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地客棧

訂閱

發行量:169 

橫掃六國一統天下的秦始皇祖先究竟是誰?

2200多年前,生物醫學的研究不說等於負數,至少也是接近於零。人類發現DNA,充其量才不過五十餘年時間,用於親子鑑定更是晚近才有的事。古人的原始方法——滴血認親——其可靠率頂多只能達到50%,實際上是自欺欺人。我們讀史書,常常會遇到棘手的難題。

2020-02-05 00:39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200多年前,生物醫學的研究不說等於負數,至少也是接近於零。人類發現DNA,充其量才不過五十餘年時間,用於親子鑑定更是晚近才有的事。古人的原始方法——滴血認親——其可靠率頂多只能達到50%,實際上是自欺欺人。

我們讀史書,常常會遇到棘手的難題。比如《史記》就提供了一個近乎八卦的版本,呂不韋將有孕在身的趙姬當成「釣餌」送給嬴異人,趙姬生下的兒子即嬴政,後來成了秦國的國君和秦朝的始皇帝。這樣的話,問題就來了,如果秦始皇的生父是呂不韋,那他的遠祖就該是呂尚才對。

呂尚是誰?在中國歷史上,此人即大名鼎鼎的智者姜子牙,人稱姜太公。據傳說,直到八十高齡,姜太公才博得命運女神的眷顧,遇見求賢若渴的周文王姬昌。古往今來,最令人拍案叫絕的行為藝術莫過於此:大智者姜太公使用抻直的魚鉤垂釣於渭水之濱,三年之中連一片魚鱗都沒釣到,不少看他出糗的蠢蛋因此笑掉了滿口齲牙,但姜太公最終釣到了一條「金鰲」——周文王姬昌。

周文王滿懷好奇心和仰慕之情,去渭水之濱拜訪這位廣顙、闊頤、高顴、隆額的老人,一番暢談後,驚喜的眼淚都快奪眶而出了,他說:「我的先祖太公早就寄希望於您這樣不世而出的賢才了!」因此,姜子牙又被人敬稱為「太公望」。就是這樣一位大智若愚的高壽老人,憑著一部集智慧之大成的《太公陰符》,成為了令人崇拜的東方智聖,並且使一個生生不息的呂姓家族(也可稱之為姜姓家族)擁有了齊國遼闊的封疆。

如果秦始皇是秦莊襄王嬴異人(子楚)的兒子(這種可能性不可排除,畢竟傳言難免失實),他的祖先就是顓頊,可以追溯到更遙遠的年代。

顓頊是何許人?他是黃帝公孫軒轅的嫡親孫子。中國人歷來注重修撰族譜,但初始的譜系卻是一團無法理清的亂麻,由於缺乏官方文獻的強力支持和彝鼎實物的可靠印證,太史公司馬遷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排出的序列都源自於口口相傳的民間語文,其準確程度如何?你用聰明的腦瓜子想想看,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反正信不信由你。

如此不厭其煩地問底刨根,就差不多有點萬古洪荒的意味了。

嬴政的祖先若按照第二道譜系往下繁衍生息,只需拿出看家本領,將兒女一個個一摞摞往下生,就沒有任何問題。但逗趣而又可疑的是,中間竟然橫生枝節。

顓頊有一個漂亮孫女名叫女修,某天,她在自家院子裡織布織得正開心,忽然聽見玄鳥(黑色鳥,其名不詳)從低空掠過,扇翅聲簌簌作響,她抬頭仰望,只見一枚鳥蛋直衝她的頭頂疾速墜落下來,不知是她沒吃早餐,還是受到驚嚇的緣故,或者兩樣占齊,總之那枚鳥蛋就仿佛鷂式轟炸機投下的精確制導炸彈,正好落在她張開的櫻桃小嘴裡。更巧的是,她因此未婚先孕,生下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取名大業。

上古時期,人類還沒有從溫飽問題中騰出手腳扎牢道德禮教的籬笆,未婚先孕,弄出個私生子,都是性功能健全的表現,是賞心樂事,是舒心快事,不是什麼見不得人曝不得光的糟心醜事。可是正兒八經的後人硬要一廂情願,為老祖宗弄塊厚厚的遮羞布遮蔽春光漏泄的關鍵部位,絞盡腦汁編出這樣或那樣的神話、鬼話和夢話來自欺欺人,那些天性崇尚自然法則的祖先未必肯領這份情,肯認這本帳,或許還會在棺材裡嗤之以鼻呢。

將歷史的長鏡頭拉得更近一點,漢高祖劉邦是他母親與人在田壟間野合所生,太史公不便明言,只好假裝被那些偽證者的胡話蒙翻了,在《史記·高祖本紀》的開頭部分,他筆歌墨舞地描寫赤龍給劉媽媽子宮裡播撒了一粒壯碩無比的龍種。這種魔幻現實主義的文學筆法使不少後人笑掉了滿口黃板牙,此後只能靠流汁度日。

女修吞食來路不明的玄鳥蛋而致孕的神跡倒是並非孤例,它與西方天主教傳說上帝耶和華化為白鴿使處女瑪麗亞受孕,以及古希臘神話中主神宙斯化為天鵝使處女麗達受孕,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那「鳥」惹的事。只可惜誰也沒弄清楚給女修播種的那隻玄鳥究竟是何方神聖,它多此一舉,使中國歷史從此險象環生,殺機重重。完全可以這麼說吧,那枚來歷不明的鳥蛋比數十個世紀後一枚氫彈的威力還要大千百倍。

寫了這麼多,我很慚愧,秦始皇的祖先究竟是誰?我仍然不能確認。中國歷史就這麼回事,你想從中弄明白一些事理,簡直難於上青天,約等於白費工夫。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