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報

訂閱

發行量:1331 

新民藝評|GPT會正常

風波過去,危險和誤會都解除後,大家問阿為為什麼要冒著危險去幫助一個和自己貌似無關的女鄰居,小報記者周忠發打算拔高宣揚阿為想要入黨當先進工作者時,阿為的回答則是出人意料的,他是一個孤兒,平時是在鄰里們的照顧下成長的,「過去你們關心我照顧我根本沒有什麼企圖與目的,只是想到一個沒有

2020-02-07 19:07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因為疫情,相信很多上海人和我一樣宅在家裡。依賴現代科技,在家裡回味一下過去的好戲也是不錯的選擇。在這裡我首先想到的是一部叫《GPT不正常》的滑稽戲。

  俗話說「禍從口出」,其實「禍亦從口入」。這次疫情大機率如同「非典」一樣是食用了「野味」引發的。其實1988年的上海也出現過一次由於食用不潔毛蚶而引起的A肝大爆發。雖然疫情兇猛,但是有賴於各方面的措施得力,沒有向其他地區擴散。風波過去後,趙化南和嚴順開等上海藝術家經過感悟與沉澱,創作出了一部名叫《GPT不正常》的滑稽戲。

圖說:《GPT不正常》劇照 網絡圖

  這齣戲只有一個主場景——當時上海常見的公用廚房。講的是住在「919號」石庫門內的一個年輕女子阿米被測出「GPT不正常」,在鄰里躲避不及的時候,一個休假在家叫阿為的海員挺身而出照顧她在家中隔離治療。可在這住了「72家房客」的上海石庫門是要公用一間廚房的,如何能做到隔離?於是其間就產生了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包括在方寸間的廚房各家拉起了繩子,阿為的女友佩麗家人的誤會與不解。在童雙春與陶醉娟等滑稽名家的演繹下,剛從「GPT」焦慮下解脫出來的人們開懷大笑了一番。

  與大多數滑稽戲講究「噱頭」有所不同,這齣戲裡演員不再刻意表現自己的特有滑稽形象,而是從社會生活出發尋找人物的喜劇感覺。其中有聞風而怕的「准丈母娘」,也有看似喜歡讀書聯想實則散布「小道」消息草木皆兵的中年夫婦。回味當年對「A肝」病毒的恐懼和對板藍根這類「特效藥」的盲目相信,和今天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情又是何等相似。

  這部作品在受到普通觀眾熱烈歡迎的同時,也有少數人說是不是有矮化上海人的嫌疑,尤其是較為擁擠的生活空間的寫實展現也會為外人笑話。然而這齣戲的編導演皆是地道的上海人,他們是熱愛自己生活的城市的。熱愛不意味著可以矯飾,自嘲實則是一種自省。這些熱愛上海了解上海的藝術家知道上海人的大氣就來自於這市井之間的煙火氣,來自於他們看似恐懼甚至「怕死」,實則關愛自己呵護家人。即便有些人也動過利己主義的念頭,但終究還是內心善良,亦會為自己小小的慌亂與不當行為內疚自責。疫情來襲,人世間的方方面面都在經受考驗,藝術家們看似用喜劇手法來展現悲劇的命題,實則希望人們在愉悅觀賞與開懷大笑後有著正劇般的回味與思考。不放棄的追問中也給出自己充滿睿智的解答。

  風波過去,危險和誤會都解除後,大家問阿為為什麼要冒著危險去幫助一個和自己貌似無關的女鄰居,小報記者周忠發打算拔高宣揚阿為想要入黨當先進工作者時,阿為的回答則是出人意料的,他是一個孤兒,平時是在鄰里們的照顧下成長的,「過去你們關心我照顧我根本沒有什麼企圖與目的,只是想到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需要幫助需要關心,講到目的,我想只有一個,希望我健康成長,成為一個充滿愛的人。」這也許是這部戲不算高調的主題,就是我們的空間也許是狹小的,但狹小不能將自愛擠壓成自私,我們需要健康的身體也需要健康的心理,我們更需要用不功利的愛來守望相助。

  今天和昨天是如此相似,明天又會有怎樣的不同。今天,對大多數的上海人來說擁擠的公用廚房已經遠去,我們應該可以更樂觀、坦然地去面對相同情況。至少我們已經30多年不再吃毛蚶,GPT正常。(石俊)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