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壹點

訂閱

發行量:3969 

蹲點報告|一家餐飲店的「硬核外賣」,安心卡上寫體溫數據

不僅店員要進測量體溫,進店的外賣員也要逐一測量體溫,他們體溫數據都會填寫一張安心卡上,而安心卡就貼在外賣包裝帶上。

2020-02-05 04:4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春節期間市民們選擇宅在家中不出門,可是嘴饞的吃貨們就按捺不住了。然而,濟南的大街小巷大部分餐飲店都還沒有開業,已經開業的餐飲店也開啟了「外賣模式」。

2月4日,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來到山大路上一家餐飲店蹲點,發現這家餐飲店的「外賣戰疫」非常嚴格。不僅店員要進測量體溫,進店的外賣員也要逐一測量體溫,他們體溫數據都會填寫一張安心卡上,而安心卡就貼在外賣包裝帶上。

僅有三個人的餐飲店

2月4日,濟南市花園莊東路東側餐飲店一條街格外冷清,沒有一家餐飲店開業,大街上幾乎見不到行人。與此相隔僅有幾百米的醉得意山大店卻在正月初七(1月31日)就開業了,顯得有些「特立獨行」。

雖說是開業了,但是這家餐飲店卻只有三個人——兼任廚師的店長、負責前台的經理和一名幫廚,而且占地面積近200平方米的店面內,70多個座位閒置了起來。

今年32歲的劉崇旺是這家餐飲店的店長,老家在菏澤市,他接手這家餐飲店只有半年多的時間。「特殊時期,應該減少人員聚集,之前的12個員工,只讓2個回來上班。」劉崇旺說,受到疫情的影響,他們點開業以後只外賣不能堂食。

圓臉短髮的年輕女子劉春霞是餐飲店的前台經理,她在接到開業通知以後就從老家聊城返回了濟南;幫廚的一位中年女子老家在濟陽區,她在得知開業的消息後沒有猶豫就來到餐飲店。

「畢竟現在只有外賣,三個人足夠了。」劉春霞坦言,疫情給餐飲行業帶來了不小的衝擊,目前只做外賣餐也是無奈之舉。

「我們這麼早開業也是為了讓有用餐需求的人能吃上飯。」劉崇旺說,在疫情面前,他們也要衝在前面。「不能疫情來了,所有的餐飲店都關門吧。」

測兩次體溫的硬制度

「我兒子5歲了,今天他媽媽值班去了,不能把他一個人扔在家裡。」2月4日上午9點,劉崇旺騎著電動車馱著兒子來到了醉得意山大店,兩個人都戴著口罩。

開門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測量體溫。「我們一天要測量兩次體溫,早晚各一次。」劉崇旺說,他們公司要求使用紅外線體溫計或電子體溫計對每一位員工執行體溫檢測並記錄。

根據醉得意總店的要求,員工測體溫的照片和表格要拍照上傳,如果員工出現發燒(體溫 >37.3 攝氏度)、咳嗽、咳痰、呼吸困難症狀、立即停止上班、上報督導和營運經理。

在檢測完體溫以後,店員就會拿著一個噴壺在房間裡噴84消毒液,這樣的消毒措施至少一天兩次。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進入門店時就聞到了一股很濃的84消毒液的味道。

據了解,醉得意所有門店的食材是統一配送的。2月10日上午10點左右,一輛配送車輛停放在店門口,劉崇旺以及兩名員工從上面搬下來幾袋大米和一些調味品。

搬運完食材以後,劉崇旺與幫廚就在廚房裡面忙活起來。

摘菜、洗菜、切菜、炒菜……每一個環節,他們都會戴著口罩,而且他們在上崗前或者接觸髒物及垃圾前必須洗手消毒。

在食材加工製作過程中,每一餐所有食材,尤其肉製品,100%做到熟制。同時,他們還拒絕顧客自帶食材加工。

硬核外賣上的安心卡

據了解,醉得意總店要求前廳、後廚員工都必須佩戴一次性口罩,而且每4小時檢查每一位員工在工作狀態是否正確佩戴口罩。如遇打噴嚏,應及時更換口罩。口罩每4小時更換一次,更換後的口罩應丟在密閉的垃圾容器中。

為此落實佩戴口罩的這個規定,劉崇旺專門採購一批醫用的一次性口罩,從而讓員工做好個人防護工作。

2月4日上午11點左右,外賣訂單的提醒鈴聲就響了起來,這是附近一小區居民點的一份85元的三人套餐。「套餐裡面有黑魚片、鐵鍋雞、土豆絲和五常大米。」劉春霞說,由於食材有限,他們店所做的外賣菜品並不多,主要是一些家常菜。

「我們跟美團和餓了麼都有合作,兩家外賣公司外賣員都會過來取餐。」劉春霞說,每一位外賣員到他們店取餐都要檢測體溫,而且他們的體溫數據和個人姓名都要填寫在一張外賣放心卡上。

記者注意到,每一位外賣員來到前台時,劉春霞都會拿著一個紅外線體溫計瞄準對方的額頭,而外賣員所填寫的外賣安心卡上還有菜品製作者劉崇旺、裝餐員劉春霞的體溫數據。

「這張安心卡就是要讓訂餐者對外賣個環節人員的體溫,從而讓他們吃得放心,吃得安心。」

雖然僅僅是一張普通小卡片,卻讓外賣訂餐者感到很暖心。「真沒想到這家店這麼貼心。」居住在附近的劉先生說,這樣的外賣吃著很舒心。

一天只有十幾單 仍然要堅持

2月4日中午,一男一女進入醉得意山大店打算在店內吃飯,他們得知只能外賣不能堂食後就離開了。「餐飲店屬於人群聚集的地方,不能堂食對誰都好。」劉春霞說,他們店開啟「外賣模式」就是在抗擊疫情。

然而,「外賣模式」開啟後,醉得意山大店的訂單卻比較「慘澹」,正月初七至今,這家餐飲店的外賣訂單平均每天在10單左右。

據了解,醉得意山大店當天中午的外賣訂單只有8單,劉崇旺很快就把菜做好。正式因為少有的清閒,劉崇旺才有時間接受採訪,他說僅有十幾個外賣單的日營業額都不夠交房租的,目前他們店處於虧本的狀態。不過,劉崇旺相信疫情很快就會過去,所有困難都只是暫時的。

前來取餐的外賣員同樣也面臨著外賣訂單少的問題。「本來春節想回家來著,可是我們放假太晚了,那個時候正好趕上了疫情,就沒有回家過年。」老家在內蒙古的一位餓了麼外賣員說,最近幾天的外賣訂單明顯少了很多,之前每天好幾十單,如今每天只有十單左右。

雖然外賣訂單少了,但是道路上的行人也少了,外賣員送餐時的道路更加通暢了。另外,濟南市區的小區均在門口設置疫情檢查點,外賣員就把外賣放在門口,讓訂餐者自己取餐。

當天中午的訂單中,有好幾個的目的地是醫院。「我們公司規定,不能進醫院,更不能進病房。」一位美團外賣員說,他們會把外賣送到醫院門口,讓訂餐者自己來取餐,這樣可以減少他們與訂餐者的接觸,避免感染病毒。

在疫情面前,開啟「外賣模式」卻虧本的醉得意山大店依然堅持開業,那些外賣員們也在走街串巷為訂餐者送餐,他們在用自己的行動抗擊疫情。

在抗擊疫情過程中,人們正在用堅守書寫著一個個暖心故事,而這些暖心故事仍在持續發生。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程凌潤

找記者、求報導、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