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研習社

訂閱

發行量:43 

陝北人,為何會成為明末農民起義的主角?

那麼,為什麼陝北農民會在明末成為主角。宋朝建立之後,由於自身戰略抉擇的失誤與軍事力量的孱弱,最終在和党項人拉鋸戰中喪失了陝北大片土地,這也就導致了本來屬於中原王朝核心的陝西變成了邊陲之地,經濟與社會發展一蹶不振。

2020-02-05 23:12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王凱迪

公元17世上半葉,延續了兩百餘年的大明風華走入了暮年。以李自成、張獻忠為首的農民起義軍山呼海嘯般摧毀了大明朝的天下,也讓雄踞遼東的滿洲人找到了入主中原的良機。明清易代百年,改變了中國歷史的走向。

當我們重溯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時,就會發現這場滅亡大明的農民起義並非一場全國並起的事件,而是由陝北一群農民猛人轉戰全國最終奪取政權的故事。那麼,為什麼陝北農民會在明末成為主角。

01 老陝的窘境

唐朝末年以降,關中地區便徹底喪失了周秦漢唐十三朝故都的繁華風貌。長期的戰亂使得關中地區的自然資源遭到了嚴重摧殘,大運河的淤塞更是讓外部補給再難浸潤關中大地。以長安為核心的關中逐漸荒廢衰落,北部的陝北之地更再次成為中原與塞外各族對峙的前線。

宋朝建立之後,由於自身戰略抉擇的失誤與軍事力量的孱弱,最終在和党項人拉鋸戰中喪失了陝北大片土地,這也就導致了本來屬於中原王朝核心的陝西變成了邊陲之地,經濟與社會發展一蹶不振。金元時期,陝西地區先為南北交鋒前線,後為蒙金戰場,戰爭無寧日。到明朝收復西北之時,陝西大部分地區與繁榮的江南之地相比,已經成為絕對的窮僻之壤。

圖/沒落的西安

02 恐怖的氣候

明朝天啟年間,陝北地區災荒連年,官府糧差分文不減,恐怖的自然氣候條件加劇了陝北地區的官民矛盾。首先,從公元17世紀開始,中國氣候進入了著名的明清小冰期的高峰期,整個北方地區的氣候條件整體趨向乾燥寒冷,降水日益稀少,旱災在北方成為常態。

其次,本來植被茂密的陝北地區在數千年的墾殖與砍伐中逐漸荒蕪,不僅難以起到濕潤氣候的作用,更加劇了風沙對土地的侵蝕,助長了乾旱的勢頭,讓本就乾旱的陝北地區雪上降霜。

圖/黃土高原

李自成小時候就因為旱災貧困被捨入寺廟當小和尚,後來李自成又因為旱災而失業,「崇禎三年,大旱,夏秋無收。李自成以驛卒失公文,盜起。」李自成的少年經歷則是大量陝北普通農民的寫照,恐怖的乾旱讓整個基層社會喪失了賴以支撐的農業資源,最終難免於崩潰的結局。病入膏肓的基層社會治理運轉失靈之後,碎片化的農民起義就匯聚成洪流。

03 邊境勇士

處在中原與漠北邊塞的陝北民眾雖然生活窮苦,但卻保留了邊境人民固有的勇力。長期處在窮苦之地的農牧民習慣了如遊牧民族一般的艱苦生活,體格魁梧,很多自幼年便可控弓馬。比如一代闖王高迎祥揭竿於安塞,率部活動於延慶府。他曾以販馬為業,善騎射,膂力過人。上陣時白袍白巾,身先士卒。又如「八大王」張獻忠初為捕快,進入延綏鎮成為邊兵,武力過人。

明末起義的大量陝北人都兼具貧苦出身與勇力過人的雙重屬性,又有著類似遊牧民族一般的靈活作戰方式與風格,一旦這些人集團作戰,戰鬥力之強可見一斑。

圖/陝北民風

沒落的陝北經濟社會與災難性的氣候環境,讓陝北地區成為了明朝末年社會矛盾的爆發點,而當地剽悍勇猛的民風與強大的軍事潛力,最終讓陝北人成為了埋葬大明王朝的主角。


參考文獻:1.明史

2.中國全史百卷本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