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寫探秘

訂閱

發行量:405 

雲中荷風散文:繁花如夢

那煙柳下成片成片,金燦燦的迎春花,正鼓著腮幫把喇叭吹得老大老大,一個個列隊站在藤蔓上,似乎在合奏迎春曲,那誇張的笑容,昂揚的姿態,讓看到它們的人仿佛聽見了悅耳動聽的曲調,也露出一張張燦爛的笑臉…

2020-02-05 01:49 / 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剛剛立春時,梅樹的蓓蕾,似隨時就要脹破,圓圓得鼓成了球狀。

綻放時,這一樹紅艷艷,那一樹白皚皚。滿樹繁花。蜜蜂在枝頭嗡嗡鬧著,氤氳在愉快地勞動旋律和花兒清香中。不知是花兒應該感謝蜜蜂,還是蜜蜂應感謝花兒,只那熱熱鬧鬧的場景,就已讓寂寥了一冬的人們的心頭振奮不已。

春就是在梅花的一張一合中,輕悄悄地走來的。花兒次第開放了——

瞧!那煙柳下成片成片,金燦燦的迎春花,正鼓著腮幫把喇叭吹得老大老大,一個個列隊站在藤蔓上,似乎在合奏迎春曲,那誇張的笑容,昂揚的姿態 ,讓看到它們的人仿佛聽見了悅耳動聽的曲調,也露出一張張燦爛的笑臉……

轉眼間,紫葉李滿樹暗紅色的小如米粒一般的花苞,已連成片片粉色的雲霞。人們帶著欣喜仰望它們,有人嗔怪說:「怎麼說開花就開花啦!」是啊,這開花怎麼就不打個招呼呢?而且還開著這樣的熱烈!呵呵,它們可真是團結得很吶,一團團,一簇簇,好親密啊!

那邊,玉蘭已站上高高的枝頭,含苞欲放的,半開的,綻放的,一個個婷婷如少女,雅致脫俗,不覺生出敬意,舉目仰視 ……

是啊,春來了,花開了,花又開了!

去歲的花已長眠地下,今歲的花又綻枝頭。

舊樹又開花,花兒是新生的,孕育著新的生命,新的果實,新的希望。


夜裡,春雨也輕悄悄地飄了,打濕了花葉;微涼的風吹動著,搖曳著花枝。不由想起「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詩句,感嘆花兒短暫的生命歷程也是如此多舛,清早「應是綠肥紅瘦」了吧?

清晨,在鳥兒的啁啾聲中,那樹下飄零著無數細碎的花瓣,樹上卻繁花依舊。那樹似乎更加挺拔了,那花似乎更加嬌美了,那葉子也長大了許多,綠了許多。

原來人兒大多念舊,花兒卻只活在當下。

它們總是盡力的吸收陽光,吸收雨露,盡力綻放自己舒展的花瓣,盛放著最美的笑靨,

風雨襲來,不會抱怨;春寒料峭,不會逃避。以自己最美的姿態綻放,讓自己短暫的一生時時刻刻都過得豐盈而美好。

它們似乎懂得珍惜,總是在倒春寒時冷靜地保持原有的狀態,似乎給自己施行了定身術,讓芳華歲月在寒風中延長,將靚影靜靜地定格在那一刻。

它們的美麗是一種奉獻,也是一種生命的態度,帶給多少人賞心悅目的快樂,也激發多少人綻放激情,擁抱青春。

這一春,又會有多少似錦繁花,會用心品味著短暫生命中的各種滋味,沐浴陽光雨露,綻放生命熱情!

繁花如夢,春永恆,希望一直都在!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