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精美散文:雪花,故鄉的精靈

顯然,城市裡只有冷,沒有冬天。於是,我思雪,盼雪,多少次,夢回故鄉。一陣刺骨的寒風掠過,仿佛把我捲入夢境,帶進那飄雪的故鄉——故鄉,平淡,寧靜,安臥於豫南平原一個偏僻的角落,綿綿不絕的淮水滋養著它。

2020-02-03 11:0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常想,無雪的冬天算不上真正的冬天。一夜無雪,這種喧囂把多少城市折騰的徹夜不眠。顯然,城市裡只有冷,沒有冬天。

於是,我思雪,盼雪,多少次,夢回故鄉。光影斑駁,雙眼迷離……雪花,故鄉的精靈,你在哪兒?一陣刺骨的寒風掠過,仿佛把我捲入夢境,帶進那飄雪的故鄉——

故鄉,平淡,寧靜,安臥於豫南平原一個偏僻的角落,綿綿不絕的淮水滋養著它。當最後一片黃葉離去,帶走了秋天的夢。風雪,吹著口哨,奏響冬的序曲。

故鄉,飄雪。或白天,或夜晚。

雪花飄舞,輕盈,溫婉,嫵媚。它們既沒有燕山如席的氣概,也沒有江南柔弱的秀氣。故鄉的雪,一朵,二朵,三朵……每朵雪花,都睜著一雙回家的眼睛。落雪無聲,好像片片鵝毛,恰似朵朵梨花,宛如簇簇棉絮……白了草,白了樹,白了房屋,白了溝壑,白了原野。故鄉,猶如進入了夢幻的童話世界。

雪花染白的村莊,孩子們三五成群,滑雪,拍雪人,擲雪球,打雪仗,塑雪羅漢……個個玩得不亦樂乎。與雪相擁,就是與愛相擁。總有一天他們會明白:雪,是另一種火焰;冷,是另一種溫暖。

冬天的鄉村,美在寒冷,美在飄雪。

雪,若是下上二三天,將是另一番情趣。打起綁腿,牽上狗,拎著竹竿 ,男女老少齊上陣,踏著厚厚的積雪,伴著滋滋的聲響,跟著奔跑的人群,攆野雞,趕野兔,吆喝聲,歡呼聲,此起彼伏,整個原野都沸騰啦!與雪共舞,舞出了激情,舞出了浪漫。

故鄉的雪花呀,你來時樸素自然,去時又悄無聲息。你蕩滌塵埃。你聖潔高貴。你洞悉大地的秘密。你甘願化作暖的精靈,孵出春的生機! (文/李志華)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