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長白時評:好醫生趙一波用革命樂觀主義戰疫救人

用革命樂觀主義戰「疫」救人,趙一波做到了,而且做得具體生動,值得中國人民敬佩。農曆豬年臘月天,武漢全城紅線圈,新冠肺炎逞凶狂,習近平總書記揮巨手,萬馬戰猶酣。防控宅家避「疫」強,援鄂大軍齊攻堅,新冠肺炎是魔鬼,習近平總書記揮巨手,全民大圍殲。

2020-02-14 13:0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39歲的趙一波,已經在武漢奮戰了16天。繁忙的工作之餘,他會作詩給自己和同事們鼓勁。每讀一遍「水調歌頭戰武漢」,趙一波便會覺得力量又多了一分。而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區分院發熱病房,則是趙一波馳援武漢的工作崗位。在非常時期挺身而出的趙一波,來自北華大學附屬醫院呼吸內科,是吉林省第一批馳援武漢的醫生。

中國新聞網2月13日對趙一波作出了充滿感情和點讚色彩的報導,同時也講述了趙一波作詩詠詩激發熱情、增強戰鬥力的故事,非常浸染人心。「我去武漢也是出於『私心』,我不能容忍我的孩子們每天戴著口罩在外面奔跑,不能容忍我的愛人每天為孩子和老人提心弔膽,也不能容忍在這樣一個危機時刻自己不能出現在第一線。」趙一波散文詩般的心聲表達,彰顯思想境界之高尚,行為選擇之漂亮,其革命樂觀主義充分釋放,好醫生就是這樣舍小我為大我,可謂是胸懷坦蕩、大接地氣的「私心」。

革命的樂觀主義是啥?簡單說來,就是對現實鬥爭和革命前途的一種客觀看法,一種堅定主張,一種正確選擇,一種積極行動,一種負責擔當。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突襲、發展和蔓延,趙一波衝上去了。他自己所表示的那顆「私心」,此時正是以革命樂觀主義戰「疫」救人的真實寫照。不當「豬跑跑」,也不當「鼠躲躲」,更不當「人尖尖」,迎難而上,逆行馳援,讓「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變成行動,不僅是堅守救死扶傷、懸壺濟世職業操守精神,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奉獻仁愛之心的白求恩精神,越是艱險越向前、拯救百姓於水火之中的新時代服務精神所使然,更是革命樂觀主義大發揚、大落實、大升華所使然。

魯迅先生曾這樣說過:「因為終極目的的不同,在行進時,也時時有人退伍,有人落荒,有人頹唐,有人叛變。」然而,這些人的消極落後,悲觀失望,保全自己,犧牲別人,表面上看是「贏」了,可在實際上看卻「輸」了,為人們所不齒,這才是真正的私心作祟,而落下罵名完全是自己不會做人做事惹出的大麻煩。因為他們沒有辯證唯物主義思維的支撐,沒有堅定的信仰和正確的選擇,其世界觀、價值觀扭曲,「終極目的」顯然不是趙一波所言的「私心」,更作不出奔赴戰「疫」一線之地的動聽詩句。 「雖然做好防護後,呼吸很困難,說話也費力,而且要重複說很多話,但仍然很高興。因為患者剛來的時候,都在為自己是否能活下去而擔心。現在,他們想的是以後的生活質量。」

趙一波說,也許再過幾天,就可以想誰會來接他們出院,也可以計劃一下怎樣彌補大年夜的團圓飯。趙一波不知道還能在武漢戰鬥多久。「但我有一個打算,病魔不走,我也不走。當然,我不是英雄,也不是大人物,我跟所有來武漢抗擊疫情的同事們一樣,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由此可見,趙一波的執念很不普通,而是相當偉大,願意在此多盡一分力,只為後方親人多一分平安。在閒暇時,這個喜歡作詩的「80後」醫生,會賦詩一首給自己鼓勁。「北國千里雪行,南疆萬引征程,西東共馳援。仁心濟天下,妙手擎巨瀾。」

這是趙一波在《水調歌頭·戰武漢》中的深沉吟誦,其革命樂觀主義可見一斑。國難當頭,大疫險惡,武漢告急,湖北告急,趙一波臨危不懼,勇敢出征,成為馳援好醫生。趙一波的言行舉止,讓我們進一步讀懂了什麼叫革命樂觀主義,怎樣戰「疫」、如何肩負起防控重任,什麼叫好醫生,怎樣去衡量、如何來評價,什麼叫「私心」,怎樣衝鋒陷陣、如何面臨嚴峻的生死考驗。而那些熱衷於高喊口號,卻遲遲不見實際行動的人,也讓我們進一步看清了其嘴臉。這樣的人就是消極悲觀者,就是關鍵時刻掉鏈子的「豬跑跑」和「鼠躲躲」。

用革命樂觀主義戰「疫」救人,趙一波做到了,而且做得具體生動,值得中國人民敬佩。農曆豬年臘月天,武漢全城紅線圈,新冠肺炎逞凶狂,習近平總書記揮巨手,萬馬戰猶酣。防控宅家避「疫」強,援鄂大軍齊攻堅,新冠肺炎是魔鬼,習近平總書記揮巨手,全民大圍殲。中國戰「疫」黨領導,抗擊疫情襲擊,全面勝利一定會早日實現。(中國吉林網特約專家評論員薛寶生)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