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幸知

訂閱

發行量:45 

中年女人實錄:我就想活出自己的樣子有這麼難嗎?

一個女孩子家在小山村裡,在大城市學習後回到老家縣城做公務員,她說,「我已婚。在這個縣城,我不可能像你們那樣在北上廣生活,所以我不能……。」

2020-02-13 03:1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潘幸知

為什麼當代中國女人比男人活得痛苦?

因為中國女性一隻腳跨在傳統,一隻腳邁入當代,處在性別認知急劇變革的年代。

一個女孩子家在小山村裡,在大城市學習後回到老家縣城做公務員,她說,「我已婚。在這個縣城,我不可能像你們那樣在北上廣生活,所以我不能……。」此去省略很多字。那麼,是什麼讓她認為,她一輩子就在縣城做個公務員呢?這個縣城不會發生變化嗎?她的個人命運不會發生變化嗎?公務員這份工作不會發生變化嗎?

傳統是我認為的我應該具備的樣子,是否符合所有身邊重要的人給到我的認知期望。邁入未來恰巧是我想活成的樣子,是我的思維衝破了我的已知局限,去努力達成的樣子。

時代永遠都在變化。主動擁抱不安穩才是最大的安穩。我們有個學員是公交售票員,2000年在北京,這是一份穩定工作,而且也可以轉崗。但如果20年我們都保持「前門上車、後門下車」這一件事呢?這一定是極其危險的信號。現在她和她的同事們面臨困境。這個困境是20年來我們沒有做自我增長造成的,所以一定會很痛,痛是結果,同時也是一個新的觸發,忘記年齡,看到自己的資源和價值,從此刻開始重新進入學習,但這個痛感一定會持續很久。因為這是我們為曾經停滯的認知增長所付出的代價。

看起來,我周圍的很多中國女性活得蒸蒸日上,但那只是少數。根據世界經濟論壇12月17日發布的《2020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從經濟參與和機會、受教育程度、健康與生存、政治賦權四個維度指標來看,我們中國的男女平權率,在153個國家中排名第106位,很靠後。

胡楊在《中國家庭中的性別不平等:算上孩子》中說,中國女性在教育與職場上與男性的差距逐步縮小,但女性每周在家務勞動上的時間長達18個小時,這個數字是男性的三倍。與同齡男孩相比,10-15歲的女孩在家務上要比男孩多一個小時。

絕大多數女性,還是活在「周圍人希望她成為的樣子」里。打破固化認知,是非常重要的一課。我們每一步改變,都會遇到周圍人的不解和「情感勒索」,他們不允許你活成他們沒想過的樣子。只有我們自己跨出去了,我們身邊共同學習的人也會換了一撥,我們的周圍人變了,才能衝破障礙,拓開圈層。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