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星新聞

訂閱

發行量:708 

幼兒園女教師給弟弟的朋友貸款擔保,房產險被拍賣還倒欠百萬

因為一次貸款擔保,陳某某將自己的兩處房產進行了抵押,然而貸款到期,借款人卻遲遲沒有歸還貸款,最終被告上了法庭。紅星新聞記者杜玉全 攝影記者 王勤編輯 楊渝彤

2020-01-01 11:4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在即將退休的年紀,陳某某陷入了一團巨額的債務旋渦。她用力向上,咬緊牙關,但仍然看不見出口。

因為一次貸款擔保,陳某某將自己的兩處房產進行了抵押,然而貸款到期,借款人卻遲遲沒有歸還貸款,最終被告上了法庭。但判決作出,借款人依舊沒能如期還款。

圖據視覺中國

陳某某抵押的房產面臨折價或拍賣的風險。她不得不四處籌錢為借款人償還貸款,在個人退休之際,搭上了一輩子的積蓄,背上了超過百萬的巨額債務。

「我是個教育工作者,這麼多年來,不管如何我都積極生活,但這件事讓我太痛苦了,快堅持不了了。」眼前,陳某某正無力地掙扎著。

熱心好姐姐

她將房產抵押為他人貸款擔保

成都市蒲江縣大塘鎮,陳某某是位出了名的幼兒園老師。她熱心、能幹,鎮上不少人都是她曾經教過的學生。「陳老師」的稱呼眾人皆知。

如果不是這次為他人的擔保,她將在不久退休,開始享受她安穩幸福的退休生活。「我一輩子辦學,受人尊重,得到了不少的獎勵,娃娃工作不錯,自己也事業順遂。」陳某某說,「可一輩子對人好,一輩子教書育人,到最後攤上了這種事。」

這事得從幾年前講起。2013年初,弟弟帶著一位朋友何某找到了陳某某,尋求幫助,希望她能夠用房產為這位朋友做貸款擔保。陳某某一開始是猶豫的,她從沒接觸過這類業務。但弟弟的一番話讓她放下了心。

「他說他朋友的這個項目是一定會賺錢的,等工程項目做完收到錢就立馬把錢還了,房子再拿回來就可以了,不會有什麼損失。」陳某某介紹,按照這樣的說法,一方面擔保沒有什麼風險,另一方面因為何某是弟弟的好朋友,弟弟求助,自己不能不幫。

於是,陳某某將自己位於北街以及水溝街的兩處房產用於了抵押,其中水溝街這處房產系正在辦學經營的幼兒園場所。而這個幼兒園幾乎凝結陳某某大半生的心血。2013年1月18日,陳某某與銀行簽訂了抵押合同。

原本想很快就能將房子拿回,但沒想到這一抵押一開始就是三年。而三年之後,其抵押的房產卻並沒有順利拿回,且險些遭到折價和拍賣。同時,陳某某的人生也開始經歷著劇變。

站上被告席

陳某某房產面臨拍賣危機

何某的工程項目具體是啥,又從銀行貸走了多少錢,是否如期歸還,陳某某並不清楚。她只盼望著能夠順利地拿回自己的房子。直到站上被告席。

「347萬,加利息一共有四五百萬!」被告席上,陳某某懵了。

「案子是2018年快要春節的時候開庭的,直到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到底貸了多少錢,又有多少沒有還,而且房子面臨著被拍賣的問題。」陳某某自責,「當幼兒園老師當太久了,太容易信任別人,太容易對人好,卻分不清事情的輕重和風險。法盲。」

2017年8月,何某借款銀行成都農商銀行蒲江鶴山支行向蒲江法院提起了訴訟。按照銀行的起訴事由,2013年1月18日,銀行與何某簽訂《最高額授信合同》和《個人貸款授信合同》,約定由銀行向何某提供最高494萬元的授信,其中授信本金380萬元,期限為2013年1月18日至2016年1月17日共計三年。

同日,銀行與包括陳某某在內幾名擔保人簽訂《最高額抵押合同》約定,以各自所提供的相應房產為何某的債務提供抵押擔保。其中,陳某某將其位於蒲江縣大塘鎮北街、水溝街的多處房產進行了抵押擔保,並辦理了抵押登記。

2015年1月9日,銀行向何某發放貸款350萬元,約定借期一年,借期內固定年利率9.24%,逾期還款按照貸款利率上浮50%計收逾期利息。不過,直到起訴,何某仍有347萬欠款沒能償還。

銀行提出訴求,請求法院判令何某立即償還本金347萬餘以及利息、罰息、複利,同時支付違約金。另外,請求判令在何某不履行上述債務時,銀行有權對抵押財產折價或拍賣,變賣多的價款優先償還。

法院經過審理於2018年1月作出判決,支持了銀行的訴訟請求。

而如果何某無法償還貸款,陳某某的房產則將面臨拍賣危機。

這個判決在四川同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楊衛平看來是在意料之中的。楊衛平介紹,陳某某曾多次向自己諮詢案件的應對辦法,「但其實這一類擔保案子,法律關係和面臨的風險是很清晰明了的,一旦借款人還不上錢,擔保人必然需要承擔責任,抵押的財產也會有很大的風險。」

籌錢救房產

「幫」借款人還錢 倒欠百萬債務

根據法院的判決:限被告(何某)於判決生效後30內歸還成都農商銀行蒲江鶴山支行借款本金347萬元及罰息。同時,銀行對抵押擔保房產享有優先受償權。

何某並未在法院判決的日期內償還銀行債務。由此,陳某某及另外幾名為何某做房產抵押擔保的當事人自然得為該筆擔保的債務承擔責任。

房產是陳某某一生所有。更重要的是,水溝街正作為幼兒園的房產,「辦了一輩子學,從零起步,從無到有,割捨不下,還在這裡上學的娃娃們咋辦!」陳某某沒有辦法,「只能還錢才能保住房產,保住幼兒園。」

但這筆錢並非小數。一疊打向法院的匯款單記錄下了陳某某的還款之路。

2018年12月10日兩筆共計18萬;2019年1月4日兩筆共計65萬;2019年1月15日,30萬;2019年2月3日,18萬;2019年2月11日,26萬;2019年2月26日,19.4萬餘元。

在不到2個月時間內,陳某某共計還款176.4萬餘元。

來自成都蒲江法院2019年4月1日出具並簽章的「情況說明」證實了上述還款。

而這筆錢背後,也讓陳某某背上了超過百萬的巨額債務。「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我把所有的積蓄拿出來,找四周的人借了一個遍,甚至還有幾十萬的高利貸,一到晚上,想起這些錢就沒辦法睡覺。」陳某某說著哽咽起來,撓著腦袋。

「一生幫助扶持了那麼多家庭和孩子,為教育做了這麼多事,咋會走到今天這一步。」陳某某不解自己的遭遇,並感到沮喪,「我是個教育工作者,這麼多年來,不管如何我都積極生活,但這件事讓我太痛苦了,快堅持不了了。」

歲末,陳某某面臨著債主的催收,但她無能為力。在這團巨額的債務旋渦中,她用力向上,咬緊牙關,但仍然看不見出口。

借款人何某

簽下借條承諾書 卻一直沒兌現還款

2019年12月31日下午,在陳某某所在的幼兒園內,陳某某當著記者面向何某打去了多個電話,一直沒人接聽。下午5時許,何某才回電。電話里,何某稱會想辦法,會積極籌錢償還,但面對陳某某「再給你7天時間」的要求,何某並未直面回答。

「每次都說會想辦法,會還錢,但錢呢?錢在哪呢?」陳某某哭訴,「人家也要找我要錢啊,我怎麼辦,我一直受人尊重,現在到了這個田地。」

在電話的最後,陳某某顯得有些無力的「威脅」道:「你不還錢,大家都不要想過好年,我就到你家來,不活了。」但最後,電話那頭還是掛斷了。

陳某某向紅星新聞記者出示了三份由何某手寫的書面材料,一份說明書,一張借條,一份還款承諾書。

說明書

在簽字捺印,落款時間為2019年3月30日的一份說明中,何某稱其在成都農商銀行蒲江鶴山支行借款合同糾紛案中,陳某某、李某某(陳某某丈夫)替其償還債務共1764150元,其已在2019年3月30日前還款40萬元,現暫無力償還剩餘債務,以借條形式承認其借到款項1364150元並簽訂還款承諾書。

後,何某對該筆欠款寫下借條。

借條

同一日,何某在寫下的還款承諾書中稱,其因借陳某某1364150元承諾如下:

「我何某於2019年12月30日前還款20萬元,2020年12月30日前還款30萬元,2021年12月30日前還款40萬元,2022年12月30日前還款464150元。」

承諾書

不過,陳某某稱,至今,承諾書中承諾的還款都沒有兌現。

紅星新聞記者 杜玉全 攝影記者 王勤

編輯 楊渝彤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