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豬看電影

訂閱

發行量:11 

張譯開拍《我的團長我的團》續集,看完劇情介紹我無法淡定

《我的團長我的團》,這部拍攝於2009年,豆瓣評分高達9.4分的口碑戰爭電視劇將在今年拍攝續集。最後,只能說,但求成片能夠打臉今天所說,也甘願打臉,因為一切好的電視劇都對觀眾是一件幸事。

2020-02-14 12:54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2月13日,一條來自廣電總局的2020年1月電視劇備案信息讓人不淡定了。

不為別的,因為它。

《我的團長我的團》,這部拍攝於2009年,豆瓣評分高達9.4分的口碑戰爭電視劇將在今年拍攝續集。

由張譯所在的安瑞影視出品,續集名字叫做《我的團長我的團戰至終章》。

那當年這是一部什麼樣的電視劇?

兩個字,神劇。

為什麼這樣講,因為它是國產戰爭劇中少有的,拍出了孤絕和悲壯的。

沒有過去抗日電視劇里那種擁有最後勝利的豪邁和浪漫。

《我的團長我的團》的故事背景放在了1944年中國遠征軍遠征滇緬的松山戰役。

而那場戰役,又極其慘烈。

僅舉一例,收復騰衝一戰,中國軍人就付出了傷亡1萬8千人的代價。

一寸山河一寸血。

但就是這樣一個故事,它卻拍的一點也不主旋律。

人物,沒有我們想像中偉大高尚的英雄。

只有一群小人物對活的渴望。

正是一次次在對活的渴望和掙扎中,這些潰逃的軍人開始變得像個英雄。

幾十人的小隊抗住了日軍先鋒的輪番進攻。

雖然電視劇過於沖淡了人們對於更偉大精神世界的追求,但扣到了人性最原始的本能,因為戰爭本不就是你死我活。

這些中國軍人來自五湖四海,性格迥異,在這個絕境之中對他們而言回不去的地方叫做家,夠得著的只有戰場。

幾乎沒有抗日戰爭題材的電視劇會像《我的團長我的團》這樣,如此專注小人物在歷史鐵輪碾壓下的悲和哀。

在裡面不但能感受到這個國家在流血,這些人同樣在流血,很痛。

《我的團長我的團》的成功,正是這種非主旋律的成功,它的視角很小,卻小的極有力道。

這裡面不得不提導演康洪雷,當年他拍的《激情燃燒的歲月》就是一部「離經叛道」的反經典,沒有偉光正的將軍,只有缺點灑一地,不走尋常路的石光榮。

而《我的團長我的團》在這種非常規路線上,更進一步。

有意思的是,《我的團長我的團》的出品方華誼兄弟的總裁王中軍,2009年接受採訪時還曾批評過《我的團長我的團》:劇本不成熟、劇情拖沓。

對此導演康洪雷回應:只是增加了一些情緒留白,來做渲染。

不過現在來看,這樣的留白很有必要,可以讓我們更多的去體會那些靈魂的悲愴。

文藝評論家李准這樣感慨過:

《我的團長我的團》其實超越了《激情燃燒的歲月》和《士兵突擊》,石光榮雖然有困境,但他本來就是戰鬥英雄,王寶強是農村來的,他沒有別的毛病。但是《團長》,那些人處在社會最底層,處於被拋棄狀態,你選了這麼一批人,把他們的生存境遇、戰鬥能力推到最大的困境,盡力渲染他們身上的一些毛病,把人性踩到地上一點點拷問,拷問他們的靈魂。這是需要勇氣的。

所以,不得不說這次張譯領銜的續集,可能很難超越前作。

尤其是看到了這個廣電總局備案公示中的故事梗概後:

第一部中張譯飾演的孟煩了在解放戰爭中被俘虜後,成為了一名解放軍戰士,於是第二部的視角轉到了解放戰場,孟煩了在作戰之餘還不斷的說服國軍投誠。

雖然這具備歷史的合理性,但在這個故事背景下,不太可能再有前作中專注小人物求活掙扎的基調了,大機率會回歸主旋律。

我們不能就此去武斷的說還沒開拍的《我的團長我的團戰至終章》不好。

但的確很難和第一部的情緒,真正的續上。或許除了人物線索的傳承,這壓根就是兩部不同的電視劇。

最後,只能說,但求成片能夠打臉今天所說,也甘願打臉,因為一切好的電視劇都對觀眾是一件幸事。

文/豬哥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