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吃榴蓮的娛樂兔

訂閱

發行量:33 

首個登上春晚的rapper竟騙了14億人?《野狼Disco》涉抄襲

2月3日,律師趙智功稱作者Vilho Ihaksi 和版權方瑪西瑪國際Maxima International Media已經委託他,代表作者和版權方給《野狼Disco》相關利益方發送了正式的律師函。

2020-02-06 15:1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似乎每首大火的歌都逃不過「抄襲」這頂帽子。

《野狼Disco》也不例外,所謂成也「野狼」敗也「野狼」,憑藉該曲目讓人熟知的寶石Gem,近日因為涉嫌「抄襲」又登上了熱搜榜。

《野狼disco》涉嫌「抄襲」

2月3日,芬蘭音樂人Ihaksi通過一段視頻現身為自己的原創伴奏維權,在視頻中他向人們展示了伴奏的工程文件,旋律節拍與《野狼Disco》的如出一轍。

芬蘭音樂人Ihaksi

原伴奏的工程文件

在該事件被爆出後,引起了軒然大波,寶石老舅的口碑一落千丈, 甚至有人因此說老舅抄襲,將老舅稱為「音樂裁縫」。

網友對此大感失望

事實上,關於《野狼Disco》涉嫌「抄襲」的傳聞一直都有,此前在B站上就出現了各種試圖驗證《野狼Disco》抄襲的視頻,有人說它抄襲日本歌手 Shing02的《Flowers》,還有人說它抄襲日本樂團Goose house的《冬天的尾聲》,以上只有部分旋律疑似相同的視頻UP主都被評論噴到「閉麥」。

歌曲《Dimmi》

直到有人翻出2019年7月,義大利歌手Spolpa在Youtube上傳的歌曲《Dimmi》,這首歌與《野狼Disco》伴奏完全相像,大家才開始正視《野狼Disco》被傳的抄襲問題。

現在打開Youtube,《Dimmi》視頻下還有很多人說《野狼Disco》抄襲了這首歌,都是最近一個月留下的評論。

網友指出寶石老舅抄襲

但實際上,《Dimmi》與《野狼Disco》的Beat均是使用的芬蘭音樂製作人Vilho Ihaksi於2018年2月發表的的《More sun》。

《More sun》

那麼如何證明《野狼Disco》使用的就是《More sun》的Beat呢?

原來音樂製作人為了防止音樂被過度使用,都會在提供的音樂中加入特定的音效或錄音,俗稱水印(Tag/water tag/producer tag),耳朵是誠實的,別人一聽就知道你這個說唱歌曲的Beat是誰做的,哪買的,付了多少錢。

伴奏音樂作者Vilho Ihaksi

《野狼Disco》每次開頭都能聽到兩聲「peew~~~peew~~~」的音效,以及一個低沉的男士念出的「Ihaksi」,這並不是寶石老舅的聲音,也不是專門為了野狼Disco錄製的開頭,更不是專門製作的歌曲效果。這個開頭:是伴奏音樂作者Vilho Ihaksi的防盜水印。

2月3日,律師趙智功稱作者 Vilho Ihaksi 和版權方瑪西瑪國際Maxima International Media已經委託他,代表作者和版權方給《野狼Disco》相關利益方發送了正式的律師函。

寶石老舅

Vilho Ihaksi 在上傳《More sun》的時候表示過,保留防盜水印,Beat可以免費做非商業用。但如果是商用的話,表演者需要購買無水印版版權,他還給出了不同的購買方案。

伴奏作者提供的購買方案

譯文如下:

基本授權(提供mp3版本):19美元;

進階授權(提供wav版本):39美元;

無限授權(提供wav版本+分軌):99美元;

獨家授權:價格詳談。

據趙智功律師稱,99美元的合同也是禁止所有營利表演性質,綜藝節目,演唱會,原則上禁止大型商業營利性的使用, 寶石Gem使用《野狼Disco》進行商業演出、獲得收益,應該與原作者溝通以獲得更高級別的授權。

寶石老舅

一時間,寶石老舅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面對種種質疑,老舅也在3日晚間的直播中進行回復。

寶石Gem展示伴奏分軌文件

在直播中,他曬出了自己電腦中的分軌文件以及無水印版伴奏,強調如果未經付費購買是無法獲得分軌文件的,並表示自己是花費99刀購買的無限制使用版本,是可以進行商業演出且無限制使用,目前歌曲都是在合理的使用範圍內進行使用的。

伴奏購買記錄

寶石Gem通過QQ音樂和網易雲音樂的截圖證明,強調歌曲的各個版本都對Ihaksi進行了署名。

寶石老舅稱編曲寫了原作名字

也回應了他表示自己覺得Ihaksi水印有特色,所以《野狼disco》中對這部分進行了保留。

而在歌曲有了版權收益後,自己也曾多次聯繫原作者想要購買獨家版權,並不是製作人和律師提到的未曾回應關於版權問題。在多番郵件溝通後,最終得到的回應卻是版權已被他人買斷。

寶石老舅表示曾多次聯繫原作者想要購買獨家版權

經過梳理髮現,目前雙方的爭執點主要在於99美元授權合同的權益範圍。

在趙智功律師看來,雖然野狼團隊支付了99美元的授權費,但仍然違反了著作權法中的錄音製作者權。因為授權合同中已經寫明,原則上禁止大型商業營利性的使用,所以上綜藝節目、演唱會都是被禁止的。「這就像,你只付了一個小房間的租金,但是卻用了整個別墅」,趙智功打了個比方。

寶石老舅

而諷刺的是,此前寶石Gem在錄製某檔綜藝節目時表示:「這歌吧,確實是我創作的,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事。我現在也不知道這歌到底屬不屬於我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不屬於陳偉霆。」

寶石老舅稱歌曲為自己原創

在1月24日晚間,寶石老舅在央視春晚舞台表演由熱門歌曲《野狼Disco》改編的賀歲曲《過年Disco》。

凌晨,寶石老舅發文表示自己將捐贈該曲的所有版權收入給在武漢抗擊疫情的醫護人員家屬,此舉獲贊無數。

寶石老舅捐贈版權收入

他寫道:「今年的春晚大家還滿意嗎?從9月開始,野狼《Disco》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傳播,到今天我攜過年《Disco》和偉霆、藝興(排名不分先後)登上春晚的舞台,感恩大家!而此時此刻的平安,是無數的幕後英雄為我們負重換來的。我決定,將《野狼Disco》的全部版權收益捐贈給在武漢的醫護人員家屬。患者交給你們,你們的家人交給我們,等你們平安回家!」

寶石老舅

如今回首再看此事,不禁讓人唏噓。

從出名到成為第一個登上央視春晚的rapper,短短几個月時間,「寶石老舅」這個名字被大眾所熟知。那麼,寶石Gem是怎麼火起來的呢?

寶石老舅

寶石Gem原名董寶石,出生於1986年的他可以說是說唱圈兒的OG了。早在2005年,他就和幾個說唱愛好者共同建立了吾人族,後來成立廠牌吾人文化,這個廠牌主做中國風說唱,是那個時期東北地區最具影響力的說唱廠牌。但遺憾的是,那時說唱文化在國內還在生根發芽的階段,說唱愛好者大都難以靠做音樂謀,寶石Gem也一直窮困潦倒。

寶石老舅

2016年,綜藝《中國有嘻哈》的播出成為寶石Gem人生的轉機。這檔節目播出後,他萌生了要通過做快手說唱賺錢養家的想法。

2017年10月,寶石Gem發布了專輯《你的老舅》,將說唱和蒸汽波風格融合,其中就包括了《野狼Disco》。但寶石Gem並沒能在這檔綜藝中脫穎而出。

他參加了2018年的《中國新說唱》,然後止步于海選階段,在第三季的《中國新說唱2019》,寶石Gem順利通過海選,但在60秒環節還是被淘汰了。在隨後的復活賽上,他演唱了《野狼Disco》。

寶石老舅參加《中國有嘻哈》

在上節目之前,這首歌已經在圈兒內收穫了一些好評,但仍只限於小範圍傳播。《野狼disco》沒能完整出現在《中國新說唱》正片,但節目還是引發了歌曲的第二輪傳播,《野狼disco》開始在大眾層面流行了起來。

「左手畫龍,右手畫彩虹」在短視頻平台上以各種方式被重新演繹,羅志祥用《野狼disco》做BGM的舞蹈視頻在抖音的播放量超過了400萬,結合短視頻平台的運營和推廣,神曲就這樣誕生了。

羅志祥跳《野狼Disco》

《野狼Disco》火了之後,寶石Gem又對內容進行了重新編排,比如找來了陳偉霆合作混音版《野狼Disco》,用正宗的粵語代替了原版中的東北味兒粵語。

陳偉霆唱跳《野狼Disco》

寶石Gem曾透露,90年代,《野狼王的士高》是東北歌廳里最流行的曲子,在這首歌里,他描摹了自己記憶中的迪廳印象,年輕人喝酒、蹦迪,粵語歌勾起回憶。

樂評人耳帝給與這首歌高度評價,他認為《野狼disco》最初的版本無可挑剔,「它有寫實、有幻想,有市井生活、有浪漫詩意,有諸多延伸、有言不盡意,有神來之筆」,是「一首真正打通普羅大眾與知識分子階層,市井審美與精英審美,戲謔與嚴肅,明星自娛與大眾狂歡,土味文化與地域文藝之間的歌曲」。

陳偉霆《野狼Disco》

得益於神曲的影響力,寶石Gem的商業價值也在過去半年間大幅提升。

現在寶石Gem微博粉絲已經超過百萬,在登上春晚舞台之前,他活躍在各種訪談、見面會和音樂節上,參與了愛奇藝尖叫之夜、騰訊視頻星光大賞等頭部視頻網站的年度活動,還參與了綜藝《吐槽大會》第四季、央視大型文化音樂節目《經典詠流傳》等節目的錄製。

寶石Gem參加《吐槽大會》

與此同時,《野狼Disco》仍然延續著旺盛的生命力,衍生出了人民海軍版、法官版等諸多版本。早在春晚之前的跨年之夜上,各大衛視就開始爭搶《野狼Disco》,江蘇衛視請到了陳偉霆和寶石Gem,湖南衛視用騰格爾搭檔楊冪,東方衛視上的版本則是周深和李克勤的合作。

大張偉說過,破圈的標誌就是上春晚。終於,在2020年春晚,寶石Gem攜重新編排的《過年Disco》和陳偉霆、張藝興一同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寶石Gem登上春晚

律師函曝光之後,有人評論道:「中國無嘻哈」。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野狼Disco》是否侵權還需要通過法律程序裁決,但無論如何,這首歌在詞曲創作上不存在所謂的「抄襲」,而極富特色的詞曲部分對於這首歌的走紅同樣重要。

《野狼Disco》

說唱文化在國內還屬於新鮮事物,因為《中國有嘻哈》的帶動效應,很多年輕人開始關注到這個領域,但這個初興的行業也面對了太多的不確定因素。

《野狼Disco》能夠另闢蹊徑,成為2019年最火的說唱歌曲,除了原伴奏以外,歌曲本身也極富魅力。但不可否認的是,「侵權」事件為所有說唱創作人敲響了警鐘,在自己創作的同時也要尊重他人的勞動成果。

說唱音樂市場需要建立規則來規範市場,國內的音樂創作人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擁有一首乃至很多首完完全全屬於我們本土的說唱神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