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影視

訂閱

發行量:254 

太子妃升職記!郭德綱于謙為他捧哏,德雲社2020年要捧閻鶴祥?

鼠年春節到來前,閻鶴祥回顧過去的一年:「這一年還是有幾次心跳加速非常後怕的經歷。比如在巴黎身陷騷亂,在阿爾卑斯山機車側滑,話劇場首演道具差點擺錯,還有剛剛,排隊買雞腿兒沒帶現金,掃碼成功的一霎那沒電關機。」

2020-02-05 00:2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深八【德雲社】第四彈來了!

在第三彈里,我們深八了德雲社「頑主」Top2于謙和孫越的兄弟情,這哥倆養馬喝酒玩收藏,活得可瀟洒了!其實,德雲社想得開、過得嗨的捧哏可不只他們倆!

第四彈的男主角閻鶴祥,那可是騎著小摩托游遍歐亞的風一樣的壯壯啊!

這幾天,閻鶴祥人在伊朗,欣賞粉紅清真寺里的梵谷,仰視波斯波利斯萬國門的神獸。

去年12月,他帶著布朗熊、文森特兔在泰國清邁馳騁。

去年11月,他在阿爾卑斯山騎行,一路飈到了德國。

乍一看,還以為說相聲是他的副業,騎摩托週遊世界才是本行。

可其實,作為郭德綱「鶴」字輩徒弟的第一捧哏,作為「太子」郭麒麟的搭檔,38歲的閻鶴祥在德雲社裡是很受重視的。影小妹這就給大家八一八閻鶴祥的「太子妃升職記」

01

2020年封箱,閻鶴祥和郭德綱、于謙合作《新扒馬褂》,郭德綱和于謙為閻鶴祥捧哏。

熟悉德雲社的小夥伴都知道,誰封箱演《扒馬褂》,就意味著新的一年要捧誰。

比如何雲偉、曹雲金、岳雲鵬、燒餅、張鶴倫,都在演完《扒馬褂》之後獲得力捧。

在《新扒馬褂》里,閻鶴祥表現上佳,不光調侃郭麒麟常年拍戲上節目,導致自己「寡婦失業」,還說郭德綱和于謙是自己的「公婆」,笑翻觀眾。

如果說之前大家都調侃閻鶴祥是郭麒麟的「太子伴讀」、「太子少保」,那麼這次是他自己承認了「太子妃」的地位。閻鶴祥還在相聲里「逼宮」,對郭德綱說「該讓位了」。

郭德綱和于謙為閻鶴祥捧哏《扒馬褂》,不光說明德雲社將在2020年力捧壯壯,還預示著壯壯以後不會拘泥於捧哏,有可能像高峰、欒雲平一樣在逗哏和捧哏之間轉換角色。

02

郭德綱和于謙為何會如此看重閻鶴祥呢?

在德雲社的一班徒弟里,閻鶴祥屬於異類。閻鶴祥原名閻鑫,是個高材生,畢業於北京工業大學通信工程專業,他熱愛相聲,喜歡站在舞台上、與觀眾互動的感覺。

2006年,25歲的閻鶴祥考入德雲社學員班,同年拜師郭德綱,成為「鶴」字科的學徒。

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時候,閻鶴祥還代表中國移動在北京奧組委工作

閻鶴祥最終做出了抉擇,選了最愛的相聲,優秀的網絡工程師就這樣少了一個。

剛開始閻鶴祥和劉鶴春搭檔,後來和孔雲龍搭檔了近百場。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孔雲龍因為過年放鞭炮被嚴重炸傷,閻鶴祥落了單。

2012年,閻鶴祥首次與郭麒麟搭檔,那一年郭麒麟16歲,閻鶴祥31歲。

03

對於和郭麒麟的合作,閻鶴祥曾經打趣說:「沒辦法,身份證扣在師父那兒呢!

郭德綱為郭麒麟選擇閻鶴祥,其實存了磨鍊兒子的心思。

如果說于謙和孫越是「反擊型捧哏」,閻鶴祥就是「進攻性捧哏」甚至「自殺式捧哏」。

閻鶴祥邏輯清晰,反應極快,各種現掛抖機靈,這對逗哏郭麒麟來說是極大的挑戰。

早年岳雲鵬也一直被捧哏史愛東在台上擠兌,這也是對岳雲鵬的一種磨鍊。

郭德綱選擇閻鶴祥當「太子少保」,和他的高學歷、雙商高也很有關係,郭德綱說過「相聲演員拼到最後拼的是文化」,自然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有個有文化、有閱歷的搭檔。

郭麒麟和閻鶴祥搭檔7年多,進步的不光是郭麒麟。

2020封箱的《新扒馬褂》就很能看出閻鶴祥的功力增長,貫口不在話下,學唱功底紮實,颱風沉穩老練,如果說有什麼不足,可能就是鼻音有點重。

04

7年多的合作,令郭麒麟、閻鶴祥成為了德雲社很受歡迎的一對。

閻鶴祥依舊習慣在台上懟郭麒麟——「你家有那一米九的基因嗎」,「你能不能跟你爸學點好」,「於麒麟,你聽好了」……郭麒麟也能扛得住他的火力。

年齡相差15歲,閻鶴祥在台下很愛護郭麒麟,那句「少爺我們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特別走心。

閻鶴祥知道郭麒麟有多難:「小嶽嶽每次表演都可以進步,都可能受到觀眾的表揚,但是少爺不行,他從上台起就被人和師父比較,他沒有什麼得到表揚的機會,他只有壓力。」

合作3年多的時候,郭麒麟說自己想出國留學,閻鶴祥是這樣對他說的:「大林,如果全天下只有一個人反對你上學,那肯定是我,因為咱倆一場買賣。但是我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我舉雙手贊同你的決定。你要去上學的決定太對了,你去上學,我也就不幹了。如果你出國回來還說相聲,那咱倆再搭夥。

閻鶴祥很通透:「一直到現在,我都做好了大林要離開這個行業的準備。」

05

這兩年,閻鶴祥沒少體會到「寡婦失業」的滋味。

2019年,郭麒麟主演的電視劇《慶餘年》和電影《寵愛》上線。

大林還上了《漫遊記》、《嗨唱轉起來》、《花花萬物》等多檔綜藝。

閻鶴祥也在《慶餘年》里出演了說書人,還和郭麒麟一起主演了話劇《牛天賜》。

但在大多數時間裡,閻鶴祥是在等郭麒麟的。所以在2020封箱上讓閻鶴祥逗哏說《新扒馬褂》,未嘗不是因為郭麒麟多棲發展,郭德綱給閻鶴祥的一種補償。

除此之外,郭德綱還把自己說評書的本事傳給了閻鶴祥,德雲社給閻鶴祥安排了評書專場。

聽閻鶴祥說評書,旁徵博引,趣味科普,更能體會到他的學歷優勢和知識儲備。

如今小劇場閻鶴祥的評書已經越來越緊俏了,有了這門手藝,更不怕「寡婦失業」了。

06

作為「德雲女孩最想嫁的人」,38歲的閻鶴祥至今未婚。

用師父郭德綱的話來說,「兒女情長妨礙壯壯行走江湖」。

騎上我的小摩托,帶上我的玩具熊,閻鶴祥這份週遊世界的瀟洒恣意真心令人羨慕!

2020年剛開始的時候,閻鶴祥許下了這樣的願望:「今年我要騎車橫穿歐亞大陸然後在艾菲爾鐵塔調個頭回來。今年要是在自己的專場上說回《三國》就好了。

鼠年春節到來前,閻鶴祥回顧過去的一年:「這一年還是有幾次心跳加速非常後怕的經歷。比如在巴黎身陷騷亂,在阿爾卑斯山機車側滑,話劇場首演道具差點擺錯,還有剛剛,排隊買雞腿兒沒帶現金,掃碼成功的一霎那沒電關機。」

說的都是糟心的事,但能感受到不順利背後的快意人生。

閻鶴祥說「新一年我們都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但其實沒多少人能像他這樣活得自由洒脫。

最後,影小妹想以閻鶴祥在評書《我師和我社》中的一段話來和大家共勉:

「我從說相聲到說評書,我周圍沒有一個人支持我,我媽就從來沒有認為我們家可以干曲藝。好多事你想做的時候,其實很多人是不會支持你的。人這一輩子最值錢的是什麼啊?最值錢的是成全自己。我媽到今天都不相信我能說評書,所有質疑你的人,遠沒有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如果你有什麼理想、什麼志向,如果從明天開始做,其實一點都不晚。我改行幾次,其實在行業來說年齡都很大了,但其實不晚,你想做,什麼時間都不晚。」

本文由「獨家影視」作者「雲影」原創,未經作者授權同意,任何其他平台號不得轉載本文,違者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各位訂閱「獨家影視」,感謝大家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