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光書院

訂閱

發行量:71 

一日一書 ‖《耶穌的學生時代》

在當今節奏飛快、海量信息的環境下,@澤光書院 讓你有效、迅速的抓住一本書的精髓,愛讀書,讀好書,善讀書,書中的一系列新觀點、新視角、新主張,將為你我在這場閱讀盛宴中啟迪智慧、潤澤心靈。

2020-02-05 23:3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書院薦書】在當今節奏飛快、海量信息的環境下, @澤光書院 讓你有效、迅速的抓住一本書的精髓,愛讀書,讀好書,善讀書,書中的一系列新觀點、新視角、新主張,將為你我在這場閱讀盛宴中啟迪智慧、潤澤心靈。關注@澤光書院 頭條號,讀書,為遇見更好的自己,為遇見更大的世界。

圖書:《耶穌的學生時代》

作者:[南非]J.M.庫切

譯者:楊向榮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9年7月

ISBN:9787020149421

【推薦理由】這是諾獎得主庫切《耶穌的童年》的續篇。一個虛構的移民國度、一個神秘的天才兒童、一所匪夷所思的學校、一樁離奇的殺人案件構成了這本書的主要情節。庫切與加繆、艾柯同屬於「知性作家」,他們有一種內在的、精神性的、結晶體式的語言。

【內容簡介】「如果你乘一條船穿越大海,你的記憶會全部被洗乾淨,你開始全新的生活。就是這麼回事。不存在以前。沒有歷史。那條船在港灣碼頭停靠,我們從船的跳板上爬下去,然後就被扔進這裡,來到此時此地,時間從此開始。」

本書是《耶穌的童年》的續篇。男孩大衛和他的「父母」西蒙、伊內斯為逃離諾維拉的教育制度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作為「逃犯」的他們在這裡必須隱姓埋名。

大衛需要上一所新學校,於是進入了埃斯特雷拉的舞蹈專校,這裡的教學方法頗為匪夷所思——校長夫人,也就是舞蹈老師,指導學生們通過跳舞把數字從星星上召喚下來。

毫無預兆地,一樁謀殺事件降臨在校長夫人身上,而謀殺背後的故事比學校的教學方式更為耐人尋味……

【作者簡介】

J.M.庫切:

南非當代著名小說家,被評論界認為是當代南非*重要的作家之一。曾兩度獲得布克獎,並於200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1940年出生於南非開普敦,現居澳大利亞。

楊向榮:

譯者、作家,譯有《鱷魚街》《*藍的眼睛》《斯通納》《孩子們的書》等,著有短篇小說集《果園之火》。

【精彩書評】

這部小說可以說是庫切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的又一力作,凝注了作家對世界的深沉思索與審視性批判。

——邱華棟

一部穿越時空的成長小說。

——陸建德

「在很多人看來,庫切是在世的英文小說家中*優秀的。」

——《紐約時報書評》

【精彩書摘】他一直以為埃斯特雷拉要更大些。在地圖上,它跟諾維拉顯示為同樣大小的圓點。但諾維拉是座城市,埃斯特雷拉卻頂多算個位於某個充滿山丘、田野、果園的鄉下的外省小鎮,它雜亂無章地朝四面八方延伸,一條無精打采的河從鎮子中間蜿蜒穿過。

在埃斯特雷拉開始新生活可能嗎?在諾維拉,他還能依靠重新安置辦公室安置住所。他和伊內斯還有這個男孩在這裡能找到家嗎?重新安置辦公室是慈善性質的,是沒有個人感情色彩之別的慈善的具體化身,可它的仁慈會延及一個逍遙法外的逃亡者嗎?

搭便車的胡安在去埃斯特雷拉的路上跟他們走到一起,他建議大家可以在某個農場找份工作。農場主總是需要幫手,他說。更大的農場甚至還有給工人住的季節性宿舍。不是橘子季就是蘋果季,不是蘋果季就是葡萄季。埃斯特雷拉以及周邊地區是個名副其實的豐饒角。如果他們願意,胡安說他可以帶大家去自己的朋友們曾經打過工的一家農場。

他和伊內斯交換了下眼神。他們該聽胡安的勸告嗎?錢不用考慮,他兜里有的是錢,他們可以舒舒服服地待在一家旅館裡。可是,如果諾維拉的當局真的在追尋他們,那麼或許隱藏在無名無姓的臨時過客中可能會更安全些。

「好吧,」伊內斯說,「我們就去這家農場。我們圈在車裡也太長了。玻利瓦爾需要跑一跑。」

「我也是這麼想,」他,西蒙說,「不過,農場可不是度假村。伊內斯,你準備好了整天在烈日下摘水果嗎?」

「我會做好自己分內的事,」伊內斯說,「既不多也不少。」

「我也可以摘水果嗎?」男孩問。

「很遺憾,不行,你不能摘,」胡安說,「那會犯法。那就是當童工了。」

「我不介意當童工。」男孩說。

「我敢肯定農場主會讓你摘水果,」他,西蒙說,「但不會太多。不會多到讓摘水果變成勞動。」

他們順著主大街開車穿過埃斯特雷拉。胡安給大家指了市場、行政大樓、樸素的博物館和藝術畫廊。他們穿過一座橋,把小鎮拋在了身後,沿著那條河道方向行駛,最後來到半山腰上,看見了一幢宏偉氣派的房屋。「這就是我說的那家農場,」胡安說,「我的朋友們找過工作的地方。避難所原文為西班牙語,refugio。就在後面。它看上去挺沉悶,其實非常舒服。」

這個避難所是由兩個長長的鍍鋅的鐵皮棚屋構成,用一條帶篷頂的走廊連接,一邊是個洗浴房。他把車停住。除了一條雙腿站立的灰狗在鎖鏈限制的範圍里朝他們露出黃黃的長牙嚎叫外,沒有一個人出來招呼他們。

玻利瓦爾舒展開身子,從小車裡溜出來。他在一定距離之外審視了一番這條異鄉的狗,決定不理它。

男孩衝進棚屋,然後又跑出來。「都是上下鋪床!」他大聲喊叫道,「我能睡上鋪嗎?求你們了!」

這時一個在一件寬鬆的連衣裙外系了條紅色圍裙的胖女人從農場住宅的後面走出來,一搖一擺地沿小路朝他們走來。「你們好啊,你們好!」她大聲說。她仔細看了看裝得滿滿當當的小車。「你們是走遠路過來的吧?」

「是啊,很遠的路。我們想你們這裡是不是需要額外的幫手。」

「幫手多了我們事兒就好辦多了。人手越多幹活兒越輕鬆。——書上不是這麼說嗎?」

「可能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妻子和我。我們的朋友在這兒有自己要辦的事。這是我們的男孩,他叫大衛。這位是玻利瓦爾。可以給玻利瓦爾安排個地方嗎?他也算這個家的成員。我們去哪兒都帶著它。」

「玻利瓦爾是它的真名,」男孩說,「它是條阿爾薩斯狗。」

「玻利瓦爾。這個名字不錯,」這女人說,「很特別,我相信會有它待的地方,只要它自己舉止規規矩矩,能心滿意足地吃些零零碎碎的東西,不要打架鬥毆或者追趕雞就行。這會兒工人們都出去上果園了,不過我來帶你們去看看睡覺的地方吧。男士在左側,女士在右側。我想,恐怕沒有家庭房。」

「我要去男士那邊,」男孩說,「西蒙說我可以睡個上鋪。西蒙不是我爸爸。」

「隨你挑,年輕人。地方多得很。其他人快要回來——」

「西蒙不是我真正的爸爸,大衛也不是我的真名。你想知道我的真名嗎?」

這女人迷惑不解地看了眼伊內斯,而伊內斯假裝沒看見。

「我們在車裡一直玩一個遊戲,」西蒙插嘴說,「為了打發時間。我們都試著給自己用了新名字。」

【分享薦書】薦書一向是我樂意做的事,因為讀書既是一個人的事情,又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所謂「一個人的事情」,是因為讀書本來不是群體性行為,獨自一人面對青燈黃卷,也能思接萬里,窮覽千載,和古聖先賢心有戚戚。從這個意義上說,讀書不怕孤獨,甚至期待有孤獨下來的時間和能力。所謂「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是因為《禮記》有云:「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一個人看人、看事、看書,都有可能陷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困擾,而把自己的心得與他人分享剖辯,不僅自己能獲得更深更廣的見解,也能啟發同好者的視野與思維,讓信息和見識在更大的範圍內傳播。分享薦書也是這個道理。如果把自己認為最值得閱讀,乃至一讀再讀的書分享給大家,和大家一起切磋琢磨,於人於己,不亦樂乎!

歡迎關注@澤光書院 ,讓思想充實生活。閱讀可以讓人得到智慧啟發,讓人滋養浩然正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