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果粉

訂閱

發行量:27 

你的 iPhone 還能戰幾年?

老許,一個專門「搞機「十年的中年男子,浮浮沉沉滾爬了這麼久,最終還是黯然退場,但做手機的這份生活閱歷讓他一輩子難以忘懷。2007年這一年老許還叫小許,只是一個在縣城讀高二的學生,但他可能是全校接觸智慧型手機最早的人了。小許的叔叔在華強北做二手機的生意,雖然那個時候iPhone 還沒

2020-01-28 17:1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機海沉浮數十年,有人歡喜有人憂。

智慧型手機的十餘年發展,對於各大手機廠商而言,是挑戰也是機會。

同樣的,在這種「大浪淘沙「的時代背景之下,對於個人而言也是一個很好的「淘金「契機,同樣的機會,有的人把握住了,而有的人連機會的尾巴都沒拽著。

了解手機市場的格局、戰謀、發展,今天我們不妨聊一下戰場上某個『小兵』的發展歷程。

老許(化名),一個專門「搞機「十年的中年男子,浮浮沉沉滾爬了這麼久,最終還是黯然退場,但做手機的這份生活閱歷讓他一輩子難以忘懷。

  • 2007年(蘋果發布了第一台 iPhone)

這一年老許還叫小許,只是一個在縣城讀高二的學生,但他可能是全校接觸智慧型手機最早的人了。

小許的叔叔在華強北做二手機的生意,雖然那個時候 iPhone 還沒有大量流入中國,但市場上早就有了智能機的身影。

早在讀高一的時候,小許就已經用上了一款叫做多普達828+ 的智慧型手機,多普達是 HTC 的前身,那個時候安卓還沒興起,比較好的商務手機應該就是多普達系列了,因為它搭載了 Windows Mobile 系統,這也是他接觸較早的大屏觸屏手機。

這款多普達828+ 系列,很多方面在當時都顛覆了人們的認知,比如像電腦一樣可以安裝、運行 EXE、Cab 文件,還可以刷不同版本的系統,簡直就是一個 PDA(掌上電腦)。

因為這種優越感,小許對手機的感情就開始變得深厚了,尤其是他嚮往華強北的那顆心,因為華強北那裡有著各種各樣,各型各色的手機。

  • 2010年(小米公司正式成立)

自從 2009 年進入大學之後,小許的多普達828+ 也隨之退役了,換上了配置較為高級一點的滑蓋手機多普達 D9000。

記得進入學校軍訓的時候,一群人圍著他的這個手機看,畢竟大部分手裡還只有一台或黑白或彩色的諾基亞直板機,相比小許的多普達D9000 可玩性十分匱乏!

2010 年下半年的時候,小許因為在學校拿到了獎學金的緣故,他的叔叔又給他添置了一台新機子,這台機子可以說是堅定了小許進入手機市場的決心,它就是發布於 2009 年的 iPhone 3GS。

這個時候其實安卓手機比較火一點,HTC 和摩托羅拉還如日中天,像是比較火的手機有 HTC Hero、Moto 戴妃525、三星 Galaxy i9000(S系列初代)還有諾基亞的滑蓋手機N97等。

同年,iPhone 4 正式發布並打著「再一次改變世界「的口號席捲全球,但近 5000 元的售價當時在校園裡沒有多少人可以接受。

不過小許這台 iPhone 3GS 快被他玩壞了,8GB 的存儲,安裝過《水果忍者》、《憤怒的小鳥》、《拳皇》等大型遊戲;用愛思助手刷機、升級,也是經常便飯的事情;

更牛的是,小許還給它的 iPhone 3GS 越了獄,那個時候的 iOS 應用遠遠沒有 Android 花樣多,越獄下載 Cydia 之後,可玩性就豐富多了。

  • 2012年(平安度過這一年,Siri 正式支持中文)

轉眼間,小許到了畢業前夕的階段,作為師範生下一年就要被學校安排出去實習當老師,但他在學校的招聘會上,找到了改變他一生的工作。

一家叫做NARUDO(蘭度)的手機廠商在他的學校招聘,他抱著僥倖的心態去進行了面試,由於他對手機知識的了解比面試官還要豐富,很快他就收到了來自這家公司的 Offer(小許說當時月薪3000元,在他那個時候、那個城市相當可以了)。

蘭度手機其實是一款十分小眾的手機,創始人是當地一位做手機屏生意的老闆,那幾年賺了不少錢成了暴發戶,才有了自己進軍手機界的衝動,要知道那個年頭什麼牛鬼蛇神都能做手機,比如讀者手機、康師傅手機等等。

但話說回來,這個蘭度手機在概念和外觀上(CNC一體化金屬機身)可以說是獨樹一幟,這也是讓小許充滿鬥志的主要原因。

上班期間,小許奔波於城市內各大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店鋪,說服店主在他們的店裡鋪貨蘭度手機,由於一個小品牌手機定價太高,加上軟體方面存在了很多 Bug,蘭度手機的銷量慘澹不已。

理所當然的,這種缺乏營銷技術和存在軟體技術問題的品牌,不到兩年的時間就開始迎來了它的寒冬季,小許也從這家公司走出來了。

好在這兩年積累了不少客戶資源,小許有了自己單幹的想法。

可是,全身加起來也才四五萬塊錢,能做啥買賣呢?

  • 2014年

2013年到2014年中期,4G 開始真正普及,標誌是蘋果的 iPhone 5S 和 iPhone 6 開始支持 4G,其中 iPhone 6 迄今為止的銷售量已超 2.4 億台,成為智慧型手機市場的不朽神話)

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小許準備將這些錢投資做老人機業務,所謂的老人機就是華強北 MTK 板子的傳統直板機,他了解這些手機的批發價只要 40-100 元不等,將這些手機批發給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店鋪的話,每台機子賺個 5-30 元不等,只要一天賣出個 20 台,就能比上班強。

說干就干,小許那個時候做的是臉熟的生意,沒有自己的店鋪,從華強北那邊進的貨都堆放在他合租的 80 平米小房子裡,每天拎著紙箱子、背著包,帶著滿滿的貨靠坐公交和騎電瓶車給客戶送貨。

記得前期沒有買電瓶車的時候,小許一天走近 20 公里的路程,邊開發新客戶邊送貨,提起這段辛酸史的時候,小許滿是欣慰,他說「這就和高考一樣,考沒考上大學沒有什麼,重要的是經歷過這些,而自己沒有屈服」。

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那兩年小許賺到了一些錢,好的時候一個月 2-3 萬,要比一個普通的上班族好多了

不過期間,也有一些小坎坷!

第一次坐飛機去華強北找貨,來到了福田區的賽格廣場,從電梯做到頂樓然後往下走樓梯挨家挨戶搜羅,希望可以找到有價值的好產品。

(深圳福田區華強北標誌性建築:賽格廣場)

在賽格廣場,小許接觸到了兩類產品,一種是精仿機,一種是翻新機。

精仿機

主要是針對三星,對方當時拿出來一台和三星 Galaxy S4 一模一樣的手機,只不過 Logo 被一層蠟封住了,這層蠟被刮掉之後,顯示出來的正是『SAMSUNG』的Logo標誌,真正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只不過配置和工藝上面,對比正版還差不少,對比售價三四千的正品,這款精仿三星才 800 多元。

小許跟我們說,他當時真的心動了,如果將這台手機當正品賣出去的話,一台機子就有 2000 左右的利潤,但最後他還是放棄了,害怕因此砸了自己的前途,也不敢昧著良心去做這種事情。

事實證明小許的選擇是對的,同年商場裡面一家做『正品行貨』批發的商戶被查封了,原因就是售賣這種精仿機,查封了近 100W 的貨不說,老闆娘還被抓進去了,小許當時可以說是非常慶幸了。

另外一種就是翻新機

翻新機只是內行才懂的,對客戶都只稱『水貨』,從來不說是翻新機,當時尤以 iPhone 4S 和 iPhone 5 比較盛行。

小許當年果斷入了翻新機的坑,裸機買回來,配上盒子、配件、說明書(一套才15元),然後通過專門的工具塑封成新機包裝,加價 100-200 元不等,將這些機型鋪貨給當地的手機店鋪,銷量還算可以,要知道賣一台翻新 iPhone 的利潤要頂銷售 10-20 台直板機。

但小許還是被華強北的個別奸商給坑了,前面幾批貨都還可以,後面的貨就非常垃圾了,全是問題機器,什麼 Wifi 虛焊、不讀信號、白蘋果、卡貼機、妖機全給進回來了,一堆一堆的售後加上進貨商不予處理,最後無奈小許自己掏錢把這個坑堵上了,完了認真一合計,做翻新機還虧了一兩萬,小許苦笑著對我們說這就是「夫人又折兵」!

打這以後,小許就只做傳統直板機了,順帶著做做微商零售,從同行那邊也可以調到華米 OV、蘋果、三星這些大品牌的貨。

  • 2015-2018年(智慧型手機這些年一直在打價格戰,尤以紅米、榮耀、魅藍等子品牌為主)

小許畢業已經有兩三年了,老人機的利潤一直很穩定,但是品牌機的利潤越來越低了,主要原因是因為電商的打壓。

什麼618購物節、雙11、雙12購物節,什麼蘇寧、天貓、京東等平台,節日促銷加上業內的競爭激烈,電商的產品售價幾近是渠道的批發價格。

這種情況就讓做批發的小許非常難堪,有時候遇到小米、魅族手機做飢餓營銷,他們的現貨批發價還要比官網的貴上個大幾百塊,難免會被客戶說三道四並失去信任;

其他品牌手機的利潤也不過幾十元而已,好在小許是調貨的,那些自己玩貨的人有時候行情不好,手機都是虧著本往外出的。

還記得《非你莫屬》那檔找工作的節目嗎?有一個人聲稱自己做手機玩了幾千萬的流水,才賺了 1000 多塊錢,如果跑得慢的話,可能要賠死。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會覺得他在說大話或者講笑話,但是對於一個業內人來說,他所說的事情在業內很普遍,做手機買賣真的就是『操著賣豬肉的心,賺著大白菜的錢』。

不過,2015年前後有一種機型非常的賺錢,那就是 iPhone 官換機,這種機型是實打實的原裝正版機器,但是卻要比專櫃售賣的便宜很多錢,很多渠道商都把官換機封裝成原裝機的樣子並當成專櫃機子售賣,利潤十分可觀,小許當然也做過這檔子生意,比起水貨翻新機,這種官換機倒是很讓人安心。

(帶原廠保卡和換機單的iPhone 5s)

但是,2017年的時候,蘋果售後為了防止被換機黨薅羊毛,開始秉行只修不換的政策,也是從那以後官換機市場的熱度才漸漸消退,業內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關注官換機了,之後又冒出個什麼『富士康資源機』,它是個什麼鬼我們以前的文章里也提過的。

  • 2019年(5G元年,這一年十多款5G手機發行,貴則上萬,廉則幾千)

到了2019年,小許已經30歲剛剛出頭並成為了老許,他在今年也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就是放棄手機行業,因為到了這一年,老人機的生意也是愈發慘澹,智能機市場在榮耀、紅米以及 OV 子品牌的競爭角逐下,也開始到了白熱化的階段,這場較量淘汰了很多像老許這樣老資歷的『搞機人』。

老許感嘆道:不是不愛這行業了,只不過這行真的太難了,現在有家庭也有孩子了,經濟的壓力不允許我繼續在這個行當里打拚了,或許退場才是最好的選擇!

老許只是眾多普通『搞機人』的一個縮影,全國又該有多少這種因為電商平台成熟、廠家競爭,傳統零售遭到打壓,搞機人黯然離場的事情呢?

未來手機的銷售模式還會發生變化,網際網路手機營銷只是一個開始,渠道商的日子未來可能更加難過,但願老許的選擇是有先見之明的。

關注全球果粉,暢享科技生活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