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時報

訂閱

發行量:361 

台海觀瀾 | 11萬人反對台胞回家,台灣醫護人員跌破職業底線

故事說的是一位大陸遊客患病就診,因為著急和同伴提前進入診室,護士輕聲慢語勸解。所以,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當第一架包機將247位台胞送回台灣,台灣內部雜音四起、吵成一團之際,筆者腦海里還曾閃過一個念頭,台灣醫護人員怎麼不出來仗義執言呢。

2020-02-10 16:53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王義偉

筆者對台灣醫護人員的好感,來自於一個網上流傳的、也許真實也許杜撰的故事。

故事說的是一位大陸遊客患病就診,因為著急和同伴提前進入診室,護士輕聲慢語勸解。這群大陸人受不了護士的溫柔,皆掩面而笑。台灣的護士也好奇,問怎麼了?大陸遊客說,你和大陸的護士不一樣;怎麼不一樣?於是大陸遊客用憤怒、快速的音調學了大陸護士的腔調:誰讓你進來的?出去!

說實話,大陸的護士未必這麼兇悍,但是,台灣健保體系的完善、醫療服務水平之高,在國際上是有目共睹的。筆者在潛意識也順其自然地認為,台灣的醫護人員也有相當水準的道德素養。

所以,此次武漢肺炎疫情,當第一架包機將247位台胞送回台灣,台灣內部雜音四起、吵成一團之際,筆者腦海里還曾閃過一個念頭,台灣醫護人員怎麼不出來仗義執言呢。

在筆者看來,台灣醫療界應該在這個時候,本著醫護人員的職責大喝一聲:你們別吵了,先把人接回來再說。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一個具有「台獨」背景的醫生的鼓動下,竟然有11萬台灣醫護人員連署,反對滯留武漢和湖北的台胞回家。

發起連署的醫生名叫吳欣岱,女性。不久前的台灣大選,她作為主張「台獨」的台灣基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排在第三位。選舉結果,基進黨只獲得一席,吳欣岱沒有成為新一屆「立委」。

雖然沒有成為「立委」,吳欣岱此次卻是大出風頭。

2月7日,吳欣岱藉助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這個平台發起了「嚴守防疫底線!醫護連署做人民後盾」活動,針對包機接湖北台胞回台問題,提出三項訴求:第一,由台方確認、主導實際登機人員,有醫療緊急需求者優先;第二,必須由台方防疫人員陪同,在飛機上就做好防護;第三,不能無限制包機回台,要審慎評估醫療能量,逐批開放。

所謂的三項訴求,其實質就是第三項,反對台胞回家,不願意所有的台胞在這個時候回家。

這項連署自2月7日上午10時啟動,2月8日上午10時結束。24小時的時間,連署者共11萬1761人,其中15.1%是醫師、47.9%是護理師、37%是其他醫事人員。由於台灣醫護人員有30多萬人,此次連署等於獲得台灣醫護人員三分之一的支持。

吳欣岱發起的這項連署,在台灣社會引發軒然大波,雖然有支持者,但是媒體、輿論的批評、撻伐更多,因為這個連署明擺著違反人權、泯滅人性。

筆者的評判如下:

首先,這樣的連署跌破了醫護人員的職業底線。

全世界醫療人員的職業底線有一個統一的標準,那就是《世界醫學會日內瓦宣言》,是每一個醫護人員就業時的宣誓誓詞,其中有這樣的內容:「我將不容許年齡、疾病或殘疾、信仰、民族、性別、國籍、政見、人種、性取向、社會地位或其他因素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我的病人之間。我將會保持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我將不會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即使受到威脅。我鄭重地做出這些承諾,自主的和以我的人格保證。」

不知道吳欣岱當初入行的時候,是否作出過這樣的宣誓。

其次,這樣的連署得到這麼多人認同,反應了台灣醫護人員「怯戰、畏戰、怕死、怕被感染」的心態,可以算得上是一種集體逃避。

事實上,這不僅僅是台灣醫護人員的逃避,也是台灣社會的逃避。在第一架包機之後,迄今沒有第二批台胞回家。這個事實本身就證明了筆者之前的分析,台灣社會人性的沉淪。

台灣知名媒體人唐湘龍地分析更是一針見血。

唐湘龍指出:危機是檢驗文明的最高標準。平常唱唱高調,自己畫個濃妝,台灣最美風景是人,台灣是一個不民粹,可以做文明對話的空間。但當有危機發生,一個社會是否仍然能夠遵循著文明標準運作,那才真的能看出這個社會的真正水平。

唐湘龍認為,此次台灣人對待武漢疫情就跟等公車一樣,等車的,希望車門開,再擠個人;上了車,希望過站不停,准下不准上。此時此刻,外人不准來,台人最好也別回來。這種問題如果做民調,那絕對壓倒性。除非那是你家人,否則,誰會在乎那些困在武漢的台灣人。平常你不懂民粹是什麼沒關係,此時此刻解釋民粹就很容易懂了:民粹就是自私,集體民粹就是集體自私。

第三,這樣的連署,使得台灣當局所做的所謂加入世衛組織的一切努力,顯得格外荒誕、諷刺。

直到現在,台灣當局還在為加入世衛組織拚命努力,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國際力量、輿論為台灣鼓與呼。

與此同時,僅僅不足千人的台胞滯留湖北,千呼萬喚要回家,就是回不了家。

與此同時,11萬醫護人員發起連署,反對台胞回家。

你們削尖了腦袋想進入世衛組織,不就是為了更好地為2300萬台灣人提供更好的醫療保護嗎?現在,有1000人需要你們救援、照顧,你們推三阻四不願意讓他們回來,這是幾個意思?

日前,有律師投書台灣媒體,題目就是「辛德勒名單與防疫人權」。該文質問,在大批台胞滯留湖北亟待救援之際,為何台灣沒有「辛德勒的名單」,只有「吳欣岱的連署」?

對於台灣政壇的頭面人物還有部分醫護人員而言,這個問題,怕是不好回答,也不好意思回答吧。

責任編輯;徐芸茜 主編:王義偉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