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家永遠愛你

訂閱

發行量:260 

尚雯婕,10年點黑成金

她是闖入娛樂圈的復旦學霸,歷經起伏終在電子樂世界裡找到自我人物簡介:1982年出生於上海,畢業於復旦大學法語系,2006年參加選秀《超級女聲》奪冠出道,2013年以電子樂唱作人身份參加湖南衛視《我是歌手》受到熱議,同年成立個人工作室。

2020-02-14 13:10 / 2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她是闖入娛樂圈的復旦學霸,歷經起伏終在電子樂世界裡找到自我

人物簡介:1982年出生於上海,畢業於復旦大學法語系,2006年參加選秀《超級女聲》奪冠出道,2013年以電子樂唱作人身份參加湖南衛視《我是歌手》受到熱議,同年成立個人工作室。2016年12月,她推出第四張全創作專輯《Black & Golden黑金》。

尚雯婕是個典型的「伏帝魔」——潛伏在帝都的魔都人。對她來說,北京和上海兩座城市的氣質始終齟齬不合。北京是她工作打拚的地方,混亂著、絢爛著,充滿理想主義也不乏慘烈現實;上海是她打小習慣的潛意識,唯有腳踏實地精明清醒,才能在千軍萬馬中踏上成功的獨木橋。當一個習慣了務實生活的石庫門姑娘,遇上了不按牌理出牌的娛樂圈,學霸出身的她貼切地形容這種狀態:每天在考試,卻從來沒有教科書。

「我就是個書呆子,一生最擅長的事情就是考試。」她在跨年晚會彩排間隙接受了採訪,雖然疲憊卻仍語氣溫和、邏輯縝密,全然沒有人們印象中的高冷范兒,她甚至自帶幽默細胞,比如用第二次高考形容2006年那場聲勢浩大的超女選秀,「奪冠後還有些失落,因為考試結束了」;用考研讀碩形容2013年讓她脫胎換骨的《我是歌手》,「每一場都是一次進修」。

她為自己的新專輯起名為《Black & Golden黑金》(下文簡稱《黑金》),有兩層含義:一是這是她成立的公司的名字,二是這兩個字恰好能總結她書寫了10年的職業答卷——從黑到金,也點黑成金。



創作題:把所有感性用在寫歌上

《黑金》這張專輯,尚雯婕製作了整整3年,比過去任何一張都耗時更久。她是這張專輯的演唱者、創作者以及製作人,「這一次,我的主導權是90%」。翻開曲目單,每一首歌的作曲人,都是尚雯婕,她還負責了所有英文詞的創作。

尚雯婕寫詞,有一些意象總是重複在幾首歌中出現,比如日出、大海、天空、光,這些遼闊的畫面就像是在跟聽歌的人說:我不是小情小愛的人,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她對記者說:「我寫的歌詞,都要有強烈的畫面感,聽上去跟畫畫似的,我不喜歡說當下的感覺,不喜歡刻意的煽情。」剛開始寫歌的時候她曾從市場考慮,有段時間每天寫情歌,身邊的人聽過後都對她說:「你不適合。」

事實上,對於零基礎進入樂壇的她來說,走彎路是不可避免的。超女奪冠後,她簽約華誼唱片。那時候公司為了讓她擺脫選秀的框框,特別制定了都市女白領的路線。她唱著浪漫知性的調調,歌名都是類似《在梵谷的星空下》《夢之浮橋》等文藝小清新。轉型很成功,但她始終覺得缺乏一種掌控感,「我很深刻地意識到自己沒有好的作品,光是靠收歌或者別人給我寫歌,是一件非常被動的事情」。出道一兩年後,擺在她面前的第一道難題,是創作。

「幾乎不懂樂理知識,怎麼創作?」

她只回答一個字:「學。」

尚雯婕天生內向,但從來不怯於向別人請教問題。「那時候遇到羽·泉或者其他同公司的歌手,我經常會刨根問底請教他們是怎麼寫歌的。有人說你的先寫歌詞,有人說要先寫旋律,也有人會提醒你隨時準備錄音的東西,有任何想法就錄下來,不然靈感就會轉瞬即逝。」

為了寫歌,尚雯婕學琴、學吉他、學軟體,一開始只能寫一個副歌,之後慢慢能寫上半首。「那時候寫歌頻率很高,幾乎是一天一首。這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中間還會有人潑冷水,好多人跟我說『你甭搗鼓這個,你沒戲』,但這些東西都經歷了,堅持住了,就能找到方向了。」 她從小就是這樣悶聲研究不回頭的性格,讀書時最喜歡的名人是愛因斯坦,「因為他能腳踏實地把事情做到極致」。

出道5年後,2011年尚雯婕推出專輯《魔》,裡面收錄了3首詞曲都由她創作的歌,其中包括了後來在《我是歌手》復活賽中被她演繹的《戰》。她在這首歌的歌詞中寫道:「I'm a bird I'm flying across the river/This is my land I'll never surrender。」(我是一隻穿越山河的荊棘鳥,這裡是我的領地,我不能放棄)這是她在音樂世界的寫照。

在音樂之外,尚雯婕是個極端理性的摩羯座。以前她喜歡做幾何題,「只要我解不出來那一定是老師題目錯了」;如今又加了個「工作狂」屬性,3天沒工作就會給公司打電話:「為什麼沒有工作?」

「但是這樣會讓自己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我就把情緒譜成旋律、寫成歌詞,用音樂跟自我對話,寫歌的時候是下意識地治癒自己的心,」她對記者說,「我是一個自我控制特彆強的人,為數不多的那些感性全用到寫歌上了。」



造型題:是策略,但並非譁眾取寵

如果娛樂圈只是個埋首苦幹的地方,也許尚雯婕成名後的路會輕鬆許多。「我到了這個行業之後發現真是孤身一人。娛樂圈是個江湖,也是個糨糊。」她說,「這裡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我始終缺乏安全感。」2008年到2010年是她內心最黯淡的一段時光,定位上的迷茫,發展上的限制都讓她對未來產生了深深的疑慮。那時她剛來北京,長期失眠,每晚和經紀人聶心遠打電話,說理想、說未來,說到兩人一起痛哭。她印象最深的畫面就是常常早上從酒店醒來,對著窗戶眼淚莫名流。

在放棄與改變之間,尚雯婕選擇了後者,她開始嘗試電子樂的創作,「那是經過感性和理性共同思考而做出的決定」。她從小就喜歡麥可·傑克遜那種前衛的音樂,後來更被電子樂豐富的音色和可能性吸引。同時,她考慮到電子樂在國外已成氣候,早晚也會進入中國主流。聶心遠對她說:「如果你還想嘗試,我們就留下來。」她對聶心遠說:「既然你陪我留下了,我們就再拼一把。」

2010年,尚雯婕開始嘗試電子舞曲,隨之而來的便是她備受爭議的造型。那段時間,「雷」「中國版Gaga」是最常與她掛鈎的詞。說起當時的轉變,尚雯婕非常坦然,承認那就是一種策略。「那個時候大眾對我的關注度非常低,媒體根本不願意報導,你連稿子都發不出去。加上我的音樂風格變了,所以我和經紀人決定從造型上下手。」她曾經在兩個小時內變裝兩次,先是裝嫩扮少女,之後又畫了一個驚人的老年妝,上台唱了首《我的靈魂在哪裡》;她也曾戴過誇張的頭飾,穿過恨天高的鞋……尚雯婕認為,這些造型雖然被質疑,但她一直都留有自己的底線,從不做惡俗的打扮,「我所有的造型都是有想法、有參考的,它還是在一個我們認為前衛、時尚的範圍內。」但即便如此,每次活動一結束,她的微博還是會被各路人馬攻占,核心主題就是「請好好唱歌,不要作怪」。但彼時的尚雯婕內心已日漸強大,她知道這是某種程度上的曲線救國,外界的黑暗、指摘,與之前她內心迷茫的黑暗相比不足一提。她甚至可以在微博反嗆:「扮美唱歌太容易,可我沒興趣。」

「我們很快發現,的確有越來越多的媒體報導,有時我們會在新聞後面放上新歌的連結,讓大家關注到我的作品、我的音樂。」2011年,尚雯婕推出電子專輯《In(內核)》,2012年推出《最後的讚歌》,她的音樂越來越成熟,逐漸從舞曲轉向更精神、更世界的風格;而她的造型,也隨著音樂的改變返璞歸真。2013年,她一襲紅色修身長裙,一頭時尚的捲髮出現在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一首《最終信仰》唱得霸氣側漏,讓觀眾看到了她作為電子樂唱作人的實力。

除了通過黑夜的道路,人們不能到達黎明。對尚雯婕而言,自黑也好,群黑也罷,既是套路,也是智慧。



加分題:誰說我們做不出男偶像

尚雯婕的新身份,是尚老闆。2013年,尚雯婕與聶心遠合夥成立了公司「黑金經紀」,正式成為自立門戶大軍中的一員。與其他明星不同,尚雯婕把很大一部分心力放在了培養新人身上。當時,她正擔任湖南衛視《快樂男聲》的評委,目睹了很多有才華、有潛力的選手被淘汰,她心想:「為什麼不讓更多有才華的少年有機會出道呢?」

很快她就把這件事情提上日程,全球招募「尚老闆的練習生」,報名的男孩超過5萬人之多,最後經過層層篩選挑出25位選手,角逐12個練習生的名額。這種方式在中國屬於第一次,她去找投資的時候吃了很多閉門羹,大部分人對她說的是中國做不出很好的男偶像團體。但她不相信,一直堅持著,2016年還開啟了第二輪篩選。她對記者說:「我本身性格比較好強,如果我努力做一件事,對方說這不行,有可能反而激發我的鬥志。誰說我們做不出男偶像團體?」

尚雯婕說起她剛簽約華誼的時候,有位前輩預測她只能在圈子裡待兩年。結果跌跌撞撞她竟然也到了出道的第十個年頭。如今的她與10年前相比,少了份孤僻,多了點觀察周圍的心思,「以前的專輯說自己比較多,但是從最新的這張開始,裡邊有很多東西在說別人了,比如《單身男》就是在寫我身邊的朋友,挺有意思的。我發現身邊的人、事、物會給我帶來很多靈感」。



對於自己的個人風格,尚雯婕解釋說:「可能看起來我是個很矯情、很難搞的人,但內心還是很柔軟的。」過了幾秒,她開玩笑地補充說:「簡單來說,就是悶騷!」

也許不知不覺間,在這個被她稱為糨糊的娛樂圈,尚雯婕也活出了一種自在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