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人電影院

訂閱

發行量:71 

過去·未來+病毒=精神分裂?布拉德皮特經典科幻看起來

沒錯,今天要解析的電影,正是由特瑞·吉列姆執導,布魯斯·威利斯、布拉德·皮特、瑪德琳·斯托主演的《十二猴子》。

2020-01-27 22:2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本文作者:阿代


今年春節不出門,宅在家裡看電影。

有一部影片簡介成功地吸引了筆者注意:

公元2035年,自從世界1996年被一種致命病毒侵襲之後,剩餘的少數人類就只能生活在地下,苟且偷生。科學家把一個囚犯送回到90年代,來調查該病毒跟一個病毒專家的兒子之間究竟有什麼關聯。該囚犯的記憶中只留下兩條微弱的線索:他揮之不去的童年回憶,以及「十二隻猴子」的難解記號。



「致命病毒」、穿越拯救……這些元素實在太應景了,更何況它在豆瓣上的高達8.1的高分。

沒錯,今天要解析的電影,正是由特瑞·吉列姆(TerryGilliam)執導,布魯斯·威利斯、布拉德·皮特、瑪德琳·斯托主演的《十二猴子》。這是一部經典影片,困難點在於應該如何給它定位:

科幻片?懸疑片?倫理片?是俄狄浦斯般的悲劇,還是卡桑德拉的預言?

有人說:「時空與因果的悖論,正是此片的迷人之處!」

有人說:「電影講述的是一個夢,一個愛之夢。」

有人說:「這仍舊是一場關於時光穿梭的,循環的悲劇。」

也有人說:這其實只是一個精神病患者臆想的故事。

從情節(時間布局)上來看,《十二猴子》絕對是一部關於穿越的科幻電影。

而且導演特瑞·吉列姆本身就是一位科幻電影大師。我們從他在《十二猴子》之前的執導軌跡也可見一斑:

(以下百度)

1968年,執導個人首部電影《故事時間》,從而開啟了他的導演生涯。

1971年,擔任劇情電影《Monty Python's Fliegender Zirkus》的編劇。

1975年,執導冒險電影《巨蟒與聖杯》。

1977年,執導劇情電影《Jabberwocky》。

1981年7月13日,執導的冒險電影《時光大盜》在英國上映,該片講述了一名英國小孩跟隨一名時光大盜率領的六個小矮人穿越時空的故事,他憑藉該片入圍第9屆土星獎最佳導演獎。

1983年4月22日,執導的喜劇電影《脫線一籮筐》在英國上映。

1985年,執導由喬納森·普雷斯、羅伯特·德尼羅共同主演的科幻電影《妙想天開》,該片入圍第58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劇本獎。

1988年,執導由烏瑪·瑟曼、約翰·內威爾合作主演的冒險電影《終極天將》。

1991年,執導愛情喜劇電影《天涯淪落兩心知》,該片由傑夫·布里吉斯、羅賓·威廉士搭檔主演,獲得第48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小金獅獎,他憑藉該片入圍第49屆美國電影電視金球獎電影類-最佳導演獎……

他的確很喜歡涉足科幻題材。

但從邏輯走向分析,不得不說,它確實很不正常。這一點蠻符合「臆想」(精神分裂)說。

影片一開始,黑屏的電腦上逐字敲打出三段字樣:

「在1997年,會有五十億人死於致命的病毒……

「倖存者將放棄地球表面……

「世界會再度由動物統治……」

緊接著,又有重大提示文字赫然顯在下方:


「摘錄自精神分裂妄想症患者的訪談記錄,1990年4月12日巴爾的摩郡醫院。」

然後出現了旋轉著的「十二猴子地下軍」的標誌。


最後定格於此。


正片開端是一個小男孩子在機場目睹了一場槍擊事件:

一個男子被警察擊倒在地,一個金髮女子飛奔而去……

背景音樂如此哀傷。鏡頭節奏緩慢,如夢似幻。總覺得這調調和哪部電影很相像,仔細想來,哦,原來是《穆赫蘭道》。《穆》片講的是一系列夢境——


深夜的穆赫蘭道發生一樁車禍,女子麗塔(蘿拉·赫利 Laura Harring 飾)在車禍中失了憶。她跌跌撞撞來到一個公寓里藏身。一名男子說他常常夢見一個叫雲奇的地方,那裡有個惡魔盯著他。於是就來到雲奇,果真見到牆後有怪物出現,男子當場暈死。另有一名殺手殺死了他面前 的男人,然而蹩腳的他卻惹來了不少一連串的麻煩。故事回到一個剛到好萊塢「尋夢」的女子貝蒂(娜奧米·沃茨 Naomi Watts 飾),她的姨父姨母在電影圈有廣泛人緣,讓貝蒂的發展如虎添翼,試鏡大受好評。同時,她所住的公寓,正好是麗塔藏身之地。貝蒂收留了麗塔,二人感情融洽。面對記不起自己是誰的麗塔,貝蒂決定幫助她尋找回自己的記憶。一名導演想自己決定新戲的女主角,卻被他人強行安排人選。工作不順意的他還發現妻子和清潔工睡在一起。


這些看似鬆散的事件,就像一個迷宮,引向一個讓人猜不透的世界……


能想到《穆赫蘭道》,則對本片瞭然。

小男孩的機場回憶背景語音與男主科爾(有人也叫他巴比)在睡夢中被喊醒的聲音無縫銜接。


科爾被迫成為自願者,要到地面去採集生物標本。獄友荷西認為他只要完成了任務,也許會得到特赦。科爾卻不認同,因為在他之前已經有不少人被徵召,而且沒有一個人回來。懷著不太自信而無可奈何的心態,科爾經過一系列防護培訓身著奇怪的防護服來到了地面上。

科爾的戶外工作顯然不僅僅要克服地球表面的病毒侵擾,還要躲過許多不經意間出沒的野獸。


不久後,科爾被作為「志願者」送回1996年去調查當時導致人類移居地下的病毒的緣由,可是他被誤送回1990年。由於誤會而襲擊警察他被關進了精神病院。

在病院裡認識了傑弗里和女心理醫生凱薩琳,科爾給醫生解釋將要發生的事情,卻讓醫生們堅信他有精神病。

在受盡折磨後科爾被召回2035年,當他匯報了情況之後,又被送往1996年,途中又出了點小差錯,被送去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中了顆子彈,才來到1996年。

而這時的凱薩琳已成為知名精神學家兼作家,正在簽名售書。科爾找到並 「挾持」女醫生繼續尋找線索。期間凱薩琳先是從心理醫生的角度勸服科爾相信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幻覺,後來找到了線索,他們一起發現這是傑弗里的科學家爸爸研究的病毒。而傑弗里正是在1990年聽了科爾的預言才組建了「十二猴子」軍團。全球即將被散播病毒,科爾意識到自己成為了這一事件的始作俑者。


凱薩琳相信了科爾,與他一起阻止「十二猴子」軍團的陰謀,幾經周折兩人終於發現一切並不是這樣簡單……


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的構思始於編劇克利斯·馬克早在1962年的一部短片《堤》,描述了看見來自未來的自己在自己面前死亡的情節。這也是穿越說最有力的官宣明證。


不過網上有一位朋友指出,整個影片都是一個叫巴比的小男孩臆出來的,也就是開始就出現在畫面上的那個機場男孩。也可以說是一個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幻想。

讓我們來看一看網友大咖已經找出的種種證據(包括筆者的一些補充):

2035年地下監獄裡徵求「志願者」的廣播——1996年飛機場徵求「志願者」的廣播;

2035年科爾在地面上搜集標本時看到一頭熊——1996年在飛機場看到一幅熊的巨型壁畫;



2035年送科爾回到過去的發光的時間機器——1990年精神病院裡的一台發光的CAT機器;



2035年科爾到地面搜集標本後回去時的消毒沐浴——1990年進精神病院時的消毒沐浴;




2035年科爾在地面上穿的類似雨衣的服裝——1990年精神病院為防止科爾傷人而給他穿上的類似雨衣的「緊身夾克」;



2035年科爾在地面上搜集的蜘蛛標本——1990年科爾在精神病院裡吞下蜘蛛;


2035年科爾在地面上進入的一個廢棄教堂——1996年飛機場的百貨商場(實際上就是那個教堂的「未來」);



2035年廢棄教堂里有一件衣服——1996年飛機場科爾中彈時穿的衣服;


2035年地面看到聖像——1996年商場裡看到聖像;


2035年科爾在廢棄教堂里驚飛鳥群——1996年飛機場科爾又一次看到這個場景;


2035年掌權的科學家們——1990年精神病院審查科爾的醫生們(後者在人數和性別比例上與前者完全相同);



2035年在地下監獄裡聽到的沙啞嗓音——1996年在費城街道上聽到的沙啞嗓音(是一個流浪漢)。


還有一些講不通的情節:


科爾穿越回1990年,警察們查不到他的資料和個人信息,但是女心理醫生卻一口叫出他的名字,且他否認自己叫這個名字。



精神病院裡總是提到玩具,還放著動畫片,酒店的電視也是在播放著動畫片,連病院裡的病友也穿著卡通拖鞋。



科爾在地下醫院蓋著的被子竟也是卡通圖案。



科爾在1996年女醫生的汽車裡聽到的一首歌,回到地下醫院,全體科學家(醫生)集體唱著。



2035年的警衛與1990年的精神病院看守是同一個人。



但科爾視角下眨眼間又變了一個人。



女心理醫生向科爾解釋他的怪異舉動:



但是科爾對她做了什麼?影片並沒有交待。



科爾在精神病院看到的電視廣告與他最終想與女醫生前往的地方都是佛羅里達,這之間有什麼聯繫嗎?



以上種種,確實讓人很迷惑。

我更傾向於一分為二來看待這部神奇的電影。也許科幻是它的外衣,而精神分裂幻象則是它的內核。

電影獨一無二,而觀眾各施其想,正是這種媒界帶給我們的不同感受。


(圖片來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