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網

訂閱

發行量:10502 

武漢獨居待產孕婦腹痛求助,順豐跑腿小哥採購物資還送去湯圓

2月8日,元宵佳節,武漢「封城」的第十七天。程楠說,他不會說大道理,但是知道在當下疫情嚴重的時候,對旁人的一點關心、一點幫助,對於對方來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這件事也就是我遇到了,其他任何一位順豐同城的同事,或者朋友遇到,也一定會跟我一樣,去為待產孕婦提供幫助的!」元宵節的夜晚

2020-02-11 02:4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月8日,元宵佳節,武漢「封城」的第十七天。

這個夜晚,家住常青花園五小區的廖女士煮了一碗湯圓,心中升起裊裊暖意。

這份暖意,不只是來自湯圓,更來自送湯圓的人——與她相識不過4天的順豐同城急送小哥程楠。

四天前,這位已經懷孕37周的待產孕婦,因為連日腹痛無法自主行動,而向前一天給她送過外賣的順豐同城急送小哥程楠發出了求助。

這個時候的武漢,街道空空如也。在零星可見的行人以外,最多的便是不言「撤退」的外賣員,逆向而行。

33歲的程楠就是其中的一個。在給廖女士送過外賣的第二天上午,他接到了求助電話。

疫區里的「跑腿」騎士

程楠是順豐同城急送常青站點的騎士,駐店為必勝客送外賣。

2月4日,地鐵2號線常青花園站旁的必勝客開店,程楠在下午2點左右,接到了後來對他來說,新年裡最特殊的一單。

封城之後,武漢的外賣訂單並沒有減少太多,自我封宅的人們,需要外賣員穿梭空蕩的城市來送餐。

「很平常的一個訂單,連備註都沒有。」程楠甚至記不起這一單點了些什麼。

每天奔波在路上的程楠

來到常青花園五小區十八棟的房間門口後,程楠將餐盒慢慢取出,在順豐同城急送專配的送餐保溫箱上噴了一下酒精,才將餐盒放了上去,向後退到距門兩米多的地方,撥打了點餐人廖女士的電話。

「您好,您點的外賣到門口了,可以開門取餐。」這是武漢抗擊疫情非常時期里,武漢外賣的「無接觸送餐」模式。

廖女士開門取過餐,兩人甚至沒有任何眼神接觸,程楠就完成這一次普通的送餐。

然而,第二天早上9點剛過,程楠就在將醒未醒時,接到了廖女士的電話。

「你們順豐同城急送可以跑腿嗎?我有些東西急需要買一下。」面對這樣的需求,並未涉及這項業務的程楠非常自然地告訴她,武漢暫未開通跑腿業務。

可是,廖女士並沒有掛電話的意思,在沉默了一兩秒種之後,向程楠發出了求助:「我懷孕快37周了,這兩天肚子特別痛,下不了地走路,社區可能太忙,一下子找不到人。請幫幫我,實在沒辦法了。」

聽到這麼一說,程楠立馬清醒了過來。經過溝通,他知道了電話另一端那位孕婦有多難:從安徽嫁到武漢,丈夫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到外地看望親戚,一直無法回來。唯一的親人小姑子又因為出現肺炎症狀而被隔離,如今進入待產,家裡卻只有自己一個人,還有很多嬰兒用品和生活物資需要買,而身邊無人照顧。

廖女士在微信上給出採購清單

「都這種情況了,還遲疑什麼?馬上就換衣去超市啊!」程楠在囑咐廖女士向熟悉的醫生問診諮詢之後,便立馬向順豐同城急送常青站點負責人簡單說明情況,告休一天。

原來,程楠也住在常青花園小區內,是與廖女士所住五小區相距並不太遠的一區:「說起來也算是鄰里了,這個忙必須幫。」

出發之前,程楠讓廖女士將採購清單通過微信發了過來。因為常青花園一帶的疫情相對比較嚴重,程楠的家人對其送外賣一直比較擔心:「這時候如果告訴他們要去人群聚集的超市,肯定不會讓我出門。」

可是,幫助待產孕婦採購的事情必須得做。於是,程楠什麼也沒說,像前一天上班一樣出門,開車直奔常青花園裡的武商量販店。

孕嬰童貨架里穿梭的漢子

武漢封城以後,超市是最重要的民生保障之地,每一天的每一個時刻,都繁忙得特別厲害。

「多少會有一些擔心感染吧,但做好防護,快進快出,應該還好。」可是,程楠低估了買孕婦待產用品的難度。

產婦衛生巾、產婦紙巾、產褥墊、坐月子帽子、一次性馬桶墊、奶粉、奶瓶、嬰兒油、嬰兒洗髮沐浴露、爽身粉、嬰兒服厚薄各兩套……在微信上,程楠收到的採購清單達到了將近20種。

可是,待產和嬰兒用品到底買哪一種、哪一個品牌是非常重要的問題。這時候,程楠打開微信視頻通話,讓廖女士看著品牌來選,他再一個一個放進購物車。

程楠到超市為廖女士採購物資

於是,一位身著黑色順豐同城急送工服的33歲漢子,在超市孕嬰童用品專區里來往奔走,慢慢將購物車裝得滿滿當當。

「那時候哪裡還會想什麼尷尬不尷尬,一直在專心挑商品,就想趕緊買齊了給她送過去。」程楠直到把所有用品買完,才發現整個超市的生活用品和蔬菜食品區里的人越來越多。

為了保證安全,程楠迅速挑了一些用得上、吃得好的必需品。

結帳的隊伍非常長,程楠非常注意與前後儘量保持較遠的距離。這時候的自我防護同樣重要。

結帳時,所有商品花了1500多元,廖女士給程楠直接轉帳了1800元,並附言:程大哥,您人太好了,感謝您!

「多出的錢,絕對不能要。」程楠付過帳後什麼也沒說,開車再次來到五小區18棟,將一大袋商品送到廖女士家門口。

程楠按廖女士的需求挑選商品

進門之前,程楠將300元現金塞進了商品袋子裡,然後用酒精將全身噴洒消毒,戴上一副嶄新的手套,換了一隻新拆的口罩,在保證一切安全之後,敲響了廖女士家的門。

「程大哥,太謝謝了,真的非常感謝!」門剛打開,廖女士便不停的道謝。

「不存在不存在,都是鄰居,相互幫忙,相互幫忙!」程楠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我已經全身消過毒了,給你把東西搬進去。」

進門口並沒有走兩步,程楠始終保持著與廖女士的安全距離。

在將買的東西放置妥當之後,程楠在臨走前又叮囑了一番:「你馬上37周了,一個人在家裡還是很不太方便,肚子痛一定要去醫院,如果羊水破了就肯定來不及,多聯繫一下社區,有什麼事情,或者急著要用車就隨時跟我說,我住得不遠。」

此時的廖女士對這位相識不過兩天、相間不過兩次的順豐小哥的善舉,除了感謝,也並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

相互守望的善心比湯圓更暖

外賣騎士的每一次送餐,都可能碰到需要自己提供幫助的時候。程楠說,在疫情四散、需要共克時艱的關口,需要每一個人相互守望:「像我們送外賣、送快遞的,更應該做好隨時伸出援手的準備。」

正是這樣的想法,讓廖女士一直稱呼程楠為「好人」、「程大哥」。這樣的稱謂,也讓程楠不時惦記著廖女士在待產時的身體狀況。

程楠將廖女士的商品一件件送到家門口

2月6日,程楠通過微信詢問廖女士是否看過醫生,在得到肯定答覆後才放了心。然而,僅過一天,廖女士的求助電話,又在2月7日的早上9點半左右打了過來。

「家裡的電磁爐突然壞了,想要買一個新的,便試著再次向程大哥求助。」廖女士說,他此時對程楠充滿了感激的信任。

接到這個電話,程楠依然沒有遲疑。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再去超市跑腿採購,而是決定將自己家中還在用的電磁爐,給廖女士送過去。

「新的電磁爐價錢不便宜,家裡正好有一個能用,再去一趟超市也並沒有必要,我就決定給他送過去。」程楠說,待產孕婦的開銷較大,疫情期間又有諸多不便,應該怎樣方便怎樣來,能省則省。

上午11點多,程楠像過去幾天裡一樣,在廖女士家門口做好一切消毒防護措施,將電磁爐交給了對方。

廖女士對程楠提供的幫助表達感謝

「只是因為一份外賣,讓我認識了程大哥這麼好的人,確實是一種幸運。」說起當天接到電磁爐時的感受,廖女士直言自己在武漢封城無人照顧時,依然收穫了難得的幸運。

當天晚上,程楠一家人在家包餃子、做湯圓,準備第二天正月十五元宵節的食材。「我就請家人多做一些餃子湯圓,給廖女士送一份。」程楠說,臨產在即又獨在異鄉,面對全城封閉的疫情,他必須為廖女士也送去一份元宵節的問候。

於是,2月8日一早,程楠在上班接單之前,就將湯圓餃子送到了廖女士的住處,更送上了節日的祝福。

武漢抗疫的每一天,程楠會做好防護去送外賣

「非常時期,武漢人都應該相互守望,共渡難關。」程楠說,他不會說大道理,但是知道在當下疫情嚴重的時候,對旁人的一點關心、一點幫助,對於對方來說,可能是非常重要的:「這件事也就是我遇到了,其他任何一位順豐同城的同事,或者朋友遇到,也一定會跟我一樣,去為待產孕婦提供幫助的!」

元宵節的夜晚,廖女士將程楠送來的湯圓煮開。泛起的水花映照出臉上的笑容。她說,程大哥傳遞的善心比暖暖的湯圓,更暖。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