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壹點

訂閱

發行量:3969 

徒步幾公里、手抬肩扛,企業們馳援武漢的物資都是如何到位的?

當絕大多數人被勸退在家,保護好自己不給國家添亂時,有更勇敢的人選擇了逆行,用自己的熱血能力幫助國家共克時艱。

2020-02-06 21:2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020鼠年春節前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當絕大多數人被勸退在家,保護好自己不給國家添亂時,有更勇敢的人選擇了逆行,用自己的熱血能力幫助國家共克時艱。

捐款、捐物、「捐人」……疫情當前,全國上下的各大企業都開啟了捐贈行動。與時間賽跑,與病毒賽跑,成為這群熱血的「逆行者」共同的目標。

馳援武漢,如何馳援?從聯繫捐贈,到方案制定,再到物流配送,落地使用……馳援武漢的企業們都經歷了哪些,他們是否一路平安,捐贈的物資是否切切實實用上了?

海爾集團武漢捐贈項目一線負責人、武漢小微服務小微主代錚,向我們講述了海爾集團馳援武漢的部分案例,或許可以展現企業們馳援武漢的縮影片段。

不是送到就完事兒了

問:你們什麼時候接到了集團的捐贈通知?

代錚:大概是1月23號,當天我們就緊急組建了一個資源團隊,裡面有各個產業的產品總監,還有日日順(註:海爾集團旗下物流平台),包括車隊的負責人。

問:捐贈的方式是怎樣的?

代錚:主要是通過現金、產品兩種方式捐贈。我們前後一共進行了四輪捐贈。截止到2月2日,海爾共計捐贈超過2596萬元的現金及物資。其中包括1300萬元現金、價值250多萬元的物聯網家電、價值超過700萬元人民幣的醫療和生活防護所需用品,還有來自美國、日本、俄羅斯、法國、印度、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奈及利亞等各國分公司緊急籌措的50萬美元(約合346萬元人民幣)的防疫物資。與此同時,日日順物流開通24小時熱線電話400-800-9999,全力調配運力資源,免費為疫區開通救援物資運輸通道和物流服務。

問:產品捐贈上,具體是捐贈了哪些?

答:火神山醫院我們是捐贈了200台冰箱,用於醫院內部的護士站;另外我們提供了26套凈水設備,供醫護人員和病人日常飲水;還有18台醫用超低溫櫃和藥物儲存櫃。雷神山是25號決定建的,我們決定為這個醫院捐贈300台熱水器,完工之後我們可能還會有一批海爾的醫療設備入駐。

問:這個捐贈有跟當地提前做過溝通嗎?

代錚:有的。尤其是產品上,我們首先和物流、醫院進行了一個前期溝通,確定他們需要哪些產品,然後整合我們中心倉庫裡面現有的機器和客戶手上的機器、確定捐贈時間、提前把貨送過去。

問:湖北省除武漢外,你們捐贈力度最大的是哪裡?

代錚:黃岡。黃岡是湖北省疫情僅次於武漢的地區,疫情來勢洶洶,大別山區域的醫療中心醫療物資嚴重告急。當時我們得到這個消息後,第一時間去聯繫了當地的醫療中心負責人,動用公司資源,全力組織捐贈,沒記錯的話,我們的車隊應該是2月1號晚上6點就正式啟程了。

問:臨行前,是不是相關的高管要給大家打打氣?

代錚:出發前,我們負責此次捐贈事宜的同事王宗銳和其他同事都從頭到腳噴洒了消毒液。我還知道他當時跟大家說:「今天沒有烈酒,只有84消毒液為大家壯行,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歸來。」

問:從武漢到黃岡,一路順利嗎?

代錚:受疫情的影響,從武漢到黃岡的所有路口都有設卡,每到一個防疫安檢站,都需要測體溫,出示通行卡和身份證進行核對,貨車車門全部打開,所有物資都要檢驗。這段路平時是只需要一個半小時就能到的,但這一次它們走了四個半小時。

問:物資送到後是不是就算完成了任務?

代錚:不是的,我們在現場還要提供安裝服務。現場安裝服務主要有兩個場景。一種是比如火神山、雷神山這種臨時擴建的醫院,一種是我們對口捐贈的23家定點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醫院。不管把產品送到哪裡,我們海爾的捐贈都不是送到就完事兒了。

徒步也要與火神、雷神賽跑

問:火神山和雷神山這兩個醫院的施工速度特別快,海爾在提供服務時會有哪些難度?

代錚:從危險程度上來說,我們去定點捐贈醫院危險性要更大,因為裡面都是已經確診的病人,我們的服務人員可以說是冒著生命危險的。但如果從操作難度上來看,火神山、雷神山的服務面臨的情況要更複雜一些。因為這種醫院工期非常緊,大家都趕著自己的工作,所以現場有些混亂,基本上遇到的問題都只能我們自己想辦法,沒有任何人可以給你提供幫助。

問:是怎麼個混亂法?

代錚:這麼說吧,比較典型的一個是堵車問題。這個堵車的影響可遠不是我們平時在路上交通堵了你就等等那麼簡單,它堵是因為大家都要趕進度,所以施工車輛、運送物資的車輛在出入口的位置擁堵。火神山醫院的200台冰箱在入駐時,項目總指揮通知我們下午7點把貨送過去。但到現場之後我們發現,整個運送物資的車輛從醫院門口算起堵了將近兩公里。如果繼續排隊等下去,肯定會影響第二天軍方的交接,也耽誤醫院的完善進度。

問:那你們是怎麼把物資送進去的?

代錚:最簡單、最原始的辦法,靠人力。這沒辦法,不能耽誤進度,就算徒步,也要跟火神、雷神的機器賽跑。咱們的40個服務人員當時就兩人一組,從車上把冰箱抬下去,差不多步行兩公里,一台一台地送到護士站,就這樣從晚上七點一直抬到第二天,差不多10個小時。這個事情引起了極大的震撼。

圖為海爾的工人師傅將熱水器一台台扛向1.5公里以外的病房)

問:雷神山醫院也有這種情況嗎?

代錚:也差不多。所以雷神山醫院早上開工的時候,吸取堵車經驗,現場總指揮讓我們8點過去,我們7點左右就全部跑過去了。

問:早到一點情況有好一些嗎?

代錚:我們當時一到場,就看到各品牌方運來的貨物都集中放在了一個空的廣場上。雷神山醫院比火神山醫院的規模要大很多,從入口到中間部位,半徑大概就有1.5公里。所以要運到每一個房間去的話,距離短則幾百米,長則一兩公里。當時雷神山醫院的現場總指揮明確說安排不過來,所以我們的工人師傅就一人背一台,每個人扛著機器到房間去,自己找房間自己裝。現場總指揮也非常的感動。

辦法總比困難多

問:之後的安裝順利嗎?有什麼難點?

代錚:怎麼說呢,主要是兩個方面的困難吧。一個還是前面說過的時間問題,我們是2月2號早上開始給雷神山醫院安裝熱水器的,面臨的第一個挑戰就是,在交叉施工的情況下,每建好一間房間,我們的服務兵就需要立即裝上一台熱水器。疫情緊急,基本上我們要48小時全程守候,服務兵的安裝和雷神山醫院建設速度基本保持同步進行。

第二個困難是安裝本身的問題,因為這個醫院在設計的時候可能沒考慮到那麼細,它是類似於活動板房,我們也叫它鐵皮房,它房間牆體的承重達不到要求,不能掛熱水器,掛了之後使用時會有脫落的危險,所以也就沒預留裝熱水器的位置,自然也就缺少安裝工具。

問:那你們被耽擱進度了嗎?

代錚:基本沒有。有些企業的送裝工人在等援助、等工具的時候,我們已經安裝了130台。

(圖為海爾工人安裝熱水器)

問:你們的安裝工具是哪來的?

代錚:我們自費花了將近5000塊錢,買了三套電焊設備,買鐵架,工人自己充當電焊工,想辦法在房樑上面製作焊接支架,確保熱水器安裝後不掉落。就這樣自己焊自己接,成功地把機器都裝上去了。到2月3號晚上,300台海爾熱水器穩穩的掛在雷神山醫院的300間病房內。

問:面對困難自己想辦法,最終還成功解決了,心裡會不會特別自豪?

代錚:肯定的。我們堅信,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的行動也獲得雷神山醫院項目總指揮的高度肯定。

問:在之後的使用過程中,海爾還會提供跟蹤服務嗎?

代錚:這是肯定要的。我們會有人在現場留守,確保我們的產品正常使用。比如火神山醫院,我們會指定三個人,對海爾援助的冰箱、凈水設備、醫療設備提供使用保障,也就是說每個品類的家電都會留一個人。對於調試、維護、維修等等問題,要保證我們的人員隨時能夠到場解決。

沒人是為了錢

問:海爾這次的志願隊伍有多大?

代錚:時間上來說,我們實際上年前就開始陸續給23家醫院提供緊急安裝志願服務了。火神山開工三天後,我們投入的服務人員數量就有40人左右,基本上集中了我們當地的骨幹力量。雷神山的開工我們也是如此,目前是投入了35個服務人員。晚上工人就睡在流動服務站。如果要算馳援其他疫區情況的話,隊伍要大很多。

問:工人師傅們不回家休整嗎?因為回家休息的效果可能更好些。

代錚:回不去啊。像我們經常趕進度感到凌晨4點,早上七點半又要起來幹活,中間只有三個半小時的休息時間,就沒必要來回跑了。

問:這些志願師傅是怎樣被選出來的?

代錚:在火神山醫院開建初期,主要是春節留守的服務人員和一些還在本地的人。從23號開始,整個武漢市封城了。火神山和雷神山的施工是有兩天的時間是重疊的,就會導致我們服務力量不足,所以我們提前做了預算,通過兩個醫院的項目總指揮向政府申請通行資格。

我們還建了一個微信群發布「支援武漢雷神山醫院熱水器捐贈安裝」的消息,沒想到消息剛剛發出,「請戰聲」就不斷在群里響起,服務兵紛紛響應,很快我們就接到了近50個服務人員的報名,最遠的一個是從山西趕回來的。

問:在你看來,他們為什麼願意回到武漢來?

代錚:他回來肯定不是為了錢,沒人是為了錢。來到武漢,原因其實也很簡單,說心裡話,這些師傅經常一天下來只能睡兩三個小時,但他們堅持做這件事,都是感覺做這個事是比較光榮,比較正能量的。

那是一種集體榮譽感

問:在你負責的捐贈服務期間,有沒有你個人特別深受感染、印象深刻的事情發生?

代錚:有的。年前我們接到過一家醫院的緊急服務需求,說病房裡一個其他品牌的熱水器壞掉了,客服以醫院在疫區為由拒絕上門維修。你知道武漢沒有暖氣,熱水器壞了醫護人員和病人就用不到熱水,所以這家醫院就找到我們的售後網點求助。

我們的售後人員沒有拒絕,但是由於是不同品牌,我們沒有相關配件,網點經理就跟醫院的護士長一起,到就近的海爾專賣店取了一台熱水器,過去就給他們安裝好了。

問:那醫院一定特別感謝你們。

代錚:醫院非常感動,在他們的朋友圈啊抖音啊這些平台上發布了這件事,然後從22號開始,武漢大部分醫院有需要電器的,基本就都買了海爾。因為別的品牌這會兒基本都不敢到醫院去服務。

問:那海爾為什麼敢?

代錚:我也問過我們網點的經理「你怎麼敢去醫院?」,他跟我說,他必須得去,不去過不了自己良心的這個坎。

問:從時間上看,這件事對你們之後的捐贈是不是有影響?

代錚:我個人覺得可以這樣認為。而且從26號開始,我們了解到武漢絕大部分醫院都在擴建病房,都有熱水器、空調的需求,後來我們就索性直接主動聯繫這些醫院,主動捐贈,不讓他們花錢再買。

問:接到你們的捐贈,醫院方面是什麼反應?

代錚:前兩天吧,我們的送貨人員和安裝人員給一家醫院送去我們捐贈的一車空調和一車熱水器,總計大約150台吧。送過去的時候正好碰到相關部門的領導,領導看到我們輸送物資,當場感動得嚎啕大哭。

問:可以想像,因為你們是雪中送炭。

代錚:謝謝。慢慢的我們援助到了整個湖北省,只要有需求,我們都會盡力去滿足。所以我們援助的金額也是在不斷增加,現金已經超過2500萬,設備加上醫療物資的話也超過1000萬。

問:為什麼你們這麼拼?

代錚:具體原因我也不好說,但反正不是為了錢。白天黑夜的,大家都一致持續作戰,都是自發的。我們師傅手抬的設備有800到1000斤,徒手抬進去,幹完活還不一定能吃上盒飯,我們經常都是吃泡麵,而且時間緊急,我們恨不得一分鐘就吃完泡麵。大家的精神都緊繃著,你說這是為了錢嗎?誰願意為了錢受這個罪?還不都是為了想出份力。

再一個,我覺得這樣做也是為了企業的榮譽,這是一種集體榮譽感,純粹就是精神層面的東西。在海爾,其實每一個海爾人都代表的是整個品牌的形象。

我們沒有口號,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沒有退縮,只有「我想出份力」這樣的想法。

找記者、求報導、求幫助,各大應用市場下載「齊魯壹點」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點情報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體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 我要報料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