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懷舊

訂閱

發行量:74 

徐克格局最大的一部《黃飛鴻》:李連杰「罷拍」,成龍獻唱片尾曲

1991年《黃飛鴻之壯志凌雲》在香港賣了2967萬港幣,位列年度票房榜第8位,徐克成功斬獲金像獎最佳導演,李連杰走在大街上人人喊他「黃師傅」,緊接著徐克趁熱打鐵拍攝了《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

2020-02-12 06:1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991年《黃飛鴻之壯志凌雲》在香港賣了2967萬港幣,位列年度票房榜第8位,徐克成功斬獲金像獎最佳導演,李連杰走在大街上人人喊他「黃師傅」,緊接著徐克趁熱打鐵拍攝了《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

這一部徐克把故事的舞台從佛山市井搬到了廣州,讓黃飛鴻行走在百日維新、白蓮教、革命黨這些歷史事件中。把黃飛鴻和孫文、陸皓東等革命黨人士放在一起,讓他直接參與革命。

但這部電影的拍攝卻十分曲折,那時候港片平均拍攝時長只有20幾天,然而《男兒當自強》居然拍了8個多月。

1991年拍了第一部《黃飛鴻》的李連杰迎來了他事業的轉折點,但是他與嘉禾、與經理人羅大衛的矛盾開始拉鋸,甚至因此而中途「罷拍」。

好在他遇到了貴人蔡子明,牽線嘉禾的吳思遠與李連杰商談,才最終完成了《男兒當自強》。而蔡子明也成了李連杰的經紀人。但沒多長時間蔡子明遭遇意外,至今沒有破案,成為轟動一時的懸案,這是後話。

說回《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因為《黃飛鴻之壯志凌雲》最後的梯子大戰是袁和平臨時過來幫忙完成的,隨後徐克乾脆邀請袁和平擔任第二部的動作設計。

袁和平坐鎮下本片的動作設計都比第一部《黃飛鴻之壯志凌雲》好出不少,尤其甄子丹和李連杰的後巷打戲,狹窄的巷子裡長棍和練布成棍對決,精彩絕倫,是功夫片的經典名場面。

袁和平十分欣賞李連杰,多年以後,袁和平仍讚不絕口:"我合作那麼多動作演員,我覺得李連杰真的一流。因為他懂的武術太多了,你講什麼他都懂,好像一個功夫字典。他是一個難得的人才。"

另外甄子丹作為袁和平的徒弟,得以參演《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因納蘭元述一角被觀眾熟知,後來又和徐克合作了《新龍門客棧》,「囂張」的曹少欽更是深入人心。

誰也沒想到日後,《黃飛鴻之二:男兒當自強》的一個噱頭是:迄今為止唯一匯聚華語地區三大功夫巨星——李連杰、甄子丹、成龍的功夫片。李連杰飾演黃飛鴻,甄子丹飾演「反派」納蘭元述。成龍唱了國語版片尾曲,勉強算參演了吧。

徐克雖然集齊三大功夫巨星,還是不敵周星馳,因為那一年是周星馳年。雖然賣了3039萬港幣,可是只排在年度票房榜第12名,連前十都未殺進,因為前5名都被周星馳電影占據。

本片的劇情純屬虛構,歷史上黃飛鴻不曾見過孫文,更不曾討論醫術。

黃飛鴻(李連杰飾)帶著十三姨(關之琳飾)與弟子梁寬(莫少聰飾)坐火車來到廣州,正值白蓮教大勢,借"扶清滅洋"攻擊使館、教堂,甚至新式學校同文館。

在一個醫學會議上,黃飛鴻與孫文(張鐵林飾)一見如故,了解革命黨人的救國理念。黃飛鴻一行為了救助學生卷進這件事,十三姨帶著學生躲進使館,原來白蓮教聽納蘭元述(甄子丹飾)的命令對付洋人並搜捕革命黨。孫文與陸皓東(姜大衛飾)也藏在使館與革命黨人聯繫。

使館被白蓮教攻破,黃飛鴻帶著陸皓東逃出使館,隨後直搗白蓮教總壇搗毀九宮真人迷信,為了保護陸皓東和革命黨人名冊與納蘭元述決戰。

本片中徐克始終強調的是人物的悲劇命運。陸皓東錯殺的白蓮教小女孩是一個悲劇,她本可以擁有幸福的權利,但她的成長的環境決定了她只能成為愚昧的犧牲品。面對陸浩東的槍她自稱神功護體,被槍擊中應聲而倒。

納蘭元述是整個《黃飛鴻》系列中最令人心痛的反派之一。鎮壓白蓮教時還囑咐手下以免誤傷平民,看到了外國以華制華的操作,是一個守土安民的優秀地方領導。

納蘭元述離成為正面角色只有一步之遙,卻在咸蝦欄被黃飛鴻殺死。他的滿族身份造就了他對清庭的愚忠,支持洋務的納蘭元述為了切斷革命黨人的電報卻下令砍斷電線桿竟有種悲愴感。

開頭處幾個百姓在茶館喝茶還一邊看熱鬧邊談時局,說台灣被割讓了,一個問了台灣是哪裡,一個說不知道,肯定是在海邊,不然怎麼叫灣呢?來,不管它了,飲茶飲茶。平常百姓就是如此的麻木不仁。

白蓮教搗毀同文館,把一張人皮高懸示眾,滿牆的白蓮教黃色符紙令人不寒而慄,愚昩導致的悲劇最為恐怖。

本片令人印象最深的不是打戲,而是黃飛鴻和陸皓東在白蓮教窩點的遭遇。

之前在領事館裡,陸皓東逃走前對同文館的孩子們說:"無論如何都要捱過今晚。這樣你們這一代人就能看到明日的朝陽。"孩子們似懂非懂地地點頭。

隨後陸皓東和黃飛鴻來到白蓮教總壇,狂熱的信徒喊著 神功護體的口號。陸皓東拿出手槍對著這群信徒,信徒遲疑不前,一個4、5歲的神女打扮的小女孩仍說我有神功護體,徑直走上前,混亂之中陸皓東開了一槍正好打中小女孩。

黃飛鴻叫陸皓東快走,陸皓東一臉悲愴:"走,往哪走啊,如果中國人都像他們那樣,那就沒得救了,能走到哪裡呢,走不了的。 "

白蓮教教主被黃飛鴻打死,露出胸前一塊鐵板,黃飛鴻和陸皓東覺得,這次這些教眾總算醒過來吧。可是一眾白蓮教信徒卻大哭,不願相信神功護體是謊言,繼續攻擊兩人。

這部電影是部悲劇,黃飛鴻空有一身武藝,頭腦清醒,在中國卻仍無立錐之地。陰暗的聖壇里明日的朝陽照不到瘋狂的人們。

本片的攝影也是大量採用陰暗色調和夜間的鏡頭,在街上、領事館裡、納蘭元述衙門裡,白蓮教聖壇里,決戰地咸蝦欄,都是如此。

直到片尾孫文拿出陸皓東做的旗子這一段,"但願朝陽常照我土,勿忘烈士鮮血滿地",畫面才變成明亮的暖色調,很好地配合了本片主題。

本片的配樂十分經典,有多處神插入。

黃飛鴻一行夜宿旅店,站在窗外聽著盲阿公的二胡唱段。選自南音名曲《客途秋恨》中的"驚回曉夢憶秋娟"。

伴隨著唱段閃過賭字花、炒板栗,抽大煙,白蓮教等電影畫面,幾個陰暗色調的畫面上濃縮著中國渾渾噩噩國民的日常。黃飛鴻在月下顯得有些憔悴。

另一經典配樂是影片的最後黃飛鴻把陸皓東製作的旗子扔給船上孫文,在孫文打開的那一刻響起的背景音樂。

另外本片有一個彩蛋:在《黃飛鴻之壯志凌雲》里人氣頗高的終極反派嚴振東,雖然在第一部中死去,但在《男兒當自強》中,演員任世官露了臉,扮演了納蘭元述的上級。

總之,本片作為功夫片武打水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登峰造極,首創"布棍"打法,新穎而有觀賞性。

本片在《黃飛鴻》系列中格局最宏大,主題最深刻,台詞經得起推敲,反派角色和對白蓮教的探討有深度,極大地擴展了功夫片的格局,而《男兒當自強》也一直被業界認為是徐克作品中成就最高的影片之一。(撰文:Mankei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