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疾病20年患者自述(第十三篇)

我跟我同學合夥幹活的時候,他跟他對象已經結婚了。我同學把他老婆,也帶過來,給他做飯,洗衣服,照顧他生活的事。自從他老婆來後,沒多久我就跟我同學散夥了。其實平時我們也沒有什麼矛盾。是他突然對我說,要自己單幹,而且把手上的活都攔在自己手上。

2020-02-03 05:2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跟我同學合夥幹活的時候,他跟他對象已經結婚了。我同學把他老婆,也帶過來,給他做飯,洗衣服,照顧他生活的事。自從他老婆來後,沒多久我就跟我同學散夥了。其實平時我們也沒有什麼矛盾。是他突然對我說,要自己單幹,而且把手上的活都攔在自己手上。

其實沒結婚人無論多大,都沒有結過婚的成熟,結過婚的人想法跟沒結婚的想法不一樣。就像我跟我同學之前算帳,都是差不多就行了,都不怎麼計較。多注重同學感情,利益想的少一點。結完婚以後,可能壓力大原因吧,都比較現實。其實現在想想,其實我同學早就提前準備好了,只是我還傻傻的相信同學情。

我這人很容易相信別人,或者說相信人性是善良的。別人對我好幾次,我就加倍對別人好,永遠都不叫別人吃虧。開始跟別人相處時,對別人是猜疑,防備,相處久了,反而很會替別人著想。我始終相信世間大部份都是好人,只有極個別是壞人。相信壞人一定會得到懲罰,不會有好報。我認為你這個人好,即使沒說幾次話,沒有交往,我也會尊重你。你要讓我幫忙,我也全力以赴的幫忙。我如果認為你這人不好,即使你是我老闆,給我多大的利益,我都不會向你屈服。講白了,我跟人相處不是看交情,是只看人品。或者說只講理,不講情。像我這樣的人,太真實,反而跟別人關係處理不好。我以前一直認為是別人錯了,別人都那麼虛假假意。我心裡我一直瞧不上他們,努力做真實的人。現在我想說,別人沒做錯,是我錯了。這個話題以後再聊。

我跟我同學分開後,我心裡是有點憋屈。我想也要帶人幹活。我後來找到,我們村上兩個老鄉,就在靖江接著做工程裝修。那時候活多,很快就從別人手下接了活,我們三個就這樣幹著。幹活的事我就不講了。幹活期間有一件讓我傷心的事。我們幹活有段時間工程很著急,我就想著再找些人來幫忙。我這人不愛講話,找人幫忙更不好意思開口。

那時候我有一個,小時候玩的很好的小夥伴,也在靖江幹活。他主要是點工幹活,就是誰的活忙了,錢給多了就到誰那干。別人沒有活了,他就到別人那裡干。我跟他小時候玩的最好,他小時候也老實,跟我性格很像,我跟他很能玩到一起去。讀過我文章的應該知道,我小時性格很孤僻,不愛跟別的小朋友玩,他是我小時候玩的最好的一個小朋友。後來他在八九歲時,被他爸媽帶回家上學了,原來他在他外奶,外老家長大。雖然分開後,幾年才能見上一面,但是我始終對他有很深情誼,見到面就有很熟悉的感覺。對於我朋友很少的人,他算是我心中很重要的朋友。

所以後來我帶人很忙的時候,也從來不叫他來幫忙。我就是這樣,關係越好,我就越不想麻煩人家。我覺得有利益關係,交情就不單純了。後來實在太忙了,我又找不到別人,才聯繫他來給我幫幾天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