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小島上的又一個春節

冰雪未消的海面上,只有遠處依稀可見的人工島讓人有些方向感。作為遼河油田金海採油廠月東項目部的安全總監,趕在年前上島,初七返還,姚亮已有7個春節是在島上過了。

2020-01-29 16:3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冰雪未消的海面上,只有遠處依稀可見的人工島讓人有些方向感。

「什麼是年?倒班12次,就是一年。」船上吃過午餐,姚亮帶我到甲板上透氣時突然感慨。作為遼河油田金海採油廠月東項目部的安全總監,趕在年前上島,初七返還,姚亮已有7個春節是在島上過了。

對於島上的人來說,每兩周換一次班,過年和平時沒兩樣。沒有煙火或音樂,應景的鞭炮聲,是從網上下載後用廣播放的。

從遼寧錦州港出發,到月東項目的人工島,直線距離48公里。伴著顫動和「咔啦咔啦」的破冰聲,船行駛在結冰的海面上,像裁紙刀劃開口子。

「有一晚坐船,暈到不行,來甲板透氣,天上一個大圓點在劃半圓。其實,那就是個大月亮,暈船暈得讓月亮划起了圓。」姚亮說。

當人工島的樣子終於出現在眼前,姚亮指著海中升起的平台介紹,「就這麼大的地方,設備、人員集成度高,風險點源多,可依賴的外界救援又少,每一處細節一刻都不能放鬆。」

相比於陸地,島上所有的安全管理都要升級。「島上的每一個人,都要掌握海上急救、平台消防、海上求生和救生艇筏操縱。」姚亮說,月東項目是一個對外合作項目,「生產不等人,半夜一兩點到現場是常事。」

「島上隔絕的環境對人心理的影響很大,平時休息的環境就跟我們現在坐的船艙差不多。」姚亮回憶,因為崗位離不開人,自己最長一次在島上連續待了30多天,真的到了心理極限。坐在回家的大巴車上,他用手擦掉玻璃上的霧氣,趴著看了一路。外面的一切,好像都是新鮮的。

船緩緩停靠人工島,已經早早有人拉著行李在岸上等待,同一艘船會載他們回家過年。登島前我問姚亮,「過年了,行李裡帶了啥特別的嗎?」

「我把新年祝福和生產安全帶到島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