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ime時光網

訂閱

發行量:89 

2010-2019中國電影十佳評選 華語片新時代 現實題材仍夾縫求生?

2012《賽德克·巴萊》 在長期萎靡的台灣電影界,雄壯熱血的《賽德克·巴萊》的出現,仿佛羊群里闖來了一匹狼。

2020-02-14 13:0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由吳宇森監製的《劍雨》、蘇照彬導演的這部作品,後者的風格更為濃厚,在過去10年是最被低估的華語古裝片之一。影片摒棄正邪對立的傳統模式,片中沒有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人或者為國為民的俠客,他們都在為慾望、為小我、為愛情爭鬥。所謂,人心就是江湖,你無法退出,只能苟活。

《劍雨》將傳統武俠和好萊塢驚悚片套路進行融合,江湖、奪寶、爭霸、復仇、奇情和禪學幾個元素融合巧妙,編織得絲絲入扣。時間這個東西很奇妙,多年後回看你會發現,《劍雨》曾沉寂多年的武俠片種注入了新生,但上映當年票房和觀眾口碑不盡如意,不僅蘇照彬無法超越自己,連武俠這個片種也淡出華語電影市場。

2011《奪命金》

《奪命金》是杜琪峰作品中的異類,既沒有他商業作品中男女主角的浪漫嬉戲,也沒有他動作電影中濃重的個人烙印,出人意料的完成了對香港社會最現實的一次書寫。杜琪峰在《奪命金》中嘗試了複雜的網狀敘事,以時代的暗流推動形形色色香港小人物的命運,將市井百態用極其電影化的形式表現出來,也精準描繪出了如電影般戲劇化的現實。

《奪命金》也是迄今為止,杜琪峰導演最後一部入圍歐洲三大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影片,在當年的金馬獎上,影片獲得六項提名,並獲得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原著劇本三項大獎,成為2011年最出色,也最應景的作品。

2012《賽德克·巴萊》

在長期萎靡的台灣電影界,雄壯熱血的《賽德克·巴萊》的出現,仿佛羊群里闖來了一匹狼。而比起為了追求大片體量的270分鐘上下集台版《巴萊》,導演魏德聖重新剪輯的153分鐘內地版,更洗鍊單純,依然充滿了令人屏息的力量、速度和殺傷力。以三百勇士對抗三千日軍,這是一場明知無幸,依然飛蛾撲火般的反日抗爭。電影《巴萊》恰恰牢牢紮根於這今人難以理解的文化,為野蠻人書寫著他們的血性和驕傲。

《巴萊》在技術細節上還略有瑕疵,然而在成功構建了動人心魄的史詩格局戰爭片的同時,還能承載著豐富深邃的人文立場,不但是台灣、華語電影的僅有,甚至也是世界電影史上的罕見。

2013《一代宗師》

《一代宗師》是「武戲文唱」,葉問、宮二都是一代宗師,這是一部有關中華武林興衰的史詩。王家衛籌備這部電影就超過10年,拍攝的時間更是超過3年,開場葉問的雨夜大戰就拍了近一個月,對於香港電影通常一個月的拍攝周期而言,王家衛拍攝電影的嚴苛已經到了難以想像的地步。

王家衛的電影在拍攝製作過程中也會改變方向,最初是葉問的故事主線,之後在拍攝過程中,宮二成為最亮眼的角色,章子怡在當年也橫掃了華語影壇幾乎所有的影后獎項。

正是因為這樣漫長的製作周期,才使得《一代宗師》成為一部精雕細琢的作品。奢華的服飾、韻味十足的台詞、舞蹈一般華麗的動作場景,讓《一代宗師》成為王家衛的巔峰。

2014《闖入者》

《闖入者》沒有直接將視角鎖定在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而是從當下出發,逐漸延展到了上世紀60年代,那些來到三線建設的小人物的命運糾葛。

在敘事層面,《闖入者》也較以往多了幾分沉穩,有條不絮的用日常情境刻畫呂中飾演的女主角,「闖入者」這條線著筆並不多,寥寥幾個插入的鏡頭卻讓人不寒而慄——一個遊蕩在孤寡老人家中的青年男子似乎正在尋找著什麼。

最終,闖入者向一把匕首,捅開了當下與歷史之間的緊密聯繫,平滑的帶觀眾抵達那樁駭人聽聞的醜聞面前,不僅批判個人的「平庸之惡」,更將矛頭直指歷史——正是在它的脅迫下,才有了幾十年後仍然作痛的瘡痍,拓寬了批判的寬度和深度。

2015《刺客聶隱娘》

侯孝賢用近億的資金,返璞歸真地拍攝了一部「復古」大作《刺客聶隱娘》。他摒棄了幾乎無所不能的電腦特效,用傳統的方法搭景拍攝;他的武打非常寫實,根本看不到酷炫的花拳繡腿,「講究角色自然散發的力量」;他人物個性上的內斂與簡練,舒淇在片中總共說了不到十句台詞。

侯孝賢用很笨的辦法,拍了一部完全和周邊其他同類脫節的至真電影,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一個人,沒有同類」,這也是這部電影的主旨所在。導演把對電影的執著、細膩都寫進了這則光影散文詩里,以道家的思維成就了一部前所未有的武俠片。

2016《羅曼蒂克消亡史》

《羅曼蒂克消亡史》中呈現了一個很不一樣的葛優,他風骨凜然、優雅登場,上演了一出中國式《教父》。影片每句台詞都值得琢磨,每個角色都耐人尋味,倒敘插敘、多線反轉,打造了一場情義愛欲的生死局。槍火慾火交織,正史野史交雜,所有敘事藝術的底牌,都是在探討我們該如何活下去。

慾望之花綻放,命運之浪奔騰,時代之潮洶湧,人物傳奇的內在情緒與黃金時代的萬鈞之力,耐人尋味。從戰前的燈紅酒綠到戰後的殘垣斷壁,電影《羅曼蒂克消亡史》以時空的消亡來拼接故事,以音樂的律動去渲染情緒,引領人們走入心底的世界,回歸對波瀾人生和生死存亡的思考。

2017《嘉年華》

影片的題材是十分大膽的,揭示問題之敏感和深入,幾乎是2017內地電影最勇敢的一次創作。

然而影片不只是女童被性侵的心碎故事。事實上,影片根本沒有對侵害案件的直白呈現,沒有當事人的慘烈痛苦,也並未著重刻畫加害者,反而是圍繞在周圍的各種普通人,他們的冷漠,看似平靜,才是真正的觸目驚心。

當然《嘉年華》擁有的不只是勇氣,流暢的敘事和簡約細膩的鏡頭語言,體現著女導演文晏敏銳的觀察力和表達能力。影片讓人不安又引人入勝,故事陰冷又叫人慾罷不能。男權社會的現實不會因片中案件的結與不結而消失,但導演文晏試圖讓公眾明白,不要僅僅作為旁觀者來消費不幸,更要去直面和思考。

2018《江湖兒女》

賈樟柯喜歡做時代的記錄者。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中,《三峽好人》《任逍遙》等片帶著屬於賈樟柯的鋒利。進入第二個十年,《山河故人》《江湖兒女》等片又呈現出獨屬於賈樟柯的柔情。尤其是在《江湖兒女》中,賈樟柯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和成熟的電影語言打造了時代畫卷的又一塊拼圖——在巨變中的中國,每個人都在尋找自己的位置。

在《江湖兒女》中,金錢和愛情是最世俗的渴望,物是人非則是最深沉的憂傷。無論我們作何感想,歷史總是向前的。正如英文片名Ash Is Purest White(《灰燼是最純凈的白》)所言,激情易退,惟願情義長存。

2019《南方車站的聚會》

美國導演昆汀·塔倫蒂諾在坎城觀看了《南方車站的聚會》之後,給出的評價是:「這是一部非常漂亮的作者電影,我已經好多年沒看過這樣的電影了。」

影片以獨特的風格化手法勾勒出一幅特殊群體的生活畫卷,冷峻激烈,又具有詩意。導演刁亦男對於鏡頭語言的理解和把玩達到相當高的水準,濕漉漉的夜雨,綠色、黃色、紫色的出奇運用,帶有隱喻色彩的意象,等等。影片不僅是呈現一個曲折的故事,更是一場視聽的盛宴。

另外,影片也是一部完成度非常高的本土化黑色電影。影片滿溢著拍攝地武漢的市井氣息;對歐美黑色電影元素多有借鑑,蛇蠍美人、黑幫火拚、血腥殺戮,難怪屬「同道中人」的昆汀看完也會心一笑。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