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

訂閱

發行量:2149 

華南海鮮市場藏大量病毒:該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了

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持續攻堅,在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階段性進展。□張田勘編輯胡博陽 實習生 張曉雨 校對 李立軍

2020-01-27 15:5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防疫工作人員對華南海鮮市場進行檢查。圖片來自新京報

懷疑終於得到了證實:武漢華南海鮮市場,被檢出大量新型冠狀病毒。

據新京報報導,自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持續攻堅,在病毒溯源研究中取得階段性進展。該所首次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並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找到了2019-nCoV的藏身之處,無疑是在科學上確定了病毒的大致來源。該成果以嚴謹的科學調查,印證了此前許多專業人員的推測。這也是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選派專家組赴武漢參加疫情防控,於2020年1月1日凌晨起草《環境溯源工作方案》後的初步成果。

人與環境該追求安全層面的「共贏」

該成果對病原體的追根溯源具有重大意義,可以體現在多個方面。

儘管發現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源自華南海鮮市場,並不能確認究竟是源自哪種動物,源頭是該市場的42種野味中的哪一種,還是該市場中的數十上百種海鮮,但這至少說明,吃野味跟人們自身安全的關聯,在科學上再度得以確證。

當城市化成為未來人們的棲息和工作的選擇之時,除了智慧城市的建立,衛生城市的建設也是個必須解決的問題。此處的「衛生」,指的不僅是城市的清潔宜居,也包括與野生動物保持一定的距離。

衛生城市,當減少和杜絕野味市場,因為這類市場置身於人口密集的城市中,既可能因自身的髒亂差,讓多種致病微生物擴散和傳播到人身上,引發多種疾病,還可能因為人們喜歡吃野味的習慣,讓動物身上的致病微生物遷徙到人,致人患病。

此前曝光的華南海鮮市場環境極為骯髒,垃圾堆放情況較為普遍,下水道沒有徹底沖洗,地面潮濕,通風情況較差,且該市場離漢口火車站步行只有幾分鐘。雖然方便了本地和外地人們的採購,卻也極容易讓病原微生物傳播到人身上(通過含有病毒和細菌的氣溶膠)。

考慮到野生動物與人類近距離共處,會帶來諸多隱患,世界上一些國家城市中的動物園都在考慮遷往郊區。

但動物園飼養的動物其實算不上完全野生,且動物園有明確的衛生清潔制度。相形之下,城市中環境極差的野味市場,每天都會有新的或活或死的野生動物運進並銷售,它們身上帶有的已知和未知的微生物和寄生蟲等,對城市居民的健康無異於隨時可能爆炸的定時炸彈。

這類「炸彈」,危害小的可能影響個人,危害大的則是「殺傷」一片。如今新型肺炎疫情蔓延,就是「炸彈」在武漢被拉響,並波及全國。

鑒於此,未來的城市設計和建設,不應有野味市場的空間。對於以地下狀態存在的野味市場,也要加強打擊力度。

從個體角度看,人類千百年來馴化的動物性食品和植物性食品,已足以滿足人們的營養需求。野味與之相比,既不衛生,又無多大營養。祛除對野味「更健康更有營養」的迷信,也很有必要。

杜絕野生動物交易該加速

華南海鮮市場藏大量新型冠狀病毒,更是對生態共融重要性的強調。

從人與動物的關係來看,地球不只屬於人,也屬於其他生物,包括動植物和微生物。人類與其他生物和睦相處,也是減少不少災禍發生的前提——減少打擾和食用野生動物,能減少人獸共患病及新傳染病的發生,如此次的2019-nCoV就是此前未出現過的完全新型病毒。

某種程度上,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發生路徑,也為「病從口入」內涵作了註解:一是如果吃不衛生的食品可以招致疾病,二是食用野味也會導致人們患上更多的新型疾病和人獸共患病。本來在動物身上寄生的微生物可能與動物相安無事,但如果遷移到人身上,問題就大了。所以,與野生動物保持零距離,既能保護人,也能保護動物。

現在已有多名院士發表公開信呼籲緊急修訂《中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杜絕野生動物非法食用和交易。1月26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草局也聯合出台文件,決定自公告發布之日起至全國疫情解除期間,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活動。

這些來得很有必要,還可以偏緊些——就算杜絕,也不為過。實質上,國內有些省市如廣東省,也有禁止食用野味的法規。

回到此次研究上,疾控專家證明華南海鮮市場有大量新型冠狀病毒後,下一步還需通過研究明確2019-nCoV來自哪種動物。

由於該市場貨物已經清退整頓,「案發現場」已毀,研究人員只能通基因組測序和對比來查找2019-nCoV來自何種動物,初步確認有蝙蝠、蛇、水貂。但這些都可能只是源頭宿主,其中間宿主也得查清。由於基因測序有不準確性和取捨的基因片斷有不同,如果不與實體動物提取的基因進行檢測對比,很難找到源頭宿主和中間宿主,但只要給予時間未來肯定能確認。

但在徹底杜絕跟禁止野生動物交易上,沒必要等其結果出來。人們在對待「野味」問題上,已交不起太多「學費」——那樣的代價實在太沉重。

□張田勘(科普作家)

編輯 胡博陽 實習生 張曉雨 校對 李立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