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豪電影

訂閱

發行量:41 

豆瓣5.9,它竟是2020第一部國產爛片?看完這篇才知道分低了

正月初一以線上播映形式和觀眾見面的《囧媽》面對「不少影院暫停營業」、「全國不少居民居家隔離」等疫情非常時期現狀,這些影片的撤檔,其實是非常明智和人性的行為,但無法否認的是,若沒有疫情影響,春節檔將始終是一年所有檔期中,最具票房表現力的檔期,失去了春節檔,必將對這些電影最終的票房成

2020-02-07 23:4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 | 縣豪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因為肺炎疫情影響,2020年春節中國內地影市,經歷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大撤檔」。

陳思誠《唐人街探案3》、林超賢《緊急救援》、陳可辛《奪冠》、唐季禮《急先鋒》、程騰和李煒《姜子牙》等原定春節檔上映的電影,集體撤檔。

面對「不少影院暫停營業」、「全國不少居民居家隔離」等疫情非常時期現狀,這些影片的撤檔,其實是非常明智和人性的行為,但無法否認的是,若沒有疫情影響,春節檔將始終是一年所有檔期中,最具票房表現力的檔期,失去了春節檔,必將對這些電影最終的票房成績產生消極影響。

所以,並非所有電影都願意真正放棄這一黃金檔期,徐崢導演「囧系列」最新力作《囧媽》,便在經歷一系列風波之後,極有決斷力地以一種全新方式,依然守住了2020年的「春節檔」——

《囧媽》自大年初一零點開始,在歡喜首映、今日頭條、西瓜視頻、抖音等各大APP,通過平台線上和電視投射兩種方式,對全國觀眾免費播映。

院線電影在同檔期同時間內(而且還是春節這一黃金檔期),通過網絡進行播映,這在中國影史上尚屬首次,所以消息一出,便在觀眾群體和院線方面引起震動,有人甚至大膽揣測,「《囧媽》的這種先例,將在流媒體日漸搶奪傳統電影放映模式利益的如今,成為改變整個電影行業的引線之一」。

但無論片方、院線方、流媒體方的考慮和想法如何,對於身處利益和博弈之外、但又是影片收益直接創造者的普通觀眾而言,《囧媽》的線上免費播映無疑是好事一樁。

一來,這自然為觀眾節約了電影票錢,二來,更重要的,在這特殊的春節檔,觀眾至少還能依靠這部全新的《囧媽》,於疫情非常時期,捕捉到一點真正的春節檔味道。

那麼,《囧媽》這部模糊了院線與流媒體界限的喜劇片,成色到底如何?

一、囧系列中,《囧媽》排第幾?

「囧系列」是中國喜劇電影中,最具標誌性和影響力的系列之一,徐崢通過主演到導、演結合的轉變,將「囧系列」真正轉化成了屬於自己的喜劇品牌。

2010年,香港導演葉偉民推出《人在囧途》,這一由徐崢、王寶強主演的喜劇片,因在令人爆笑連連的劇情衝突中,巧妙融入對社會財富差異的思考,而成為「囧系列」當之無愧的代表作,這部電影在豆瓣獲得了7.7的高分。

當時,《人在囧途》在中國內地市場共取得近5000萬票房,這一成績,如今看來不佳,但在2010年,一部成本僅700萬左右的喜劇片能取得這樣的票房,已非常不易。

票房、口碑的雙贏,使徐崢在2012年和2015年,又分別執導並主演了兩部片名帶「囧」字的喜劇電影,《人再囧途之泰囧》、《港囧》。

這兩部電影,令「囧系列」的概念影響力,在中國觀眾中進一步擴大,並通過片名和劇情中對泰國、香港等故事發生的的一再強調,使「囧系列」形成了自己「公路電影」的劇本本質。

「囧系列」的發端,其實是源於2008年開始,在中文地區網絡社群間流行起來的一種表情符號和生活含義,所以,這一系列其實是公路電影這一傳統故事模式和中文網絡獨特的新興語言結合之後,所形成的喜劇模式

但隨著更多網絡熱點的更新換代,「囧」在日新月異的網絡文化中,已經逐漸成為另一種傳統語言,所以,「囧系列」也已經逐漸失去其喜劇模式的新興意味。

此時,2020年上線播映的系列最新作《囧媽》,儘管將故事發生地搬到俄羅斯,並通過六天的火車旅程進一步強化這一系列的「公路片本質」,對於觀眾而言,卻依然已經成為一部具有傳統意味的喜劇電影。

因應這種傳統氣質,導演徐崢並未在片中使用任何革新電影語言的表達方式,而《囧媽》的評分遜於《人在囧途》、《人再囧途之泰囧》這兩部前作,或許原因也不在電影品質差異,而在於《囧媽》的面世,已經過了「囧文化」最流行的時期

二、《囧媽》中的「媽」,你認識嗎?

時代在變,電影在變,但「媽」這一形象,是不會改變的。

「全國各地的媽,都是高度統一的」,「母親」這一形象,一直是文藝創作最重要的母題之一,徐崢在《囧媽》中,可謂對「母親」這一形象,進行了淋漓盡致的刻畫。

影片的設定很有意思——

徐崢飾演的徐伊萬,事業有成,卻深陷離婚困境,他本打算前往美國通過商業極端手段,挽回妻子張璐(袁泉 飾),豈料陰差陽錯,卻和老媽盧小花(黃梅瑩 飾)一起,搭上前往俄羅斯的長途火車。

影片中這趟火車非常有意思,它具有一種樸素而夢幻的氣質,其原型為1956年開通的K3國際列車,這趟列車離開中國需要1天,過蒙古需要1天,其餘4天,均奔馳在俄羅斯土地上,行程共長達7600餘公里,將途徑戈壁、沙漠、長河、草原、森林、冰河等。

《囧媽》將故事主發生地控制在這樣一趟火車中,其實深具用心。

其一,列車所經沿途美景,將大大增強影片帶給觀眾的視覺享受;

其二,「囧媽」選乘這樣一輛火車,而未選擇更為便捷的飛機,表現出「囧媽」在生活觀念上的守舊,這種守舊,在如今信息爆炸的快餐時代,其實具有一定程度的珍貴性;

第三,火車是一個密閉、運動的空間,在這樣有限的空間中,更利於製造和強化情感矛盾,從而利於影片本身的表達訴求。

徐崢在這樣的設定中,先賣了一個關子——

六天五夜,漫長的旅途,囧媽卻輕裝上陣,只隨身攜帶了一個提包?

但很快,隨著徐伊萬這一兒子形象在旅程中出現,兒子的定義完善著母親的定義,觀眾看到,囧媽開始在狹窄的車廂中,掏出各種齊備的生活用具,從而在車廂中為兒子布置出了一個完整的生活環境。

這就是「母親」。

同時,母親會有的「缺點」,《囧媽》中也有——

中老年人信任養生類公眾號,認為將被打濕的手機插入米中就可以修理手機;

囧媽對兒子各種嫌棄,但在徐伊萬扒火車的關鍵時期,心中又只剩對兒子的滿懷關心;

餵兒子各種食物、補品——小番茄、滷蛋、薏米水、體輕鬆(一種天然草本植物功能飲料)等,掐分掐秒囑咐兒子定時排空膀胱,讓兒子敷面膜,等等;

電影對白上,同樣不乏「我是你媽,我不管你誰管你」之類非常典型的媽媽語錄。

所以,可以明顯感覺到,徐崢對中國母親的形象進行過大量調研,並在劇本中提出了最精粹部分,才在《囧媽》中塑造出了一個能令觀眾產生共鳴的「囧媽」形象。

三、《囧媽》中的喜劇,單純嗎?

儘管徐崢在大年初一讓《囧媽》免費上線,但許多觀眾仍然對電影本身的質量頗有微詞(當然,影片質量與影片播映模式並無任何直接關係)。

對《囧媽》的質疑,主要集中於劇情設置的離奇,尤其是後半部分。

比如為何白樺林中會突然出現熊,而在冰河上空又為何突然出現熱氣球。

誠然,這些情節的確值得存疑,但從戲劇衝突層面而言,這樣的劇情設置其實具有相當清晰的創作自覺性,即這些「離奇」情節的出現,不過是為了突出角色之間的情感矛盾和情感融合。

或許,故事邏輯並非《囧媽》的追求重點,《囧媽》這部電影,其實擁有更重要的主題。

徐崢在這部喜劇中,至少清晰探討了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三種關係。

其一,婚姻關係

近年來,世界影壇上,越來越多探討婚姻關係的佳作,美國導演諾亞·鮑姆巴赫《婚姻故事》、韓國導演金度英《82年生的金智英》等,都在如今婚姻結構逐漸發生本質變化的趨勢下,探尋婚姻和個人的關係,《囧媽》同樣如此。

乍看,《囧媽》這個故事始於徐伊萬和張璐已至邊緣的婚姻危機,其實,影片中的婚姻關係有兩段:

徐伊萬和張璐的婚姻、囧媽盧小花和徐伊萬父親的婚姻。

這兩段婚姻有相同之處——都基於愛情,並都以破碎收場;

這兩段婚姻也有不同之處——兩者時間相差數十年,婚姻所建立的社會文化環境並不相同。

那麼,這兩段婚姻對於「囧媽」這個故事的意義在哪?

在於影片探尋的第二層關係——婚姻和個人的關係

在一段婚姻中,婚姻雙方如何保持自己的人格獨立?

婚姻一方又如何理解、尊重,並支持另一方的人格獨立?

在東方傳統文化薰陶中,這種拷問,一般針對的,都是男方對女方——丈夫如何理解、尊重、支持妻子的人格獨立、社會關係、人生事業。

囧媽盧小花去俄羅斯的目的,就是為了在垂垂老矣之際,實現自己在莫斯科紅星大劇院演唱歌曲的夢想;

張璐去美國,同樣是為了實現自己商業上的抱負。

無論時空如何轉變,無論是曾經為盧小花單獨再加映一場《伊萬的童年》電影的徐伊萬父親,還是幾十年後在寒冷的俄羅斯之夜向張璐哭訴深情的徐伊萬,他們身為東方男性,骨子裡卻始終對自己的妻子擁有一種人生的控制欲。

《囧媽》就是希望在充滿爆笑火藥味的俄羅斯火車之旅中,令觀眾看見並反思這種控制欲。

當然,囧媽囧媽,影片最重要的主題,一定是母子關係

徐伊萬和自己的母親盧小花,從彼此嫌棄到矛盾爆發,再到彼此和解,互訴衷腸,在情感邏輯和情節梳理上,雖略顯俗套,卻揭示了母子關係發展所必經的波折和過程。

你能看到他是你爸,卻看不到他是我丈夫」,囧媽在情深之時,這樣一句對兒子徐伊萬的傾訴,其實就已經將影片以上三種關係全包括其中了。

所以,許多觀眾覺得《囧媽》並不好笑,其實是因為,《囧媽》本就不是一部單純的喜劇。

四、《囧媽》中的表演,囧嗎?

《囧媽》的演員陣容,非常亮眼。

先說配角。

出場不多的喜劇大咖之一沈騰(《夏洛特煩惱》)、硬漢型男黃景瑜(《紅海行動》)、在第二個彩蛋中以誇張形象亮相的影帝黃渤(《瘋狂的石頭》),這些演員,單拎出來,都可以撐起一部電影,如今,他們卻都以極少的戲份為《囧媽》「撐場」。

再說主角。

徐崢曾憑藉在《我不是藥神》中的表演,在觀眾和專業人士眼中,都備受肯定,並因此拿下多個最佳男主角獎,此次在《囧媽》中,徐崢依然憑藉自己特徵明顯的「電影臉」,奉獻出了令人捧腹又催人熱淚的精湛表演。

囧媽盧小花的飾演者,則是生於1950年的上海老戲骨黃梅瑩。

黃梅瑩曾出演過《萬水千山》、《路漫漫》、《渴望》等經典影視作品,在父母輩的觀眾中,可謂擁有極高人氣,此次,黃梅瑩在《囧媽》中層次分明的表演,兼具樸素、高貴、深情、孤獨等多種氣質,將生活氣息和夢幻氣質融為一體,實在令人感動。

除此,袁泉的氣質、賈冰的搞笑、郭京飛的跟班形象,都能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在這裡要特別提及的,是片中律師麥可的扮演者,高以翔

高以翔陽光、健朗、高大、善良的形象,一直令人喜愛,他在2016年經典偶像劇《遇見王瀝川》中的動人表演,始終讓人念念不忘,但在2019年,高以翔在節目錄製中突然離世,這也成了很多粉絲心中的痛。

如今,高以翔在《囧媽》中再度以暖心、體貼的形象亮相,可謂戳中了不少觀眾的淚點。

五、彩蛋和結語

《囧媽》結尾,一共有兩個彩蛋,其中第一個彩蛋,尤其令人興奮——

一位俄羅斯大客戶想與徐伊萬合作,解決俄羅斯過冷的問題,徐伊萬見到客戶,不禁大吃一驚:原來這位俄羅斯大佬長相酷似俄羅斯總統普京!

不少觀眾紛紛好奇:徐崢這是牛到真請來了普京出演自己的電影?

當然不會,仔細看片尾字幕就會發現,這是俄羅斯一位特型演員,名Fursov Sergey。

《囧媽》作為2020年春節第一部與觀眾見面的喜劇電影,儘管並未讓所有觀眾滿意,但其流暢的節奏、生動的情節、催淚的感情,還是可以證明徐崢擁有比較深厚的導演功力。

在這疫情非常時期,中國觀眾能擁有這樣一部暖心的喜劇片,也是一件幸事。

(全文完)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