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民政

訂閱

發行量:5 

夫妻都是「養老人」,這個春節是他們5年來的第一次團圓年

「說起來,還要感謝這次病毒呢,我們夫妻5年來第一次一起過節。」工作量比平時增加了好幾倍,而祁作梅卻不覺得辛苦,她常常說:「我沒什麼文化,在福利院裡當護理員,現在很滿足,把工作做好是我的本分,兒子上初中了,家裡老人也能自己照顧自己,我有這個時間就多做點。」

2020-02-11 05:2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說起來,還要感謝這次病毒呢,我們夫妻5年來第一次一起過節。」爽朗的笑聲,傳遞出眼前這位中年婦女的樂觀開朗。

她叫祁作梅,是杭州市第一社會福利院2號護理樓的樓長,他的丈夫老徐則是院裡的一名保安。在福利院工作,值班對他們來說是家常便飯,節日不休也已然成為常態。往年過節,為了照顧家裡的老人小孩,他們夫妻便輪流在院裡值班,5年來竟沒有同時在家裡吃過一頓年夜飯,封閉式管理下,今年夫妻兩人則雙雙留在福利院裡值守至今。這個春節,之於祁作梅夫妻,在緊張、擔心之餘,還多了一份相守的溫暖。

平常吃住院裡

每天奔走2萬多步

提起祁作梅,同事們對她的評價很一致——工作狂。祁作梅所負責的2號護理樓,有近40人的護理團隊,需要護理180餘名服務對象。從年三十值班到福利院封閉式管理這段時間,她24小時吃住在院裡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已經十幾天沒回家了

工作量比平時增加了好幾倍,而祁作梅卻不覺得辛苦,她常常說:「我沒什麼文化,在福利院裡當護理員,現在很滿足,把工作做好是我的本分,兒子上初中了,家裡老人也能自己照顧自己,我有這個時間就多做點。」正是因為她對工作的全心投入,5年時間,她從一名農村婦女到現在管理40多人的護理團隊。

隨著疫情形勢的逐漸升溫,給服務對象每日測量體溫、房間每日通風和消毒……將院裡規定的各項防控措施有條不紊地落實後,祁作梅操心的事卻還遠遠不止這些。

她常常在班組裡邊走邊看邊思考:飯廳門口再加一瓶消毒洗手液,這樣護理員分飯菜前不會忘了手部消毒,服務對象也可以在這邊消毒;

服務對象吃飯的桌子要重新排,不能像以前一樣面對面吃;臥床老人和經常拉出小便的服務對象,特殊時期,要安排人一對一關照……一邊走著,她還會順便去聞聞開關和門把手有沒有消毒水的氣味,看看消毒櫃里碗筷的放置有沒有錯開、消毒溫度有沒有設置準確,確保各種細節落實到位。

「開關和門把手雖小,但是平時摸得最多的地方,所以不能忘記消毒;消毒的碗要一個個錯開,疊在一起放的話達不到消毒的效果……」

(給服務對象餵完飯,祁作梅才能去吃飯,而像這樣無法自己進食的服務對象,2號樓就有10多個。)

說起工作來,她侃侃而談。2號樓到處都有她忙碌的身影,每天的微信步數都超過2萬步,她風趣地說:「體重減了好幾斤,健身房的錢省進了!」

廣播操、夾彈珠…

她當起「老小孩」的「大玩伴」

一福院裡的服務對象有點特殊,不同於正常老人,他們基本都患有精神障礙、智力發育遲滯,心智相當於幾歲的孩子,缺乏交流、溝通和自理能力,可以說他們是一群「老小孩」。

特殊時期,福利院內原本開設的各類集體性的體育文化類活動暫停了,憑著她幾年來的經驗,祁作梅心裡有點擔心,要是讓精神障礙的服務對象整天無所事事,他們的情緒和精力無處宣洩,有可能會發病,發生打架、咬人、破壞物品等情況。

於是,她與班組裡的其他護理員重新拾起小時候的遊戲,廣播操、套圈、跳房子、夾彈珠、拼圖、電子琴……服務對象的一天被各種有趣的小遊戲排的滿滿的。

(祁作梅正帶著服務對象一起鍛鍊身體,增強抵抗力)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最讓祁作梅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1月29日,一名服務對象在深夜出現了發燒的情況,38.6℃。剛睡下的祁作梅被值班護理員叫醒,她二話不說穿起睡衣就往外跑。「醫生通知了嗎,有沒有其它的病症?」一邊小跑,一邊還要跟值班護理員核實服務對象的身體症狀。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祁作梅才稍稍緩解了內心的緊張情緒。

為了謹慎起見,他們把服務對象轉移到班組事先準備的留觀室里單獨休息。醫生初步診斷是感冒引起的發燒,開了藥之後叮囑護理員要密切觀察他的身體狀況,出現異常,及時報醫。「祁班長,新冠肺炎的症狀也是發燒,你說……」值班護理員小聲地說。祁作梅聽出了護理員的害怕與擔心,經過耐心地解釋,雖然護理員消除了心裡的猶豫,但祁作梅還是決定親自留下來照顧和觀察。

留觀室里只剩下她與服務對象兩人,她搬來一張椅子坐在床邊,給服務對象餵藥、餵水,每隔一個小時就量下體溫。看著體溫計上的度數已有所下降,服務對象也已安然入睡,她才放下心來,想著再去休息一會兒,卻發現已經5點。其他服務對象5點半就要陸續起床了,新的忙碌的一天又將開始,祁作梅去洗了把冷水臉,打開開水爐,護理員需要在服務對象起床前燒好開水,確保180人有熱水洗臉……

輕鬆的語氣下也難掩心酸

說是與丈夫過了一個團圓年,但兩個人在單位碰面的機會卻少之又少。老徐只能趁著到2號護理樓打點的時候才能去看一眼妻子,叮囑她照顧好自己的身體。養老機構實施封閉管理以來,兩夫妻都沒有回過家,「家裡在20公里外的瓶窯鎮,公共運輸停了,院裡原本的公交班車也停了,好幾個同事在家裡居家觀察,院裡現在人手緊張,我們商量著就一起留下來了。」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丟在家中無暇照顧,祁作梅只買了一箱方便麵給他,告訴他,這個時候福利院更需要他。

她語重心長地跟兒子說,「現在非常期間,我就是這180多位服務對象的老媽,把他們管理好,服務好就是當下最重要的任務,也是必須完成的任務。等疫情過了,媽媽有的是時間陪你!」

她就是這樣一位舍小家為大家的基層一線護理員,崗位雖小,責任卻大。

疫情期間,為了準確地掌握服務對象的身體狀況,祁作梅還準備了一個小本子,她會在本子上詳細的記錄服務對象每天的身體情況,他們的體溫是多少、吃了多少飯、上了幾次廁所等等,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字跡,是護理員的職責所在,更是對服務對象的愛,有了這樣的責任與愛,我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戰勝這場疫情防衛戰。

背景連結:杭州市第一社會福利院是杭州市民政局下屬財政補助福利事業單位,主要承擔市主城區「三無」人員(無生活來源、無勞動能力、無法定贍養人),市兒童福利院年滿18周歲的孤兒,市救助管理站查找無著的成年流浪乞討人員的安置職能。該院有長期居住院內的服務對象400餘人,其中,精障、智障、體障人員占比達90%以上,服務對象中精神病人多,生活不能自理人員多,還有部分傳染病人。

撰稿:一福院

編輯:黃穎斐、孫博宇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