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電影

訂閱

發行量:32 

甑子丹的功夫片撲街,我卻不忍心罵

如果說,這是動作片,Sir卻沒辦法不心酸。它,就是——《肥龍過江》Enterthe Fat Dragon爛片!

2020-02-05 00: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甄子丹完了。

《葉問4》的完結,宣布他獨自扛起的系列神話徹底結束。

他說,以後可能不會再拍功夫片了。

但2020年第一炮,甄子丹還是折在功夫片上。

啪啪打臉。

但這臉還是打得讓人心情複雜。

如果說,這是喜劇片,Sir真笑不出來。

如果說,這是動作片,Sir卻沒辦法不心酸。

它,就是——

《肥龍過江》

Enter the Fat Dragon



爛片!

無疑。

本想著迎上春節檔,但趕上的卻是一波肺炎疫情。

學著《囧媽》,《肥龍過江》也登上了視頻平台供在線觀看。

Sir看了看,心裡就有了點底。

出品、編劇、兼職,甚至演員都是王晶。

果不其然,豆瓣開分4.8。

王晶的下三路笑話,依舊停不下來。

光屁股裸男,占滿整個畫幅。


屎尿屁、嘲笑對方小丁丁,壓迫海綿體這樣的笑話,已經不好笑了。

但說的人還是100年都不膩。




牌面上,還是陣容豪華。

香港明星齊上陣,張繼聰、毛舜筠、周勵淇、陳友、周俊偉、林盛斌、嚴華……

出名的,眼熟的,都來熱鬧。

日本演員,竹中直人,也在裡面。

但,宛若一盤海鮮燴飯,看上去整挺好,但就是每一樣配料都是相似的味道。

有好演員,也沒有什麼用。

王祖藍的出現,不過用名字玩一把無聊諧音梗(雖然Sir還是笑著喊扣錢)。

黃阻擾(粵語讀音跟王祖藍相似),編號:71337


硬塞的配角,不僅無力,更讓劇情顯得累贅。

於是,只能拚命壓縮主線。

主角,是甄子丹扮演的小警察朱福龍。

情場、職場雙失意後,半年後吃成了個220磅的胖子(當下的我們可能半個月就能做到)。

匆忙的劇情下,主角讓人尤其摸不著頭腦。

上一秒,他還努力健身。

下一秒就因為意外腿傷,放棄自我,開始自閉?



上一秒還在證物房裡吃菠蘿油;

下一秒就出現在了犯人的病房裡,被好友上司通知可以去遣送犯人回日本?



上一秒,警察聞訊趕來日本街頭追捕黑社會。

下一秒,官黑勾結的真相,他自己就會坦白?


這種以「快進式」的故事情節發展。

Sir不得不回放幾次,揣測導演想表達意識流下的「速度與激情」。

情節就不說了。

看看甄子丹身手如何。

胖了之後,身手竟然還能如此敏捷。

一記左勾拳右勾拳,惹毛我的人有危險。


一個鷂子凌空騰起,跪式壓倒敵人。

難度係數9.0。


還是非常的勁抽。

但,你跟我說這是一個220磅的胖子可以做到的事?

Sir懷疑地心引力有問題。

從8塊腹肌,到整塊肚腩。

而且這種肥胖,對他個人的性格、情緒,沒有一點影響。

日漸麻木、頭禿髮胖的中年絕望,連現在看文章的90後都比你真實好吧。

Sir覺得這部電影有點不友好。



但,《肥龍過江》是否就是個毫無可取之處的爛片麼?

如果曾經真心愛過港片的影迷們。

不難在這裡看出。

港片的傷感。


爛片?

如果熱愛90年代的港片,對裡面的很多場景。

真的太熟悉。

有人說,甄子丹開始模仿起了成龍。

的確,有太多似曾相識。

看這個爬在車頂穿過大街小巷的場景。

連鏡頭節奏,都跟《新警察故事》一模一樣。



打鬥時的動作。

也不再是純甄子丹式的快、准、狠。

而是成龍式喜劇,拖著女朋友打架的招數。



但真的就是無腦抄成龍?

絕不。

先不說,甄子丹「模仿」的,遠遠不僅是成龍。

而是整個港片動作片黃金時代大串燒。

黑幫老大拿著牛皮袋,走路時——

拍腿的動作。

就連大衣的顏色和款式,都巴不得照抄《無間道》里的劉德華。



在壞人被打死,或被打暈過去之後。

抄的又是李連杰的《方世玉續集》里的最後一幕。

同樣是打到了椅子上,頭一歪,嗝屁。



甚至。

電影從整個故事框架,都是致敬。

1978年洪金寶自導自演,倪匡編劇的《肥龍過江》,就已經開始講一個叫阿龍的胖青年,崇拜李小龍。

之後在成長道路上除暴安良的故事。


Sir相信大家都清楚,這是「致敬」。

畢竟這也太明顯了。


但「致敬」多了,又回到當下港片的老毛病——

炒冷飯

42年過去了。

想像力還是一點進步都沒有。

2020年版的《肥龍過江》不僅僅是對外、對上都「致敬」一圈。

它連演員的作品,也都用上了。

甄子丹在《導火索》最精彩的打鬥片段被剪了出來,放在《肥龍過江》里,成了朱福龍當年的戰績。




《殺破狼》更是原樣照搬,再拍了一遍。

不過,對面的人已經不再是吳京了。



說它是純爛片?

Sir私心忍住了。

對於那些不動腦子的「致敬」,確實該罵。

但從李小龍、洪金寶、成龍,再回到甄子丹、吳京,甚至一部《無間道》,哪一個人沒有挑起過動作片、港片的大梁。

這讓甄子丹的「冷飯」,顯得有一絲人走茶涼的落寞。

單純把《肥龍過江》看成賀歲喜劇,它無疑是失敗的。

但這絕不是甄子丹參演它的目的。

哄鬧與嬉笑背後,他一次性塞滿了所有演藝生涯到現在的感嘆與自省。


夕陽無限好

甄子丹是誰?

坦白說,他是香港產出的所有功夫巨星中,最尷尬的一個。

論實力。

他不輸以上「前輩」。

跟李連杰、吳京,是同門,都在北京什剎海體校學習武術。


但論星途?

他卻是最難的一個。

雖然趕上了香港功夫片最紅火的時代出頭,卻幾乎獨自扛起了市場沒落的退潮。

朱福龍,其實就是他自己。

在電影里,朱福龍的敬業和警察的擔當。

讓周圍的人都累得不行。

不止有一個人對他說,他是個阻礙地球轉的人。

你真以為自己是超人?



其實,想想。

這句話不單是在說朱福龍這種在除暴安良里犯「軸」的人。

更像是在說,甄子丹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曾經,他也被說成阻礙地球轉的人。

《冰封俠》上映時,曾經被《冰封俠》的官博說是「戲霸」。

其中包含像是,亂改劇本,對片場工作人員指手畫腳,唯我獨尊和不配合宣傳等「罪狀」。

甄子丹的第一反應是氣。


但氣過之後,他也想開了。

因為沒緋聞,也只能編排他是戲霸了。


但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也就如《肥龍過江》里的朱福龍一樣。

心裡,有那份旁人看上去認為「傻缺」的執著。

到底我是超人?

還是怪獸?


在甄子丹這種從老牌武打港片里長起來的人,自然明白。

武術指導,有時候比導演說的話更管用。

所以,在甄子丹看來,如果打鬥過程中武術動作有問題的,自然要說出來,做到不對的,就要改。

只不過,他認為那些偏執地認真才是對武術這一行的尊重罷了。

可,就是這樣,「戲霸」自然也就產生了。

他有多認真?

就拿《殺破狼》和吳京的對手戲來說。

甄子丹打吳京打斷三根棍子,而吳京用刀的時候,把他也劃破流血了。

痛?

痛也要繼續。


甄子丹的武打之路並不容易。

上有成龍開闢的各式各樣的武打片,喜劇武打、警察故事,在打鬥時加上戲謔搞笑的動作,是成龍的招牌。

中有李連杰。

一張漂亮的臉,在1982年就已經靠《少林寺》紅遍大江南北。

而只會打的甄子丹有什麼呢?

1982年的他,才第一次遇到袁和平,在兩年後推出自己主演的電影《笑太極》。

其實,還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

在1992年的《黃飛鴻2之男兒當自強》里,李連杰和甄子丹同台,還是甄子丹給李連杰作配角。


兩個同歲的,同路的人,卻如此不同待遇。

甄子丹的出路是什麼?

只有拳頭硬。

打得乾脆利落,快准狠。

他覺得自己還能繼續再打下去。

成龍,年歲以高,實在支撐不住他完成打鬥動作了。

李連杰,更是退出影壇娛樂圈,息心修佛去了。

而還剩下能打的還有誰?

仿佛,就是甄子丹了。

可,他還能打嗎?

《葉問》系列結束後,57歲的甄子丹,也告別了他的功夫片生涯。

在媒體的採訪上,他不止一次說起——

我必須要跟功夫片說再見



為什麼「必須」

這個詞在Sir看來,太苦澀了。

雖然,甄子丹告別了靠純打鬥的功夫電影。

但像是《肥龍過江》這樣的動作喜劇,他也還是會接。

打,是不可能完全靠打的了。

拳,也可能挨不住太重了。

年紀和身體的衰老,讓甄子丹、李連杰這樣的靠武術起家的明星們,有了必須退役的年齡段。

他不能再靠硬碰硬,去獲得觀眾了。

而是開始轉型,以柔和的方式,接受自己的蒼老,和身體上的無奈。

肥胖,可能是一點。

阻礙地球,可能是一點。

但組合起來的這些,無一不是在表明那一代輝煌的港片,似乎再也不復存在。

就算是在甄子丹近幾年裡,爛片一直不斷的情況下。

他的名字依舊好用。

《肥龍過江》的點播率,是7324萬。

看完之後,感覺又被甄子丹欺騙了不占少數。

這種騙,更多的是來源於我們曾經對的香港武打片,瘋狂的熱愛,和懷念。

可惜了。

打,是打不動了。

愛,也已經來不及了。

可能香港武打片在許多年輕觀眾眼裡,真的就如這個胖子一般。

一個中年油膩大叔,打不動,也不好笑了。

但在Sir眼裡,他的堅持依然動容。

打不動沒關係。

但哪怕還有一個人,還有一部片,還有一個觀眾。

打,還是要打的。

畢竟那就是我付出一輩子的信念。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