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新社

訂閱

發行量:21 

如何用好民間公益組織?武漢第一位律師志願者被隔離後的反思 | 律新社抗擊疫情特別報導(1)

我們都在經歷一段難忘的歷史。一場從武漢爆發,影響全國波及全球的疫情切切實實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一個停擺的千萬級城市正在經歷著各種治理問題的高壓考驗。中國法律服務行業的領頭方陣,中國律師的捐款捐物速度和數量前所未有,並且身體力行地踐行公益,不斷「逆行」。

2020-02-03 08:17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律新社總編輯 | 王鳳梅

編者按:

我們都在經歷一段難忘的歷史。一場從武漢爆發,影響全國波及全球的疫情切切實實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一個停擺的千萬級城市正在經歷著各種治理問題的高壓考驗。中國法律服務行業的領頭方陣,中國律師的捐款捐物速度和數量前所未有,並且身體力行地踐行公益,不斷「逆行」。但是,法律人的公益價值不止於此,如何用專業成就更好的公益和治理,是更值得深遠關注的課題。

律新社即日起推出「抗擊疫情特別報導」專題,關注中國法律人在這個歷史性事件中值得銘記的足跡和思考。歡迎大家投稿([email protected].com),提供話題線索,共同記錄這一溫情時刻。

「今天你不用出車了,你送過的醫護人員發熱進入疑似病例了,你也在家隔離吧。」1月31日,在「武漢抗疫公益志願者聯盟」做了一周接送醫護人員志願者的武漢市律師協會副會長、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黨委書記胡燕早律師接到這個消息,一下子怔在那裡。

胡燕早,武漢市律師協會副會長,湖北得偉君尚律師事務所黨委書記、執行合伙人,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學士、武漢大學法律碩士;曾榮獲武漢市律師協會 「十佳律師」、湖北省婦女聯合會 「巾幗建功標兵」、武漢市律師協會 「優秀女律師」、中共武漢市司法局委員會 「優秀共產黨員」、中共武漢市司法局委員會 「優秀黨務工作者」。

雖然,前幾天她連夜為這個臨時性的志願者組織起草了《志願者申請書》和《志願者公約》,志願者均承諾自願免費為出行不便的醫護人員和市民提供應急出行服務,均知道要做好防護,且自己承擔被感染的風險……

坐了一會兒,樂觀情緒就又很快回到這位從業30餘年的女律師身上。她鎮定地將自己當天的接送任務轉給另外一位志願者,自己去藥房買了些藥,然後繼續推進志願者保險的事。「武漢的醫護人員依然處於物資匱乏的狀況,民間力量儘管微小,在正規資源充分配置到位前,我們能堅守一陣是一陣。」支持胡燕早律師的是一個必勝的希望和信念,作為武漢第一位做志願者而隔離的律師,她告訴律新社,她看到很多志願者在默默地支持這個城市,包括很多律師志願者也參與其中,這是一個城市最大的希望之火。

01 母女一起想去做志願者

1月31日,我從上海連線胡燕早律師,她反覆說:「我真的沒做什麼。」

但在後來講述中,她緩緩道出自己當天被通知要隔離,自己也剛買藥回來的反差,讓我這個訪問者驚訝不已。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我們已經在家中待了9天,對出門這件事都覺得風險很高,無法想像接送醫護人員的風險,那不是僅次於直接接觸病人嗎?

「是的,在你們看來這事很危險,但是在我們看來,這件事不做心裡就很不安。」胡燕早律師在春節前就有預感。封城前她在律協副會長輪值,鄉下父母之前一直喊她回去過年,她直覺上覺得不能走。1月23日(臘月二十九),武漢封城,城內一片譁然。一個千萬人口的城市突然停擺,醫院直接向社會公開求助,讓胡律師坐臥不安。胡律師的女兒是在讀研究生,她主動向母親提出要去做志願者,胡律師既欣慰又不安。「這是一場戰役。媽媽先去做志願者,看看有什麼問題,需要的話你再去。」

「我們母女價值觀一致,所以我就作為我們家的志願者代表去參加志願行動。」胡燕早說,起初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做志願者,初二在朋友圈看到了兩個臨時自發組織的公益群,一個是武漢抗疫公益志願者聯盟,一個是微光援助隊,她就立刻掃二維碼進群了。這確實是武漢市民自發組織的群,大家也不認識,志願者主要是運送醫護人員上下班以及一些捐助物資,所有志願者參與行動前都要接受防護知識培訓。

她加入進去後,聯盟秘書長一看她是律師,立刻請她幫助擬一些文稿,她就連夜為聯盟起草了《志願者申請書》和《志願者公約》,包括對外發的文稿。隨著加入的志願者越來越多,志願者的管理和任務的管理越來越提上日程。胡燕早每天晚上9點和幾位負責管理的志願者在群里開會,從大家的溝通中,她看到了每天群里接送醫護人員的數據,每天都有五六十單。一些活躍的志願者一天會接三四單,自己開著私家車,來回奔走。武漢城內已經沒有餐飲經營,很多志願者都吃不上飯。而比接送人員更讓大家心焦的是,聽到醫護人員講,現在醫院裡醫療防護用品很緊張,救援資源沒法及時拿到。

02 醫院防護用具緊缺最揪心

「28日早晨到武昌徐東大街附近接一位醫務人員去漢口兒童醫院參加防疫值班。」

1月28日凌晨1時40分,胡燕早正準備休息,突然接到武漢抗疫公益志願者聯盟工作組發來的消息。

「早上7時,準時到您家門口等候。」胡燕早趕緊給醫務人員發簡訊。

這位醫務人員很快回復了,在信息中一連發了兩個「淚流滿面」的感激表情,並表示自己上了5點鐘的鬧鐘,本來準備步行2個多小時去上班。清晨,胡燕早趕到對方樓下,7時20分就將她送到醫院。對方連聲道謝,轉身投入緊張的防疫值班工作中。

胡燕早不知道這位可愛的醫務工作者很快就發熱了。她隨後的任務是每天接送一位在省防疫指揮部工作的人員上下班。她每次接送都穿著工業用防護服,但是1月31日,她接到通知,28日接送的醫護人員被診斷為疑似新冠病例,所以她也必須要居家隔離。「兒科還不是發熱門診,可是那裡來的人也多,分不清哪裡就傳染了。」胡燕早也意識到,這個疫情確實非常嚴重,一線醫護人員風險真的很高。

「這也是我們最感到無力的地方,我們知道這時政府事情很多,一些小事顧不到,我們志願者可以做,為政府分憂,但是防護用具缺乏和志願者組織缺乏支持,也讓民間的力量感到很多為難。」胡燕早在公益組織里又做司機又做法律顧問,這幾天用專業人士的眼光發現了不少問題。

「昨天,我們還接到了上海醫療援助隊里需要女性用品,江西醫療援助隊需要兩部手機,類似這些點滴的需求,志願者們都能跑腿。志願者用的都是自己的車,全部自己承擔也罷,但是武漢市內禁止通行後,私家車出去就吃單子,有的志願者車子已經被扣12分。後來通過溝通拿到了一些特別通行證,但後面怎麼處理,還沒有明確說法。另外醫院醫療防護用品確實短缺,我們也竭盡全力去幫助組織一些,但畢竟是杯水車薪。」胡燕早也看了關於捐助物資難以下發的消息,也聽到了醫護人員的「裸奔」現狀,志願者也很著急。

「現在其他省的一些律所主任、律師看到我在這裡做公益,想把捐款和籌來的物資送到我這裡來,委託我們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今天我們一位律師還籌來了100副護目鏡點名要給志願者。還有本地和外地的律師想給志願者捐贈一點油錢,但是志願者聯盟內部對此還沒統一思想。這場戰役不知何時結束,志願者的管理和防護問題也越來越成為嚴峻的挑戰。」

03 樂觀隔離繼續為公益加油

不過,胡燕早還是樂觀積極的。

她相信全國的支援匯集武漢,已經讓這個城市越來越平靜了。這次善款和物資下發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確實是程序問題、安全問題和緊急需求之間的矛盾。她想,特殊時期是否可以啟動「綠色通道」,先發放物資再補手續,通過制度化規定,真正有利於重大危機事件的處理。她相信這個問題全國都在關注,應該會有一個解決方案。

很多朋友看到她「曬」公益聯盟的故事,也紛紛加入。包括幫她接過接送疾控中心工作人員任務的志願者也是她的朋友,還有一位國企的財務總監,現在參與聯盟的物資發放統計,另外張彤、肖斌武等幾位律師也參與了捐款捐物以及身體力行的公益接送。她確實很感動,也很為武漢自豪。

這份欣慰甚至沖淡了她要居家隔離的擔憂。「說實話,知道消息那一刻,我也是愣了一會兒的,女兒也知道了,但是我們都比較樂觀,就去藥房買了些提高免疫力的藥。」胡燕早覺得沒事,她要趁在家的日子裡,溝通一些志願者的保險問題。武漢目前已有十幾位律師疑似或確診病毒感染,武漢律協也啟動了專門關懷機制。她是唯一一例通過參與志願者「體力活兒」被要求居家隔離的案例,但是這一過程讓她越來越發現中國公益需要專業護航,這次疫情中也發現了很多問題需要法律專業去解決。她也和律所反映,計劃成立相關法律專業小組。要做的事太多了……

2月1日凌晨1點多,胡燕早的微信里還在表揚聯盟志願者,曬出「1月31日49車次接送醫護人員」的登記表,發布一些捐贈物品消毒液正在到武漢,可以協助分發給「協和醫院、第四醫院、第五醫院、672醫院」等。

這確實是最微小的光芒,但也是最燦爛的!

責任編輯:Susan | 版面編輯:Neiko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