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者鄭能量的武漢軌跡:20天他究竟做了什麼

「我是來傳遞愛的,一到這裡就收穫愛。武漢,是一座有愛的城市。」期間,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緒勇從湖南婁底趕回武漢抗疫,從婁底驅車到岳陽東後,轉乘高鐵抵達武漢。

2020-02-14 13:0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華聲在線

三湘都市報·華聲在線記者 王智芳 彭治國

2月13日,武漢街頭,「90後」長沙伢子鄭能量還在繼續忙碌著。

這是他隻身奔赴武漢成為戰「疫」志願者的第20天。

下午3點30分,他和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的隊友們還沒來得及吃中餐。

20天,鄭能量究竟做了些什麼?根據連日來的採訪記錄和隊友們的講述,三湘都市報記者梳理出鄭能量的武漢軌跡。

1月25日(大年初一):

早上,鄭能量和家人一起吃了頓餃子,把女友送上回家的高鐵後,一個人駕駛「湘A」牌照的車到了武漢。當晚,他在橋底的車內和衣而睡。一名有愛的武漢大哥冒著大雨給他送來了食物。「我是來傳遞愛的,一到這裡就收穫愛。武漢,是一座有愛的城市。」鄭能量說。

1月26日:

鄭能量加入了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他開始奔波於武漢市第七醫院、湖北省中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接送醫護人員和需要幫助的市民,直到次日凌晨3點多。

1月27日:

鄭能量忙於在武漢市第七醫院、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武漢市第三醫院間輾轉,接送醫護人員和患者家屬。

(鄭能量和軍人的合影,他說,看到他們就有了更多的信心和力量。)

1月28日:

凌晨1點31分,鄭能量在微信朋友圈發消息:「有從江岸回武昌區的醫護朋友嗎?順路,請速度聯繫我!」早上7點27分,鄭能量又在微信朋友圈喊話:「光谷資本大廈、武漢工程大學附近,有需要去中國人民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的嗎?」……當天,他主要奔波於光谷、武漢工程大學、天河機場、湖北省腫瘤醫院之間。

期間,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李緒勇從湖南婁底趕回武漢抗疫,從婁底驅車到岳陽東後,轉乘高鐵抵達武漢(因為他臨時停靠)。接到任務後,鄭能量第一時間接了他送到醫院。

下午3點55分,鄭能量被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負責人強制休息,並為他安排了住處。「今天還干最後一票,中部戰區總醫院回光谷附近。需要的請聯繫,等到4:10。」他在微信朋友圈說。

旁白:「給他安排的住處幾乎就沒住,一直在不停地送人。」志願者車隊發起人之一李晶說。)

(跟同伴的合影)

1月29日:

凌晨3點44分,他拍圖發朋友圈表示感謝,「感謝大家,感謝武漢人民」。

一上午,鄭能量在微信朋友圈發了3條消息。早上7點:「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黃陂、蔡甸,有順路的請聯繫我。」上午11點50分:「請各戰區的戰友相互轉達:跨區作戰要提前辦理通行證。」中午12點:「有需要從蔡甸回武昌的嗎?我現在去蔡甸,回來順路的請聯繫。」

晚上8點,鄭能量為車做全面消毒,發現有人在車上放了200元的紅包。「請問這是誰放的?這個錢真不能拿。一針一線都不能拿。我雖然不是黨員,但我有我自己的信仰。」

1月30日:

凌晨,鄭能量發微信朋友圈:「請各位周知,我即將轉戰到別的工作崗位上。」

當天,武漢暫停社會救援車隊工作。下午,鄭能量從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消失」了。微信朋友圈裡,鄭能量說「會關機一星期左右」。

旁白:「不過,很快大家就在另一個平台看到了他,原來他轉換戰場了。」志願者車隊發起人之一李晶說。)

1月31日至2月9日:

「消失」的鄭能量去哪了?

「不去管他們生前是什麼身份,只希望他們最後的時刻有尊嚴。」鄭能量變成了殯儀館的「兼職」工作人員,成為「靈魂擺渡人」,奔忙在漢口殯儀館、武昌殯儀館、青山殯儀館、江夏殯儀館……還有多家醫院和死者的家中。期間,鄭能量發了一條微信朋友圈:「殯儀車,不拉生者,請見諒。」電話號碼後面備註了這句話。同時,他還發到志願者群,提醒大家這段時間他不能接其他任務了。2月3日這一天,鄭能量記憶尤為深刻。被稱為武漢「擺渡人」的車隊志願者何輝離世。鄭能量回憶,何輝家人見其最後一面後,是他上了救護車幫助轉院,「還朝家人揮手,那時候他很冷靜,看上去也很堅強。沒想到……」

(鄭能量的朋友圈,滿滿都是正能量。)

(旁白:「並不是他微信朋友圈說的一個星期,實際上一干就是10天,截至2月10日。」志願者車隊發起人之一李晶說。)

2月10

鄭能量又出現在志願者車隊的「圈子」里,成為武漢007志願者救援車隊骨幹成員,奔波於幾家醫院之間,轉運配送愛心物資。當天,志願者車隊發起人之一蔣鎵琪知道鄭能量沒有住處後,安排他在自己和朋友開的健身房住下。

旁白:「因為殯儀館已經有了專業的殯儀人員,他說可以歸隊了。」蔣鎵琪聲音有些哽咽地說,「他太讓人心疼了,健身房裡有沙發,但他不睡,說睡跑步機就好,怕我們以後不好給沙發消毒。)

2月11

鄭能量在運送物資的過程中遇到了「老東家」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成員。聽說武漢中心醫院後湖院區病人也很多,醫生們急需防護物資。「能力有限,大家一起幫忙。」鄭能量說。於是,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和武漢007志願者救援車隊組團一起運送物資。

(凌晨1點多,鄭能量忙完當天的工作後,發了一個朋友圈。)

2月12

早上,一批定向捐贈的物資來了。鄭能量和隊友們從武昌運送1.5噸蔬菜到各大醫院。晚上8點,鄭能量更新朋友圈,說可以睡個紮實覺了。然而,晚上10點,他又開始接單了。從光谷接病患家屬到武漢市一醫院,一接一送,到「家」已近凌晨2點。

2月13

(鄭能量和志願團隊的小夥伴們。)

新疆瑞緣乳業有限公司給武漢捐贈了兩萬箱乳製品,鄭能量和志願者們在漢口忙著卸貨,準備轉運至洪山方艙醫院。下午4點50分左右,鄭能量和隊友們才吃中餐。

……

【隊友聲音】

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發起人:「兄弟,我替武漢人謝謝你!」

「如果喊加油太蒼白,那就做個行動者!」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發起人之一黃曉民說,這是一支凝聚了親朋好友、同事及合作夥伴力量的志願者車隊,目前司機人數越來越多,也吸引了湖南伢子鄭能量的加入。

2月13日,記者連線採訪到武漢123志願者救援車隊的團隊核心成員:黃曉民、蔣鎵琪、李晶,聽一聽他們眼裡的鄭能量。

「我很感謝,也很敬佩他。他給我們打了一針雞血的感覺。」志願者車隊發起人之一李晶說,大過年的跑來武漢,開著車睡橋下面,「我哭了,很感動很感動,又很心疼很心疼。」

「知道他睡在橋下的車裡,我們給他安排了住宿,但是有點晚,他睡了幾天……」李晶哽咽地說,「很少有人敢去做這個事情。對逝者來說,能量所做的事情,功德無量。」李晶得知鄭能量去殯儀館「兼職」,很佩服:「他有著軍人的鋼鐵意志,也有著武俠小說里的俠骨柔情。」

(志願者車隊的王玉坤,一名水果老闆,他請鄭能量在他水果倉庫吃飯,為他做了好吃的。)

結束在殯儀館的「工作」後,鄭能量第一時間聯繫了志願者救援車隊發起人之一蔣鎵琪。蔣鎵琪把他安排在和朋友合夥開的健身房住下,並給他送去了生活用品等。「很感激鄭能量能加入我們,他真的給我們帶來了正能量。」蔣鎵琪說。

「他太拼了!」這是黃曉民對鄭能量的印象。「最近兩天可能是持續時間太久了,身體吃不消,節奏稍微緩了點。剛來的時候,完全是不停歇,非常瘋狂的狀態。我們都很擔心他。」黃曉民告訴記者,他在鄭能量身上看到了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蠻」的精神。「兄弟,我替武漢人謝謝你!」黃曉民說。

(大學時期的鄭能量)

【記者手記】

「弟弟,你必須平安回來……」

因為要採訪鄭能量,我輾轉要到了他的電話號碼,並添加了他的微信。

隨著採訪不斷深入,這名「90後」變成了我日夜牽掛的「弟弟」。他一有時間就會和我說說話,當然,時間往往是深夜或者凌晨。他會和我說這一天做了些什麼,也會聊聊他的家庭、工作,甚至感情。昨天,他問我:「姐,前陣子我是不是對你吼了?」我沒有告訴他,其實他哭了。

看著他每天像陀螺一樣高速運轉著,手機保持24小時開機,一接到求助電話就立馬出發,經常凌晨四五點入睡,早上七八點又出門。我不得不把自己當成一個碎碎念的大姐,「你趕緊給我去休息!」「怎麼回事,防護衣都沒穿,感染了咋辦?」

鄭能量穿梭在疫情最中心,被感染的風險很大。雖然,他說做好了各種防護措施,可我就是不放心。2月11日,我湊了10隻KN95口罩給他寄快遞過去,可惜直到現在順豐還顯示在岳陽。我不知道,這份「心意」什麼時候可以抵達。我的同事們還提議:「那我們就眾籌,不同的地方寄過去,總會有能送達的。」「智芳,鄭能量缺不缺酒精?手套呢?」……十幾名記者找的找貨源,出的出錢,但是目前長沙口罩也比較緊缺,好在也尋得一點點,發了快遞。

說實話,我們一直是「見屏如面」。但我們之間有一個約定,不管多晚,他每天要給我發一條信息「報平安」,哪怕就只發「平安」兩字,至少我知道他很好。這些天,我的作息時間也完全打亂。於是,我根據留言和聊天,每天凌晨四五點,記錄整理「我叫鄭能量一湖南志願者武漢日記」。

「活著回來,我要請姐吃飯!」聽完,我已淚流滿面。我到底回應了什麼,說真的,忘了。「弟弟,你必須平安回來……」這一句,我記得。

相關連結:

「90後」青年鄭能量愛灑湖北——義膽闖江城 危難顯擔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