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影評

訂閱

發行量:61 

《新世界》張魯一演技上熱搜,這一次「文藝男青年「想不火都不行

全國抗擊疫情的時候,宅在家裡,是最好的方式——不給別人製造麻煩,也不給自己添堵。恰如一次採訪中,主持人介紹的那樣:「他是一個自身同時擁有兩個世界的男人,一個屬於他自己,一個是他創造的那些角色。這兩個世界時而平行,時而主次有別。他深知,作為演員,他處於盛世;但他的內心,卻有著自己的

2020-02-10 20:3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全國抗擊疫情的時候,宅在家裡,是最好的方式——不給別人製造麻煩,也不給自己添堵。

有網友感嘆:想不到睡懶覺也是為國家做貢獻了!

別說,還真是!

宅在家裡幹啥?總得找點事兒干,那就追劇唄。

追劇,那就不得不提最近最火的一部劇了——《新世界》,了解一下。

自開播以來,《新世界》的口碑不要太好,豆瓣評分一度飆升到8.4分。

但遺憾的是,劇情的拖沓,逐漸讓劇迷接受不了,評分慢慢「縮水「,目前跌到了6.5分。


但同時也將劇中的幾位神演技演員推到了觀眾眼前,觀眾發出靈魂拷問:難道整部劇就靠著孫紅雷、萬茜和張魯一的演技撐下去?


萬茜先不去聊,孫紅雷的演技早就被「吹爆「了,看《征服》時無數劇迷以為「劉華強「真的是黑澀會。

單純來體驗一把這小眼睛裡面的霸氣,莫名有種「透心涼,心飛揚「的感覺。

搖身一變,孫紅雷到了《潛伏》里就成了腹黑知識分子的代名詞

和綜藝節目中的帥氣傻白甜雷雷,完全對不上號有沒有

但今天孫紅雷依然不是要聊的重點,我們還是來聊聊——張魯一

當演員,並非是為了紅

當演員,自然是為了紅。

不紅,就沒有流量,就沒有市場。

因此,有的明星為了紅,不惜製造緋聞,當然,也有緋聞變成大型「車禍現場」,變成醜聞的。

但在張魯一這裡,畫風變了。

張魯一說:當演員,並非為了紅

出道以來,張魯一一直很安靜,也很低調,幾乎沒有花邊新聞。

他顏值爆表,演技爆棚,卻似乎一直不溫不火。

塑造的人物,最初也以反派居多。

《火線三兄弟》里手段毒辣,讓人看了毛骨悚然的特工科科長;

《麻雀》中奸詐到不露痕跡的畢忠良;

《廚子戲子痞子》里老是穿時髦小斗篷的日本軍官;

張魯一的這張臉,演斯文敗類和小白臉,再適合不過,像極了另一個演「斯文敗類」的男演員吳啟華。

但張魯一飾演的此類角色與吳啟華所留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他壞,他陰險,狡猾到令人脊背發涼。

但他同時還保留著一份高雅的文藝情調

讓人恨到咬牙切齒的同時,又愛到不能自拔。

但別誤會,張魯一帶給觀眾的驚喜遠遠不止這些「刻板印象」。

對於正派形象,張魯一同樣駕輕就熟。

譬如說國內翻拍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

高智商,沉靜、內斂,眼角眉梢都是戲,還是你認識的那個張魯一?

可是,他就是不紅。

當演員是一種體驗

演員周一圍說:做演員,最重要的是保持一份神秘感。

因此,周一圍選擇了將自己的私生活包裹得密不透風。

但顯然,周一圍做得遠遠不夠,這得多虧有一個「秀兒「妻子朱丹,他想藏都藏不住(開玩笑)

而張魯一這一方面爐火純青得多,前些年,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私生活

甚至不知道他是否結婚,如果結婚了,妻子是誰

直到《聲臨其境》的播出,才傳出他已婚的消息,妻子叫作謝佳易(也有人說是謝佳穎),

不過也僅限於此,關於他的花邊新聞,少之又少。

不紅重要嗎?對別的明星來說,很重要!

但對張魯一來說,顯然無足輕重。

當演員,對於張魯一來說,僅僅是一種體驗。

張魯一自幼天資聰穎,是那種讓人羨慕嫉妒恨的「鄰居家的孩子」

學東西一學就會,言行舉止優雅得當。

但小時候的張魯一其實很調皮。

網上廣為流傳的一個段子是這樣的:

高中時期,周末安排補課,那一天恰好有鄧亞萍和孔令輝的比賽,

張魯一想去看,於是向老師裝病,有模有樣,將老師都騙過去了。

跑去北大看比賽,到了現場才發現自己沒票。

咋整?繼續「騙」唄,夾雜在一群有票的人中,混了進去。

進場之後,張魯一找了個人少的地方坐了下去,

後來,在電視上看到中央電視台周六的轉播中出現了自己12個鏡頭和5個特寫;

張魯一才後知後覺自己坐在了某位領導的位置上了。

於是乎,張魯一「出名」了。

到了中戲,張魯一的光芒同樣藏不住,在學校拍戲永遠是一條就過,所以又有「魯一條」的外號。

在同級學生中,人們普遍對他的印象是:「讓同輩人自嘆不如,讓前輩們心驚膽寒」。

但高起點的他始終認為,人生就是一種體驗,而演員最適合不過,因為演員體驗了別人幾輩子也體驗不完的生活。

他自言「我的人生體驗因演戲而豐富」。

藏不住的「寶藏男孩」

張魯一最初演戲,也是抱著玩票的心態。就像他曾說的那樣:「自己想玩,與別人無關

2005年,正式出道後,演的第一個角色是《玉卿嫂》里的吸毒者柳其昌。

不看介紹,都看不出他才25歲,說40歲也有人信啊。

時隔一年,出演第二部戲,電視劇《真情無限之繼母》,飾演因為獻血染上愛滋病的阿凡,鬍子拉渣,邋遢得不成樣子。

本來可以靠顏值吃飯的他,在「毀容」這條道上越走越遠。

才出道幾年,他又作出一個驚人的舉動:不演戲了,他中途退場去北大讀了藝術碩士。

夠隨性,夠大膽,夠真性情。

在別人都忙著用最美的年華在演藝圈站穩腳跟的時候,他卻走了一條不同尋常的道路。

那幾年,他一頭扎進舞台劇的學習當中,磨礪演技,穩定提高自己。

錯過了最好的年華,卻有了另外一份收穫。

那份收穫,讓他比那些出道越來越年輕的小鮮肉在演技上更加爐火純青,更加得心應手。

因此,在幾年後,我們才在《女人幫》里見到不一樣的他。

成熟,穩重,是人人想要的那種帥氣大叔。

對於張魯一來說,戲裡戲外,都是一種體驗。

為了演活《火線三兄弟》里的人物角色,他刻苦學習了三個月的日語,一起搭戲的影帝黃渤差點把他當成了純正的日本人。

為演好《紅色》,張魯一又一頭扎進了上海的弄堂里體驗生活,還在上海菜的製作上花了很大的功夫。

三十多歲才走紅,張魯一算得上「大器晚成」的演員。但似乎又不是很貼切,因為要想紅,憑藉他的條件早就紅得發紫了。

他就像一塊金子,到哪裡都會發光的。

恰如一次採訪中,主持人介紹的那樣:「他是一個自身同時擁有兩個世界的男人,一個屬於他自己,一個是他創造的那些角色。這兩個世界時而平行,時而主次有別。他深知,作為演員,他處於盛世;但他的內心,卻有著自己的「保護色」。

在現實生活中,他要將自己的隱私藏起來,但在影視劇里,他那種強大的氣場如何能藏得住?

《新世界》的播出,讓他的演技上了熱搜,但即使不上熱搜,他不想火也不行,對吧?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