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投資人支招創業者「自救」:死卡現金流、找股東救急,活著才有未來

他認為服務業受到的影響最大,從餐飲到旅遊,包括醫療服務,在一季度營運基本處於停頓狀態。胡旭波稱,對於聚焦於長期客戶價值的創業公司而言,疫情不會有本質的影響,如果企業對自己的商業模式繼續有極大的信心和熱情,且有現金流需求,現在是投資人投資的最好時機。

2020-02-03 05:3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對於原本就處於資本寒冬的創投圈而言,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無疑讓行業雪上加霜。

「大多數創業企業會受到影響,面臨挑戰。」啟明創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告訴第一財經。他認為服務業受到的影響最大,從餐飲到旅遊,包括醫療服務,在一季度營運基本處於停頓狀態。估計收入會比預算低30-80%,但是費用的變動比較小,服務業在一季度會出現大規模虧損。此外,產品類公司也或多或少會受到影響,但是相對影響稍小,大部分公司在一季度也許收入會比預算低20-50%。

「客觀地講,現在的局面如果持續6個月,大量的創業公司會面臨虧損、現金流危機、裁員潮、嚴重的乃至倒閉。」一位業內人士表示。

融資或將延遲至下半年

「如果我們在去年年底展望2020的時候會說『明年會很難』,那麼現在只能說,當時的說法還是有些樂觀了。」易凱資本創始人王冉表示。

他判斷,除非年前已經基本談定了SPA(至少要完成了全部投資人盡調),否則受當前疫情的影響,創投企業上半年融資將拖到下半年。

王冉認為這一判斷主要基於以下幾點:第一,大多數投資人會在本周遠程辦公,直至2月10日或17日那周正式開始上班,無論是天氣原因還是疫情影響,投資人大面積約見創業者可能要等到三方麵條件具備:

首先,湖北之外新增密切接觸者人數和正在接受醫學觀察的人數需要呈明顯下降的趨勢。如果長假回流防控順利,這個假設估計很快可以實現;如果不順利,也許要到2月下旬。其次,全國(包括湖北在內)的新增疑似確立了顯著下降的趨勢,並且每天的新增疑似不超過一兩百人,湖北之外(尤其是北京和上海)基本沒有新增疑似。如果防控順利的話這個假設估計要到2月下旬甚至3月上旬才有可能。同時,死亡率累計(累計死亡人數/累計確診數)在今天的基礎上(湖北3%左右,其它省份0.2%左右)不會有顯著上升。

第二,所有的投資都需要盡調,大規模啟動第三方現場盡調的前提條件更加嚴苛了。他認為除了上述提到的增量指標之外,很有可能還會看存量指標,即全國在診人數(確診人數-死亡人數-出院人數)需要呈明顯下降的趨勢,這個則需要更長的時間,很有可能要到4月甚至5月或更晚。同時,由於參與盡調的機構有很多是跨國公司,要看國際衛生組織(WHO)以及各機構全球總部對於中國疫情的判斷,這也會增加時間方面的不確定性。

第三,即便沒有疫情,一個正常的融資交易在當前市場環境下平均需要4-5個月,普通的盡調也需要1-2個月(特別早期的項目可能會短一些)。因此所有原本計劃節後啟動的融資,由於疫情的原因真正能夠對外啟動很可能要到3月,交易完成幾乎肯定要到下半年。

「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順利的話,那影響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資機構全年開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投資機構在疫情沒有得到充分控制之前暫停投資是沒有太大壓力的。」王冉強調。

死卡現金流

在多位投資人看來,此次疫情對於經濟的影響或將遠超SARS時期。如何降本增效,壓控成本,保證現金流變得尤為重要。

「公司需要馬上重新制定其發展計劃和預算。我們需要考慮最糟糕的情形,比如未來5個月的收入是預算的10-50%,來看看你的現金流。」胡旭波告訴第一財經。

真成基金管理合伙人李劍威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建議創業者密切關注現金流和應收帳款,降低運營成本,爭取活得更久;同時需要積極維護客戶關係,發展與客戶的線上接觸渠道。

金沙江創投主管合伙人朱嘯虎曾經歷SARS艱難時期,彼時他正在創業從事保險行業應用軟體開發,「那一年管理層都只拿基本生活費,到年底結餘後才補發的工資。」朱嘯虎回憶。他認為今年比非典時期還嚴峻,對很多創業企業是生死關,一定要嚴控成本,死卡現金,最少要保持假設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企業有6個月的現金,最好有12個月,根據這個來倒算成本。

對於原本計劃節後啟動融資,希望在6月底之前拿到錢的創業公司,王冉也提出了四點建議。

首先,想辦法開源節流,創始人要把健康現金流和最低現金儲備作為頭等大事來抓。「事實上即便沒有這次疫情今年也會是現金流之年,現在疫情把現金流的重要性又放大了10倍。健康現金流意味著每個月入大於出,健康現金儲備意味著如果沒有收入至少可以撐9-12個月。如果做不到,該收縮收縮,該搬家搬家,該裁員裁員。活著才能等到春回大地,活著才有未來。」王冉表示。

第二,儘快找現有股東開始溝通,尋求救急辦法。他們是同一條船上的戰友,只有他們才最有動力確保你不被凍死在這個疫情肆虐的冬天。提前把應急的過橋或者可轉債談好,成本高一些也沒關係,一定要確保他們的錢立等可取。

第三,用好疫情時間,儘量把融資的準備工作通過遠程辦公的方式提前完成。這樣一旦大家可以不用戴著口罩見面,馬上就可以按下融資啟動按鈕。

第四,如果是受疫情影響較大的企業,除非萬不得已,在生意沒有恢復到正常水平之前不建議啟動融資。「因為兩邊圍繞不確定性的立場會差距很大,創業者會普遍認為這是一次大型意外,很快自己的公司還是會回到原來的增長曲線上;投資人則可能會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此外,王冉建議那些受疫情影響較大、節前已經完成了融資談判,但還沒有完成交割的企業:抓緊抓緊抓緊。同時做好重談一些條款的思想準備,因為今年的增長預期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危機之下暗藏新機

不過對於投資人而言,危機之下也蘊藏著特殊機會。

李劍威預計,在線教育、在線協同辦公領域都迎來了井噴式的發展。

胡旭波表示,從全行業來看,疫情打亂了投資機構在融資和投資方面的節奏和計劃。但是這次疫情也提醒大家,我們在醫療健康這個領域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我們的醫療服務體系、公共衛生服務體系、新藥研發能力、醫療支付和保障體系,都需要對未來的重大疾病、流行病、和重大醫療需求做好準備。作為投資機構,可以通過投資來支持創新企業,來參與到這個進程中來。

胡旭波稱,對於聚焦於長期客戶價值的創業公司而言,疫情不會有本質的影響,如果企業對自己的商業模式繼續有極大的信心和熱情,且有現金流需求,現在是投資人投資的最好時機。

「疫情應該是一過性事件,但是加深了創業企業對未來的看法,那就是優質醫療是我們每個人、每個企業的需求;網際網路和技術天然地是商業模式的一部分;以及現金流永遠是最重要的一個營運關鍵要素。」胡旭波告訴第一財經。

王冉認為當下一大批優質的民營企業(尤其是消費者服務領域的企業)都會遇到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都需要雪中送炭,而國有商業銀行機制所限難以快速出手,此時正是市場化的股權投資者和可轉債投資者的天賜良機。

「沒被Uber和Wework打下來的估值這次很可能會被冠狀病毒打下來。這不是發國難財,也不是趁火打劫,而是抓住機會做對被投公司和LP都有幫助的雙贏交易。」王冉表示。(記者呂倩對本文亦有貢獻)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