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一腳

訂閱

發行量:1 

《鬼子來了》這部電影,值得意淫

對於這樣一部電影,一無所有中的意淫與吶喊,但是即便啞巴,即使發的聲音難聽糊耳,也會還會呻吟一下,而我更致敬那些喊破喉嚨的人,或許是對點電影的痴,或許又是其他什麼原因。

2020-01-29 18:1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寫這部電影的影評前,我想向偉大的姜文導演致敬一下。以表自己對藝術家,對思想家,對導演家,對愛國者的熱愛敬佩。


對於這樣一部電影,一無所有中的意淫與吶喊,但是即便啞巴,即使發的聲音難聽糊耳,也會還會呻吟一下,而我更致敬那些喊破喉嚨的人,或許是對點電影的痴,或許又是其他什麼原因。



《鬼子來了》是在一首「此曲只是天上有」的幻想曲中進行。從開始的日本皇軍給糖吃一直到整個村莊死在皇軍的刀下,他們都在這曲中幻想著和諧,就像魯迅筆下的阿Q臨死時還在畫圓一樣。可你卻永遠不能說,那個人就是你自己。


故事的主人公馬大三一夜之間多餘個麻煩,手中的一個日本,一個翻譯漢奸,怎麼處理是個大問題。也許你真的弄不明白,日本鬼子燒殺侵略八年,中國已經抗戰八年,為什麼對待那日本人,我們的本性還是如此的善良?以致村裡的二撥子娘捫胸大喊「:「日本子來咱們村都八年了,八年了咋的,他八年了他敢動我一根汗毛?我行的正,走的端,我走到哪他都得高看我一眼。」如果說這是善良,這真是身正不怕鞋歪,那麼什麼是戰爭呢?



沉寂在八年的和平曲中幻想說「日本鬼子掌摑我們那麼多中國人,我打一下還不行嗎。」「我們養了這兩個半年,好吃好喝的,給兩車糧食還不行嗎。」不行,這永遠的不行。因為我們還不知道,自己還不知道自己是被侵略者,還不知道「鬼子來了」。



在《鬼子來了》的這部電影中還有一個看似瘋癲的七爺,他始終瘋癲的喊「王八操的,我一手一個都掐巴死,刨坑埋了!」。可是所有人對他的理會只是罵,呵責。而他始終沒有變,在最後的他本來可以在屋裡安睡,卻成了唯一敢反抗鬥爭的人,走出來與鬼子搏殺。結果雖然死在烈火中,他到底是英雄,還是瘋子?

於是問題來了, 什麼是瘋子?

英雄是不是瘋子,瘋子是不是覺醒者?梵谷到底瘋沒瘋?



可是我們換個角度看這部電影,與所有人觀念不同的人,就成了瘋子。究竟誰是瘋子,誰沒有覺醒,也許已經證明了。

《鬼來了》的任務小三郎,看完這個電影的,可能痛恨他忘恩負義,痛恨他殺四爺,殺自己的救命恩人馬大三,而日本人對他的態度能?不也是如此,因為他被俘虜,因為他被「支那人那群豬」捉弄,因為他說「支那人那群豬」是善良的,因為他還要報答那些「支那人那群豬」,還有因為他是位軍人,卻如此的懦弱,失去了軍人本有的特性。



然而,在幻想曲中的他揭開了他是狼的皮,將刺刀殺向四爺,雖然是他是的忘恩負義,但是他並沒有忘記自己是日本人,自己是侵略者,自己是位軍人,所以他真的可以從「鬥爭你是我的爹,我是你的兒」中立刻的覺醒起來,準備鬥爭,準備作戰。這就是日本民族的「鬥爭」精神。


最後《鬼子來了》結尾,有人說不合邏輯,有人說荒誕可笑。但是魯迅寫的《藥》結果也不是如此嗎,是誰再吃烈士血沾的饅頭?馬大三雖然死在了日本人的手裡,但是誰殺死的。所謂的被殺,使用的是誰的槍?戰爭中面臨死亡時人性的裂變,還需要再一次欣賞《鬼子來了》!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