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儒隨筆

訂閱

發行量:4 

遊走襄陽說東晉的「僑置雍州」制度

孔穎達疏:「計雍州之境,被荒服之外,東不越河,而西逾黑水 。王肅雲『西據黑水 、東距西河 』,所言得其實也。

2020-01-01 18:2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因12月29日,答「悟空問答」時,回答了涉及南北方生活習慣的差異,就想起來我2年前的春天,煙雨之中下江南時,曾經在襄陽想過一個問題:現代南方人的族源?

2017年4月24日的天氣不錯,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從陝西安康市上高速很順暢,也許由於是周日,道路沒有擁堵。且高速上的車不多,臨時起意決定到襄陽一看。

喜歡看金庸武俠小說的人,可能都知道,《神鵰俠侶》中,郭靖黃蓉在此協助守襄陽城的故事。歷史上,南宋末年,忽必烈率軍圍攻的就是襄陽。

我當年參加高考時,襄陽還是「襄樊市」,解放後把襄城和樊城合併起來的地區。不過,到了2010年,受武俠文化的影響或是為提高地區知名度?襄樊沒有了,用歷史地名襄陽取代了襄樊。

特別是看到《襄陽古代年表》中的「西晉、東晉時,因雍州(今陝西一帶)人避難流入襄陽等地,為安置流民,孝武帝於太元十四年(389年)以襄陽為中心僑置雍州。」也就是說今天陝西寶雞鳳翔、岐山一帶先民,早在那時起,就有不少舉家逃難到這一帶了。

雖然網絡上以及有些資料中,就雍州,介紹是《禹貢》中所描述的漢地九州之一,位於今陝西、寧夏全境及青海、甘肅、寧夏、新疆部分、內蒙部分,後改涼州。

《禹貢》:「 黑水西河惟雍州 。」孔穎達疏:「計雍州之境,被荒服之外,東不越河 ,而西逾黑水 。王肅雲『西據黑水 、東距西河 』,所言得其實也。」 即雍州東界抵晉陝二省分界的黃河,西界至黑水 ,黑水或謂即張掖河,或謂即黨河 (均在今甘肅 ),或謂即喀喇烏蘇河(新疆烏蘇市),黑水諸說不一。但我以為,自秦漢以後,「雍州」基本專指以秦國都雍城(現代陝西鳳翔縣城南)為主的關中地區。

因祖籍陝西岐山一帶,對此地就更有興趣了。

實際上東晉朝的「僑治制度」是歷史上官方的一種戶籍制度,也是間接的對南方人族源的一個有力佐證,即,相當多的南方漢族基本上是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自北方遷徙到南方,傳宗接代,延續至今。

此話題如果展開,一是水平有限班門弄斧的說不清楚,能力所限話題就顯得太大;二是如果從襄陽歷史上的:「僑置雍州」說襄陽,因為我拍了不少照片,尚可談談走馬觀花的觀感。

在進入正題前,首先要理解「兩晉的僑置制度」這個概念,實際上所謂「僑置」是當時的一種戶籍政策,是東晉政府為解決因戰亂流亡,南渡的北方人口的戶籍問題而推行的戶籍管理政策。

永嘉南渡一般是指西晉永嘉年間(公元307—311),北方人(主要以中原、關中一帶)大批遷移到江南地區。八王之亂後,北方少數民族混戰中原,基本上自永嘉元年司馬睿遷都建業開始,北方士民為躲避戰亂,紛紛渡江南下。當時就有「華族南渡」一說,指的大宗族族長帶領宗人、部曲成千上萬,數千家南下。特別是永嘉五年,劉曜,石勒破洛陽後,「中州士女避亂江左者十有六七」。歷史上把此期間北方人南渡多稱之為「永嘉南渡」。

十六國先後割據北方,南北分裂時期,因北方人的生存環境極為惡劣,持續不斷有北方人攜家帶口南下。

永嘉南渡的北方人口被稱為僑人、僑戶。為了控制僑人,在其集中地區,臨時設置原籍州郡縣,並仍用舊名,稱僑州、僑郡、僑縣,是為僑置。南方原郡縣稱為「土郡縣」。初置僑州僑縣時,有戶籍的僑人,免除賦役,對鼓勵登錄戶籍和招徠北方人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後期引發了戶籍混亂,影響財政收入等問題。後東晉與南朝廢除僑置,採取「土斷」,將僑人戶口編入土郡縣。

根據前述的歷史事件匯總,「僑置制度」的出現基於以下的原因:

一、北方遊牧民族侵入中原,國土淪喪,出現大量僑流民眾,加之當時盛行「門閥制度」,為了高榜門第的風氣。

二、東晉王朝為了維護華夏正統觀念;用制度彰顯心存恢復失地的決心。

三、此制度巧妙結合地域鄉里宗族的觀念,主要是出於政治、軍事與經濟多方面因素的具體考慮。

以上諸多理由,使得東晉南朝在南方廣泛設置僑州郡縣。不過,完整意義上的僑置,起碼應具備如下二個要素:

其一,原州郡縣的淪沒與僑置相關聯,而僑置應「皆取舊壤之名」。

其二,僑人,即所謂「遺民南渡」者; 「僑置牧司」亦即行政機構。

襄陽的「僑置雍州」就是在這種歷史環境下產生的。但,隋統一後就把東晉、南朝所設的僑置郡縣,完全廢除。這實質也是因為「僑置」的北方人已經和當地人完全融合的緣故。

記得廣州的一位朋友說,查看他家的族譜,祖上曾經是周朝的大臣,是陝西人。究竟是歷史上的哪個朝代,舉家南遷最終到了廣東的,他沒有完全記住。只記得自己的姓氏一族,源自北方。

所以,在多民族的中國,分南北地域黑實為不智。

轉回主題,以前一直想看看歷史感濃厚和傳說中的襄陽古城,原本的計劃是上高速返回膠東半島的家。但這麼一走發現,從陝西到湖北竟然近在咫尺,就再次的折進湖北。遙想古代,雖說沒有現代的隧道,但是沿途高不可攀的懸崖峭壁並不多見,陝西人由此途南渡就不難理解了。

我是從安康上的十天高速,十天高速東起湖北十堰市,西至甘肅天水市,連接湖北、陝西、甘肅三省,總里程約750公里。到達陝西、湖北二省交界處時,我特意停車拍了照片。


2013年冬天,大雪中去天水、隴南時,此高速的甘肅段當時正在建設中,2015年再次路過隴南時還走過一段剛剛通車的十天高速甘肅段。今天要走到起始段,真是沒有想到?這條高速和現代大多數高速一樣,以橋洞沿山澗河道走向為主,感覺隧道比從四川達州到安康段還多,有處隧道群長達14公里以上。沿途看到高建於鬱鬱蔥蔥山頭上的漂亮小樓,真是羨慕這裡的人,簡直是仙居。而我們這些所謂的城市人,用一生和幾百萬、上千萬為了北上廣深的一張床要耗盡人生,是否值得?謬論,不求同。

360多公里高速山路,路上的車速80公里限速,反倒是早早就到襄陽了。細想可能是由於車少,路上的服務區少,從安康出來,直到100多公里外和湖北交界處的白河才有,再往後又是100多公里外的才有處武當山服務區。在武當山服務區,中午時分人滿為患,看到有對夫妻,在服務區樹蔭下鋪上墊子就睡覺了。我也是把隨車帶的摺疊桌椅搬出來,才有地方坐下吃飯休息。由於離襄陽已經不遠,就沒有撐開隨車帳篷在湖邊來個午睡。

襄陽古城就在漢江邊,實物看去沒有影視劇中那麼雄偉,停車位不夠是大麻煩。轉了幾圈也許因為周末,到處爆滿。中間還遭遇警察臨時堵路在古城邊查酒駕,結果,一時間雞飛狗跳,警察的執法態度實在令我開眼。由此看來基層警察在執法程序上欠缺的地方很多。我也被輔警粗暴的要求,吹酒精測試儀。執法程序和態度有嚴重的不當之處,但我一介草民也只能接受。



看完古城,越過照片中的橫跨長江的大橋,住在了江北的樊城區。夜晚,連綿的露天小吃攤前,食客們人頭攢動也是一道風景。有家刀削麵店流水般排隊取飯,更是令我震驚,店中店外坐滿了食客,還有流水樣長長的取飯隊伍。

這裡的居民如此喜歡麵食,也許和祖上來自關中有關?此時就想起了查資料時看到過的,根據《襄陽古代年表》的記述:「東晉時,因雍州(今陝西一帶)人避難流入襄陽等地,為安置流民,孝武帝於太元十四年(389年)以襄陽為中心僑置雍州。」

我用7元錢吃到了關中民間特有的煎餅和苞米稀飯。看到街道上酸漿面,這不就是陝西民間流行的'漿水面」的變種嗎?這些也許能作為間接證明現代襄陽的有部分人的族源出自陝西?當然,這不過是我想想而已,要說服別人相信,多少可能有點牽強吧?

當我們夫婦倆閒逛走到長江邊上時,看到了輪渡碼頭。如果不想坐公交車,可以乘坐小型輪渡過江。價格也不貴,往返好像是一人2元錢,幾乎間隔不久就發一趟。我們上船渡江,抵達對岸並沒有下去,因為襄陽古城我們已經在下午走看過了。乘坐渡輪也只是為體驗下座渡輪的感覺。

次日一早,找到據說是襄陽名吃的大橋下的牛肉麵館,從酒店步行過來,著實不是很近。襄陽人喜歡麵食,多少有點出乎我的意料。此種生活習慣更是加深了,我對襄陽人的族源與陝西有某種關聯的遐想。看來「僑置雍州」的設置,對現代襄陽人口的構成、風俗習慣的傳承及地域文化的塑造都有不小的影響。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