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影視

訂閱

發行量:254 

郭德綱只誇過他3回,落魄時台下倆觀眾,郭麒麟是怎麼熬成角的?

當時郭德綱就感慨地說:「你幹得不好吧,讓人笑話,還不如他爸爸了。幹得好吧,他們又說了,那是沾他爸爸的光。」

2020-02-09 14:01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深八【德雲社】第4彈里,我們細說了閻鶴祥的「太子妃升職記」。

今天這第5彈,影小妹要深八閻鶴祥的搭檔、昨天剛度過24歲生日的郭麒麟。

老爸是郭德綱,師父是于謙,就能在相聲圈順風順水成腕成角?那可真沒有那麼容易!

在最新一期《歡樂喜劇人》里,潘長江的女兒潘陽和鞏漢林的兒子鞏天闊一起表演了小品。

當時郭德綱就感慨地說:「你幹得不好吧,讓人笑話,還不如他爸爸了。幹得好吧,他們又說了,那是沾他爸爸的光。」其實郭麒麟也是這麼個處境。

今天被大家寵溺地叫著「太子爺」、「少班主」、「大小姐」的郭麒麟,是在罵聲中長大的。

一直篤信挫折教育的郭德綱,24年對郭麒麟事業上的讚許竟然只有3次?!

郭麒麟也曾不止一次想要告別相聲,他究竟是如何堅持下來的呢?

01 哎呀這孩子廢了

郭德綱21歲那年就迎娶了在相聲學員班認識的胡中惠,日子過得很是清寒。

1996年郭麒麟出生,生活的重壓令郭德綱和胡中惠的婚姻更加如履薄冰,最終徹底破裂。

郭德綱獨自到北京討生活,郭麒麟從小跟著爺爺奶奶在天津長大,相當於是「留守兒童」。

在6歲前,郭麒麟只見過親爹一面,當時郭德綱在北京租著地下室,經常交不起房租。

郭麒麟回憶說:「我和爺爺奶奶從天津來看他,他還得假裝自己過得很好,讓我們放心。其實那時候他真沒錢,人家房東來收房租,在門口踹門罵街,他躲在屋裡不敢說話。

6歲時,郭德綱把郭麒麟接來一起生活,這時郭德綱已經有了第二任妻子王惠。

王惠在郭德綱最落魄的時候嫁給了他,「德雲社」面臨倒閉時,王惠還曾把轎車賣了救急。

郭麒麟從小就喜歡說相聲,一年級的時候就在學校里給同學們說。

有一次,小小的郭麒麟站在板凳上給郭德綱說了一段相聲,郭德綱聽完了眼含熱淚:「我是多麼不希望他跟著我一塊踏入這一行啊!

後來郭德綱想通了打算讓郭麒麟入行,可是郭麒麟到了叛逆期,堅持要繼續讀書。

後來郭德綱又覺得不該讓兒子蹚相聲這道渾水,郭麒麟還在叛逆期,非得要說相聲。

2011年,15歲的郭麒麟退學說相聲,引發輿論譁然。當時連郭德綱都曾在台上自嘲:「郭麒麟誰不認識啊,郭德綱的兒子,初中就輟學了,哎呀,這孩子廢了!

02 他們怎麼總罵我

還沒退學的時候,郭麒麟就在德雲社說相聲,十三四歲就沒少挨罵。

有一次他很委屈地來找郭德綱:「爸,他們怎麼總罵我?我沒招他們沒惹他們啊!

郭德綱語重心長地說:「你一個說相聲的不挨罵,你讓人家賣菜的挨罵去?」

16歲那年,郭麒麟和閻鶴祥在岳雲鵬專場上表演《陰陽五行》,效果不佳,被郭德綱痛罵。

郭德綱還帶著兒子在微博上道歉:「蠢子無知,糊塗至極。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郭德綱的嚴厲,常常令郭麒麟誤解「父親覺得我不行」。

郭麒麟說,他們家規矩特別大,「我父親在我爺爺面前也是謹小慎微的」。

郭德綱規定郭麒麟每天讀多少頁古籍;對他背功課的要求也比其他徒弟高;徒弟們來家裡吃飯,郭德綱也總是先把好吃的給徒弟,然後才給郭麒麟。

對兒子那麼嚴,郭德綱是有私心的:「我在家說他,是為了讓他先在我這把苦都吃遍了,把『小性兒』給磨沒了,這樣以後出了社會,別人再怎麼罵,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雖然郭麒麟只有24歲,但他回憶往事會說一句老氣橫秋的話:「我的從藝經歷就是在不斷挨罵中成長,最開始心裡根本受不了,到現在看開了,也就那麼回事,反正我也不少塊肉。

03 「人荒子」的彷徨

2012年,郭麒麟開始和德雲社學歷最高的閻鶴祥搭檔,雖然相差15歲,但看著像親哥倆!

他們倆剛合作的那幾年相當艱難,閻鶴祥說:「大林當年那個歲數,我們這行叫『人荒子』。他才十六七八,這個年齡,你說是小孩又不是小孩,你說是大人又不是大人。小孩的可愛你又沾不上,大人的成熟你又沒有,肯定大夥就不愛看。

最慘的一次,郭麒麟和閻鶴祥在張一元茶館演出,他們倆說到最後台下只有兩個觀眾!更扎心的是,就在半站地之外的湖廣會館,岳雲鵬和孫越的演出正在加座。

閻鶴祥傷心地說:「當時德雲社在全國知名成那樣,我們那個隊當時就賣成那樣,倆人!

那天晚上閻鶴祥騎摩托回家,路過湖廣會館正好散場,看到那麼多剛聽完岳雲鵬孫越相聲的觀眾,再聯想到自己的相聲沒人聽,就開始鑽牛角尖:「是我的問題?是大林的問題?是能耐的問題?

閻鶴祥一走神,差點撞上一輛計程車,一個急剎車,人就飛出去了!腿上都摔破了,那天還下著雨,閻鶴祥坐在馬路上,30多歲的漢子差點沒哭出來……

2015年,在低谷期彷徨絕望的郭麒麟考慮出國讀書學導演,還專門報了雅思班學英語。

在北京牛街的一個飯館裡,郭麒麟向閻鶴祥坦白:「我可能不幹了,我要去上學。

閻鶴祥說了一番讓郭麒麟特別感動的話:「大林,全天下如果有一個人反對你上學,應該是我,因為你要去上學,咱這買賣就完了。但站在一個朋友的角度上,我舉雙手贊成你應該這麼幹,你去上學太對了。你出國讀書,讀完了,回來你要還說,那咱們還搭夥,你要不干,我也不幹了。

最終,郭麒麟逃離相聲去讀書的這個念頭,被郭德綱的一句「不同意」給打消了。

04 郭德綱遲來的認可

郭麒麟18歲那年,郭德綱給他寫了一封長信,叮囑他做人、從藝、交友的道理,字字珠璣:「我兒且記,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那之後,郭麒麟減肥70多斤。到了2016年,已經從200斤的小胖子成了120多斤的小鮮肉。

連郭德綱都感慨兒子的毅力:「能瘦成這樣,也就沒什麼是做不到的了。

因為刻苦努力,郭麒麟的業務上去了,瘦身又是最好的整容,郭麒麟躋身「國民老公」。

得到觀眾喜愛的郭麒麟,最渴望的還是得到父親的認可。

閻鶴祥說,在郭麒麟20歲之前,「我師父當著所有人的面包括當著大林的面,沒有誇過郭麒麟的作品,就好像侯寶林大師從來不看我師爺侯耀文先生的作品,而且從來也沒有誇過。

2017年,郭麒麟和閻鶴祥在《歡樂喜劇人》上說了相聲《杜拜孝子》,郭德綱私下裡和閻鶴祥說了句「這個節目大林演得不錯」。

當時閻鶴祥非常激動:「師父什麼時候誇過別人『不錯』?這麼多年肯定大林的就這麼一次!」

這幾年,郭德綱越來越不吝惜在眾人面前讚賞兒子了,他曾在《歡樂喜劇人》的舞台上驕傲地說:「我最好的一個有關品質的作品就是郭麒麟。」

郭德綱對兒子的第三次認可發生在去年12月底,當時郭麒麟、閻鶴祥主演的話劇《牛天賜》獲得成功,郭德綱突然出現在舞台上對兒子說:「演得不錯,演得比我好。

郭麒麟愣了一瞬,當場淚崩,抱著老爹哭了好久,令人動容。這次痛哭讓大家明白:作為郭德綱的兒子,郭麒麟究竟背負了多大的壓力,又多麼渴望獲得父親的肯定。

05 相聲是本職也是退路

身上沒有星二代的驕矜和浮躁,郭麒麟始終勤勉而低調。

這幾年一直被cue接德雲社的班,郭麒麟從來不接這個茬,他明白「德雲社這三個字等同於我父親的名諱」,要繼承這個事業真的很難。

郭麒麟也一直很感恩父親,因為老爸是郭德綱,所以他「退路很多」、「想幹嘛就幹嘛」。

2019年,郭麒麟主演的電視劇《慶餘年》和電影《寵愛》都受到好評,他在綜藝里的表現也令人稱道,很多人都擔心他會放棄相聲。

對此,郭麒麟挺佛系的:「我對未來其實沒有太多規劃,就是儘量順從自己的意願,水瓶座嘛。拍拍這年齡段能拍的戲就挺好,接戲也不能盲目地接,還是得接適合自己的。」

但郭麒麟也說:「在演員方面,要勇於嘗試,勇於挑戰。趁著年輕,做到最好。相聲永遠是我的本職,也永遠是我的退路。

本文由「獨家影視」作者「雲影」原創,未經作者授權同意,任何其他平台號不得轉載本文,違者追究法律責任。歡迎各位訂閱「獨家影視」,感謝大家支持!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