武臣中無出其右。

曹彬的戎馬生涯中,參加了五代十國後期到北宋初年的歷次重大戰役。961年,曹彬與王全斌等人參加宋朝與北漢的樂平之戰。963年,曹彬與李繼勛等人參與指揮了宋朝與北漢、遼國之間的遼州之戰。

964年,曹彬與劉廷義、王全斌一起指揮了宋朝平定後蜀之戰。968年到969年,曹彬與李繼勛一起參與指揮了平定後漢之戰。974年,曹彬與潘美、李漢瓊等人一起指揮了平定南唐之戰。986年,宋太宗發起雍熙北伐,曹彬擔任主力部隊中路軍主帥。



五代十國時期,後晉皇帝石敬瑭為了擊滅老對手後唐,向北方的遼國國主耶律德光借兵。作為補償,他把中原北部的幽雲十六州一次性打包割讓給遼國人。幽雲十六州歷來是中原王朝抵禦北方遊牧部族入侵的第一道屏障,石敬瑭此舉可謂貽害千古,讓中原王朝門戶大開,無險可守。

宋太宗登基後,決心為子孫萬世開太平,準備武力奪回幽雲地區。北宋雍熙三年(986年),宋太宗調集精銳部隊20餘萬,浩浩蕩蕩出師北伐遼國。這次戰役規模之大、兵力之多,在北宋開國以來空前絕後,史稱「雍熙北伐」。

曹彬作為經驗豐富的老將,受到宋太宗信任,被任命為幽州道行營前軍馬步水陸都部署,指揮十萬人馬充當主力部隊,直撲幽州。但在這次大戰中,曹彬卻暴露出其拙劣的軍事才能,犯下一連串錯誤。



開戰之初,遼國人見宋軍勢大,採取了誘敵深入之策,全線收縮後撤。曹彬未能識破遼軍的計劃,指揮大軍一路日夜急行,占領涿州。但由於孤軍深入,部隊的後勤糧秣供應不上,十萬大軍只能困守涿州等待糧草。


契丹人這時才亮出鋒利的爪牙,各路人馬陸續趕到涿州城下,並且派兵截斷宋軍後勤供應線。對峙十餘日後,涿州宋軍斷糧,人心惶惶。曹彬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一時進退失據。

經過一番躊躇,他決定全軍退出涿州,後撤回雄州就糧。駐屯雄州期間,部將聽說其他各路宋軍進展神速,捷報頻傳,起了爭功之心,紛紛請戰,請求曹彬再度進軍涿州。

曹彬已經毫無成算,稀里糊塗下令大軍帶著乾糧,再度挺進涿州。然而此時遼國人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大軍雲集在涿州周圍等著曹彬。



曹彬指揮大軍向涿州進發,一路不斷受到遼軍襲擾,頻頻戰鬥,行進遲緩,疲憊不堪,所帶糧草很快又已耗盡。曹彬意識到處境危險,方寸大亂,再次下令在強敵環伺的危險局面中全軍後撤。

遼國騎兵抓住時機,對撤退中的宋軍窮追猛打,五月初三在岐溝關把宋軍團團包圍。當天夜裡,身為主帥的曹彬,居然帶領少數親隨捨棄全軍落荒而逃。宋軍沒了主帥,鬥志瓦解全軍崩潰,遭到遼國騎兵的圍殲,死傷超過5萬人,大批軍械盔甲戰馬都被契丹人繳獲。

宋朝主力中路軍的大潰敗,使得遼國人騰出手來,對付其他兩路宋軍,最終這次北伐宋軍全線潰敗,不僅寸土未得,反而傷亡慘重。



雍熙北伐中的岐溝關之戰,是宋遼之間戰略形勢的轉折點。在此之前,宋朝勇氣百倍,銳意進取,一派生龍活虎之氣。但岐溝關之戰,北宋第一流名將大敗虧輸,損兵折將元氣大傷,宋朝從此徹底喪失了與遼國人爭雄戰場的資本與信心。

此後北宋國策為之一變,由開拓進取變成了萎靡不振,畏敵怯戰,甚至不惜以堂堂天朝大國之尊,向周邊遊牧小國進貢歲幣以換取苟安,成為世人眼中貽笑千古的「弱宋」,曹彬正是始作俑者。

然而離奇的是,身為罪魁禍首的曹彬,事後卻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懲處,依舊高官得坐駿馬得騎,步步高升。不僅如此,天下後世對曹彬的評價卻美譽如云:

「曹武惠王,國朝名將,勳業之盛,無與為比」,「以大將之材,慷慨仗義,征伐四克,勒功帝籍」,「曹彬在朝忠厚寬和,足師表一世」,簡直莫名其妙。



要求武將百戰百勝自然是求全責備,也是不現實的,但曹彬身為深受國恩的國家大將,卻在如此關鍵的戰役中頻頻犯下低級失誤,並由此導致特大潰敗,造成重大損失,使得北宋一蹶不振,確實有愧於「名將」之名。

古代少有哪個名將,像他這樣犯下如此嚴重錯誤,遭受如此之大潰敗,稱他為最「水」名將也是情理之中。

五代十國亂戰出來的老兵,以軍功為主,像曹彬潘美這類從二線強行培養上來的,制不住是正常的,實際上當時潘美也是制不住手下搶功。可惜了那些宋朝開國時戰鬥力爆表的百戰老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