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花捲,油炸蔥油餅,宅家過年,變著花樣做美食

荊州封城日記——變著花樣做早餐文/圖 芒果君爺爺製作 芒果君奶奶按:今日凌晨,刷朋友圈,看到荊州首例新型肺炎患者治癒,頗令人欣慰。小區外,民警開著巡邏車廣播擴散防疫通知。遵命宅家,除了閱讀、觀影、飲茶,做飯即為居家之最大樂趣。今晨太太製作了她最愛的油炸食品——蔥油餅、炸花捲。

2020-01-27 01:5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荊州封城日記——變著花樣做早餐

文/圖 芒果君爺爺

製作 芒果君奶奶

按:今日凌晨,刷朋友圈,看到荊州首例新型肺炎患者治癒,頗令人欣慰。小區外,民警開著巡邏車廣播擴散防疫通知。遵命宅家,除了閱讀、觀影、飲茶,做飯即為居家之最大樂趣。今晨太太製作了她最愛的油炸食品——蔥油餅、炸花捲。無論非常時期還是平常歲月,樂觀是治癒低沉情緒的良藥。

疫情地圖上,色標將人的視野指向源頭。以武漢為中心的紫紅色疫情標記,次第向外延展,截止今日上午十一時,全國罹患新型病毒肺炎者2762例。我們期盼版圖上的色澤漸漸淡化。

據環球網報導,美國《紐約時報》狂吠封城是「反應過度」,「侵犯人權」等等,真是大放厥詞。西方國家總是以他們虛偽的普世價值觀來評判他囯。美國包機接著外交官員,武漢總領事館落鎖而去,這種行徑難道不是反應過度?日本囯也欲接走僑民,統統走吧!封城,是防止病疫大規模擴散的唯一方法,美媒虛妄不實的粗詞濫語實在令人不屑一顧,毋需理睬就是。

朋友圈轉發的本地主流媒體製作的展板,其宣傳語直擊我心——今年不聚,是為了來年更好的相聚,此話耐人尋味。那紅底白字給人帶來溫馨熱烈,圖型設計簡潔大方,極易喚起人們心底共鳴。

居家隔離,當漫漫長夜露出魚肚白,往往我們會習以為常走向街頭早餐。然而如今,街巷餐館門庭關閉,多年的過早習俗悄然改變。儘管我們不曾在家中料理早餐,此刻也得順應現實。興許,在封城居家的寂寞與無奈中,你會對早點製作產生興趣?

一.蔥香飄逸的——炸油餅

在美食文字中,蔥香,字裡行間皆可嗅到美妙奇特的氣味。於是,當端著熱氣騰騰的早堂面時,若沒有綠白相間的蔥花浮於乳白湯汁之上,它真的會破壞我啖食的熱情。

蔥油餅,三字跳躍在你腦海時,瞬間,上海網紅一時的阿大油餅會立馬閃現。但阿大油餅先煎後炸,繁瑣的工序限制了我們製作的熱情。阿大蔥油餅肥肉與蔥的結合,雖脂香㳖郁,卻暗藏甘油三酯之害。荊沙城區的蔥油餅,多是以蔥當餡,用木器控制入鍋油炸,且少有層次。

蔥油餅鬚髮面。不善廚技者,多對麵粉發酵視為畏途。其實發酵一點都不難,任何人皆可無師自通。取麵粉至容器,放入乾酵母,用清水調成麵糰,靜置一處讓酵母菌自由產生二氧化碳。炎炎夏日,半小時麵糰膨脹,冬季可夜間準備,翌日製作。至於酵母與麵粉比例,雖背書上有信息明示,誰會迂腐至那一步?筆者從來我行我素,從不受之羈絆,一切隨心所欲。倘若要我講出個子丑寅卯,還真的不知道。多放發酵更快,少放發酵稍遲。且乾酵母發麵不會變酸,無須用鹼面去中和。

發好的麵糰置於案板稍揉後擀成寬大麵皮,爾後均勻塗抹食油和少許食鹽撒上蔥花,將麵皮捲成條狀,然後分段盤起條狀麵皮,用手掌壓平或擀壓至薄,即可入鍋油炸。當然也可在熱鍋中炕熟,我以為炕餅太北方,風味遜於油炸。

如此這般,那色澤金黃,層次分明,極具蔥香的千層油餅,使你早已忘記封城居家的不適。切記,用小火炸蔥油餅。

油炸蔥油餅的製作圖集,曾在今日頭條首發,請點擊連結芒果君爺爺和奶奶製作的蔥油餅

二.五香濃郁的——生炸卷

生炸花捲,仍然用發酵麵糰。與蔥油餅不同的是味型和形態的改變,五種植物香料賦予了生炸花捲濃濃的複合香味。看見它花瓣綻放的外貌,不知有多大的難度呢。其實,掌握它的工序,一點都不難。發好的麵糰擀皮至極限,均勻塗抹鹽油與五香粉,爾後捲成條狀。看看,此步驟與蔥油餅是麼相似,僅僅是輔料香蔥和五香粉的分配區別,其它雷同。

捲成條狀的麵條擱在案板上,依次切成饅頭模樣,爾後用竹筷從中按壓並使兩側合攏,即成花捲生胚。

油燒熱後調節小火,生胚入油鍋,花捲會沉入鍋底。無須撥弄,發麵受熱後會漸漸膨脹浮出油麵。水分隨熱力徐徐蒸發,花捲緩緩變為金黃,相互碰撞有悉悉脆響,此時應果斷出鍋。

兩例油炸食物均為發麵,油質清澈,並不擔心什麼油炸食物產生的「苯並芘」。

大年初三,陽光明媚。站在陽台上向南眺望,貫穿G55高速的長江大橋一改往日的渲沸,偶有車輛疾馳而去。從窗口一角探看街道,荊州政府的疫情防控指南正在通過巡邏車流動播放,駛離後,街道仍空曠無人一片靜寂。

人們依舊在家中憩息,我們懇盼,天佑湖北!

油炸花捲的步驟圖集,曾在今日頭條首發,請點擊連結芒果君爺爺奶奶的油炸花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