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sama

訂閱

發行量:2 

「黑暗之魂」深度解析:從陽光公主到洛斯里克王妃

黑暗之魂是我所遊玩的遊戲里,少有的男女比例協調的遊戲,遊戲里有著大量的讓人喜愛的男性角色,比如亞爾特留斯,比如洋蔥哥,比如帕奇。

2020-02-14 13:40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黑暗之魂是我所遊玩的遊戲里,少有的男女比例協調的遊戲,遊戲里有著大量的讓人喜愛的男性角色,比如亞爾特留斯,比如洋蔥哥,比如帕奇。

也同樣有著更加讓人瘋狂喜愛的女性角色,比如防火女,比如還是幽兒希卡,比如費蓮諾爾,以及她真的太大了,我根本拒絕不了的葛溫王的長女——陽光公主——葛薇艾薇雅。

在我的魂學解析里你經常能夠聽到鏡像這個詞,這個詞之所以經常出現,在於它很好地表達出來黑魂世界裡,許多關聯著的人物之間的關係,她是你,她又不是你。

例如陽光公主,她在魂1里是葛溫德林的鏡像,是葛溫德林製造出來的幻影,作為黯影太陽的葛溫德林所有的言語都通過陽光公主的嘴裡告知了我們。

此時,我們根本就無法分清,這個幻影嘴中的言語究竟表達了誰的想法,是陽光公主嗎?是葛溫德林嗎?還是說是比他們更加地位尊貴的光之王葛溫呢?

得,黑魂這個遊戲的敘事方式就是這樣,當你意識不到這個偉岸的身軀是幻影時,你以為自己得到的一定是真相。

但是當幻影被戳破了,此時原本的真相就立刻化為了另一個假象,而你不得不同樣得到了這個世界另外的一個真相——陽光公主早已不在亞諾爾隆德了,我們都受騙了。

這時我們便要停下傳火的腳步去思考,是依舊要相信這個已經破滅了幻影的話呢?還是否定掉呢?

在一個存在都為虛假的敘述者的嘴裡所說出來的話,我們如何判斷她說的話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當我們沉思上一個幻影的假象之時,我們同樣也無法保證,這個在黃昏假象之下的黑夜就一定會是真的。

如何又能夠保證這個黑夜不會是另一個愚弄我們的幻影呢?

是的,我們都確定不了。

於是,在黑魂里,真相成了一個極其主觀的選擇,而你的行為,無論是傳火還是滅火,就是直接代表了你認同的真相。

所以我們一再強調,真相併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選擇以及對應的付出。

你傳火代表你依舊相信陽光公主的話,你成為了堅定的傳火者,因為你懷有希望,你如同魂1的傳火祭祀場裡的防火女安娜塔西亞一般,輕聲地詢問這個世界,輕聲地詢問著你自己:「……您願意傳火呀?真是太感謝您了。如此一來,不死詛咒會消失,而我也能以人的身分死去了。雖然我什麼都辦不到,但我願意為您獻上一切。還請您拯救大家,拜託您了。

我們即便明白了亞諾爾隆德的陽光公主是一個幻影,但是仍舊願意去傳火,並非是因為我們分不清謊言與真話,而是因為我們也未有選擇,我們也無可奈何啊。

我們希望這個世界回到最初的模樣,我們希望自己這個不死人的詛咒,能夠再一次地消失,我們同樣也希望自己也能以人的身分死去,而並非是魂1里的這個畸形——不死人。

你滅火便代表你走向了世界的另一個面相。

我們無法知曉下一個世界,黑暗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的,或許比如今的光明的世界更加悲慘,更加苦難,但我們仍舊願意肩負起這個黑暗、未知的世界繼續下去的命運。

正如同葛溫在火的時代,挑戰古龍,成為新的王一樣,在那時他同樣也無法知曉這個火的世界的缺少了古龍的存在後又會如何。

我們不論是傳火還是滅火,背後的邏輯都在明確地告訴了我們,你本身就是葛溫,你本身就是這個世界的王的化身。

傳火是你延續葛溫的火的時代的使命,滅火是你從更高的維度延續曾經葛溫肩負起來的職責。

而當我們攀登上古老的神族的舊都——亞諾爾隆德,去確認我們不死人的使命究竟是什麼的時候。

棲息在這箇舊都的最深處的神明,也同樣是給我們傳火考驗的神明,便是我們這一期所要解析的主角——陽光公主。

那麼陽光公主的幻影究竟在魂1里肩負了什麼職責呢?

離開了亞諾爾隆德後,她究竟去了何處?

為何在魂3里她又突然出現,並成為了洛斯里克的王妃呢?

既然成為了王妃,又為何我們未曾在洛斯里克里見到她真容呢?

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帶領大家進入到魂學研究的第二十三期-《從陽光公主到洛斯里克王妃》

陽光公主究竟是誰?

我們擊敗了塞恩古城的鋼鐵巨偶後,會被神族豢養的惡魔帶到了魂1世界的頂端的都市——亞諾爾隆德。

在黃昏的光照下,我們見識到了這座古老都市的曾經的輝煌與榮耀,但如今,卻早已淒涼。

正如同黃銅的防火女的言語:「沒想到還會有巡禮者來這裡啊。不死人勇者,歡迎來到被遺棄的亞諾爾隆德。

順著黃銅女的指引,我們一路向前,在這座古老的都市裡,我們能夠遇到神族裡三個極其重要的神明。

畫中世界的蓓爾嘉、幻影的女神陽光公主與黯影太陽葛溫德林。

注意,這裡是我們第一次把蓓爾嘉與陽光公並列在一起。

這是我們這兩期陽光公主專題的一個伏筆,請牢記,接下來我們會在多個地方看到這兩個女神並列、交纏在一處。

葛溫德林在黑魂的世界裡一直是一個悲慘的存在,他活在了許許多多的人的陰影之下,即便是他的死,都成了另一個人——艾爾德利奇的影子。

在魂1里,他是蓓爾嘉的影子,所以在《化生戒指》里記載著:「他因為月亮的力量,以女兒身被養育長大。而他的一舉一動有如陰鬱虛幻的女神。

無論是月亮還是陰鬱虛幻的女神指向地都是蓓爾嘉。

他是光之王葛溫以及他的兄長太陽長男的影子,無論是魂1的《太陽長男的戒指》在他看守的靈廟外的屍體上,還是魂3的《太陽長男的戒指》在他的伊魯席爾大教堂外的祭壇上,都象徵著葛溫德林對太陽長男的憧憬。

當我們穿過雕刻著月之魔法師的伊魯席爾的大教堂出來後,抬頭能夠看到便是太陽長男——無名王者所在的古龍之頂。

正如葛溫德林的稱號——黯影太陽,他始終都是隱藏在真正的太陽下的一個影子罷了。

所以與葛溫王類似的怒髮衝冠的王冠依舊是戴在被神族除名的無名王者的頭上,而並非是葛溫德林的頭上。

同樣,魂1里陽光公主葛薇艾薇雅是幻影,但即便只是個幻影,葛溫德林也仍舊只能躲在這個幻影之下,躲在靈廟的大王的空棺槨處,靜靜地等待著時光與歲月無止境地流失。

當魂3的雙王子,高呼著,傳火是是條詛咒的道路時,葛溫德林又何嘗不是早已知曉了呢?

只是他願意默默地承受著這個詛咒,因此在《暗月之劍誓約戒指》里記載著:「葛溫德林了解自己的樣子既醜陋又虛弱,因此創造出姐姐葛維艾薇雅的幻影,以守護被遺棄的亞諾爾隆德。

葛溫德林用自己的言語,告訴了我們,他在諸神眼中的樣子——醜陋又虛弱。

於是他創造出來的形象必然是他眼中完美的神——陽光公主——葛薇艾薇雅,畢竟她真的是太大了!

在魂1里,我們需要闖過守護亞諾爾隆德的巨人衛兵與銀騎士,擊敗守衛在教堂的翁斯坦與摩斯後才可以見到陽光公主的「真身」。

而見到「真身」之前,我們可以在亞諾爾隆德一共兩個地方看到陽光公主的雕像,一個地方仍舊是在與翁斯坦對戰的教堂處。

另一個地方則是在掛著繪畫世界入口的大繪畫的大廳里。

是的,這是我們在這個解析里,第二次把蓓爾嘉與陽光公主放在同一處,這一次不僅僅是文字上的關聯,畫面上也同樣的關聯在了一起。

當我們推開沉重的門,看到輝煌的光從高處披打下來,照在陽光公主的偉岸的身體上時,我們能夠感受到的只有靜穆與神聖。

光在黑魂里一直都象徵著神聖,即便是被神族除名、被破壞的太陽長男的雕像,在魂1到魂3都沐浴在光明之下。

我們仰望,然後不自覺地跪拜,接著便聽到神的言語:「不死人英雄呀,真高興你能成功克服考驗前來此處,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之後她便以神的名義,對我們不死人英雄告之了接下來的使命—— 等我們以人身成為不死人,再以不死人成為英雄,擔任葛溫大王的後繼者, 傳承世界之火。

傳火自然是一個陰謀,這個陰謀細膩而精準,葛溫外出傳火後,便派自己的孩子去統率、束縛人類。

在神族統治下生成的不死人,要麼接受神族的教誨,堅信自己必然肩負著使命,要麼成為棄子被洛伊德騎士搜捕,然後關在不死院。

所以我們才能聽到奧斯卡的言語:「說來慚愧,不過想拜託你的事便是我的使命,我想將使命託付給素昧平生的你,在我的家族中,流傳著這種說法,不死代表了身負使命,有了這種不死之身,便得從不死院,前往古代諸王之地,敲響甦醒之鐘,以知悉不死人的使命

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的參與者是葛溫德林、是陽光公主的幻影同時也包含著在傳火祭祀場的夫拉姆特。

因此,我們在陽光公主處得到了我們傳火的關鍵物品——王器,上面記載著:「被選為葛溫王后繼者的不死人英雄得到的靈魂容器。將此容器放到傳火祭壇上,並用偉大的靈魂盛滿,相信就可以打開最後的門。

第三步便是擊殺除了葛溫與小人之外的所有的偉大靈魂,打開最後的門。

而何為偉大靈魂卻由夫拉姆特或者說是由夫拉姆特背後的神族所定義。

他會告訴我們:「擁有王器必要靈魂的人,全部都是若非已完成其職責,就是已誤入歧途,打倒那些人並奪取靈魂,是受到世界之蛇認可的正當行為。完全沒有任何讓你操心的問題。沒什麼好猶豫的。

這場陰謀自始至終都針對的是與葛溫一同開創火之時代的其他諸王的靈魂,而唯一的一個例外則是被神族隱藏起來的小人群王,所有的與葛溫同時代的靈魂,便在這一次的傳火之中一同消逝了。

火的時代,不是僅僅是葛溫的時代,他們是墓王尼特、老魔女、小人群王與葛溫共同開創的時代。

片頭文本明確地告訴我們:「他們獲得了王的力量,並挑戰古龍。葛溫的雷貫穿了有如岩石般的鱗片,魔女的火焰形成了風暴,尼特解放了死亡瘴氣,而無鱗的白龍希斯背叛了古龍導致古龍敗退,火的時代就此開啟。

火的時代是所有的獲得王的力量的生物,共同努力的結果。即便是被隱藏的小人群王,他們也同樣參與到了挑戰古龍的戰爭里。

因此才可以在《龍頭大盾》里看到這樣的描述:「在過去,環印騎士曾應諸神要求,加入獵龍的行列,只是他們的功績決不會受到讚頌。

魂1里王下四騎士的基亞蘭對我們的祝福是:「願你永受聖王指引」,而與葛溫不同勢力的幽暗則告訴我們:「願你受火焰指引( 貴方に炎の導きのあらんことを)。」

在幽暗同時代的烏拉席露滅亡後,我們再也無法聽到基亞蘭嘴裡的聖王,能夠聽到的則只有一句:「願你受火焰指引。( 貴方に炎の導きのあらんことを)」

這句話貫穿了魂1到魂3,在魂3傳火的防火女的嘴裡亦然是如此。中文翻譯字詞有所不同,但是日語完全相同。

這便是告知了我們,神族早已把他人對火焰的信仰嫁接到對自己神族的信仰之上。

所以到了魂3,當火焰即將把世間燃燒殆盡,化為灰燼之後,我們才會在聚集地聽到老婆婆的言語:「 在火的時代落幕時,一切都會聚集到末世所在──這不就是像是神明的作為嗎?

一語雙關地告訴了我們,這是末世,這是火的時代的落幕,這是神明的作為。

當初那個開闢火之時代的光之王葛溫,終究在最後成為造成世界毀滅的關鍵。

而這一切的因果開端究竟起於何時呢?

是起於魂3的灰燼的產生嗎?是起於魂1的傳火嗎?還是起於陽光公主遞給我王器的那一刻呢?

因果一次又一次地延續與輪迴,早已隱藏了真正的真相。

就如同當我們拿起箭射向陽光公主的幻影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我們永遠得不到真相。

當幻影消失後,我們明白了這個亞諾爾隆德真正的掌權者——黯影太陽葛溫德林。

因此當我們被黃銅女殺死後,她會跟我們言語道:「 你就在這裡慢慢後悔,自己不該看到暗月之夜吧。」

如果這個陽光公主的幻影是假的,那麼我們一直高呼著的陽光公主究竟存不存在於這個世界呢?

於是我們在《 陽光公主戒指》看到了對應的描述:「陽光公主葛維艾薇雅,與眾多神明一同離開亞諾爾隆德,而後,便成了火神弗蘭的妻子。

這時我們終於知曉了,陽光公主早已離開了亞諾爾隆德去了別處。

那麼陽光公主去了哪裡了呢?

如果單看魂1我們是無法得到答案的,只能在魂2與魂3的交叉文本里得到我們想要的信息。

魂1里為數不多的幾個象徵著陽光公主的物品,在魂2里都開始變得語焉不詳。

在魂1的《女神的祝福》里明確地寫著:「 女神葛維艾薇雅的祝福聖水。

但到了魂2的《女神的祝福》卻記載著:「這是受到太古女神祝福的遺物。女神聖名已散佚,梅維雅法術院更是否定其存在。

或許生怕他人不信,文本最後還加了一句嘲諷:「世間總有人頑冥不靈,將此類真實加以扭曲。

我們不得不懷疑魂2的文本里所謂的否定其存在,究竟是故意而為之,用以掩埋其存在,還是無心之舉。

在魂1里象徵著陽光公主的奇蹟《陽光滋潤》記載著:「為陽光公主葛維艾薇雅效力的聖女們,所傳承的特殊奇蹟。 能漸漸恢復自身與鄰近角色的血量。

而魂2的《陽光滋潤》卻記載著:「自古相傳的特殊奇蹟,緩慢並大幅恢復包含周遭在內的HP。收藏於林德聖院的這項奇蹟,不知被誰竊走,因而喪失。

這兩個奇蹟的作用是完全相同的,都是恢復自己與鄰近角色的血量。

雖然魂2的《陽光滋潤》依舊掩蓋了陽光公主的名字,但也多出來了另外的一個重要信息——收藏於林德聖院。

林德自然是我們魂2才出現的國家,我們早已在魂學研究的第十二期《無名王者究竟背負了什麼使命》里,得到了林德是無名王者創建的國家。

那麼這個所謂的林德聖院,為何會有著陽光公主的奇蹟呢?

究竟是陽光公主來到了林德,還是這些奇蹟是林德偷來的收藏在聖院,而後又被他人偷走了呢?

這個時候我們的目光開始往林德聖院裡轉移。

在《聖院護符》里記載著:「 加持過祝福的護符,傳承奇蹟的林德聖院,製作了許多此類,模仿遠古力量的護符。

這個文本里告訴我們兩個關鍵的信息,一個是聖院是傳承奇蹟的地方,另一個則是護符加持了祝福。

而在魂世界裡,自魂1起,所有的祝福都象徵著神族特有的加持。

注意一定不是聖職的加持,而是神族的加持,只不過神族的加持常見在聖職的武器裝備上。例如《神許重錘》、《聖者盾》、《弦月斧》都告訴了我們,這些武器因為神族的祝福而獲得強大的力量。

在《神許重錘》里有著明確地描述:「很久以前,成為不死人的聖騎士被託付的白教傳說寶物之一。 本身已受到祝福,對黑暗物種特別有殺傷力。

這表明了,祝福效果並非是聖職的量產物品,因此《聖院護符》里提到的加持過祝福的護符,便暗示了我們,有神族在林德聖院之中。

這時我們繼續挖掘聖院的相關信息。

在魂2眾多的奇蹟當中,明確地告訴我們收藏於林德聖院的奇蹟,分別有《 陽光療愈》、《 陽光滋潤》、《 生命洋溢》、《 察覺敵意》。

這四個奇蹟,前兩個在魂3里依舊歸屬於陽光公主,《生命洋溢》在魂3被改名為《 光芒恩惠》歸屬於 「天使的女兒」葛慈德,《察覺敵意》在魂3里則成為暗月之劍的被動技能。

是的,你沒看錯,這四個明確林德聖院的奇蹟在魂3里全都歸屬於洛斯里克跟伊魯席爾。

在另一個跟聖院相關的物品,《 看守頭巾》里記載著:「模仿了自古傳下的神聖頭巾,在林德聖院製造而成。由其讓人感受虔誠的設計理念,可以推測其看守之物的崇高。然而,這種崇高正象徵了聖院隱瞞不已的欺瞞。

注意,這裡的名字是《看守頭巾( 守り人の頭巾)》不是魂1的《 繪畫守護者頭巾( 絵畫守りの頭巾)》,這些魂1的繪畫守護者還在亞諾爾隆德守護著大繪畫。

因此我們知曉,雖然他們服裝相同,這些看守者所看守的崇高之物,並非是繪畫,而是另外的一個事物。

而我們經過剛剛的信息整理,不正好得到一個即崇高又被特意隱瞞甚至還否定其存在的人物嗎?

陽光公主——葛薇艾薇雅。

《看守者頭巾》明確告訴我們這個守護之物是在林德聖院,而林德聖院裡也有一個神明不停地給《聖院護符》以祝福的力量,同時這個聖院裡保留最多的奇蹟是陽光公主的奇蹟。

那麼難道說,林德真的藏起來或者隱瞞了陽光公主的存在嗎?

這時我們看一個至關重要的物品。

在魂2的《 重生戒指》里記載著:「奧斯特利亞家族相傳的守護戒指,逐漸恢復裝備者的HP。

而在魂系列裡所有的能夠會緩慢恢復裝備者血量的戒指,則是魂3的一個名為《 太陽公主戒指》的飾品,上面記載著:「以「初始薪王」葛溫的知名長女,陽光公主葛維艾薇雅之名流傳下來的戒指。有如陽光般,讓人感到些許溫暖,可緩慢恢復血量。

而重生戒指上的放射物,與魂1的陽光公主的額頭的裝飾品的圖案幾乎完全一樣。

分析到這裡時,我們終於算是把信息聯繫在了一起。

陽光公主在魂1的時代里與諸神一同來到魂2的林德,因此我們在這裡不僅僅可以看到許多有著陽光公主的物品,並且還能看到蓓爾嘉與洛伊德的相關物品,詳細的證明我們也早已在魂學第十二期-《無名王者究竟承擔了什麼使命》說過了,在此不再複述,大家沒看的話可以自己去看。

哎,是的哈,蓓爾嘉與陽光公主,在我們的解析第三次關聯在了一起,這一次是通過守護者的裝備關聯在了一起。

在魂1里這些守護者守護的是蓓爾嘉的繪畫世界。

在魂2里出現了另一批的守護者,這些守護者守護的是林德聖院的陽光公主。

魂3時的洛斯里克王妃

當時光繼續荏苒而去,洛斯里克這個國家為了對應霸王沃尼爾、混沌惡魔以及黑教會的三方勢力對世界的征服,神族終於把自己降格成人類國家的王了。

洛斯里克繼承了林德大部分的遺產,打贏了這場戰爭,同時在魂3時,我們也得到了陽光公主的另一個身份——洛斯里克王妃。

所以在魂3里依舊是象徵著陽光公主的《女神的祝福》里記載著:「洛斯里克王妃賜予祝福的聖水。

但我們即便逛遍了所有的洛斯里克,我們可以見到妖王,可以見到雙王子,但是始終無法看到這個貫穿魂1到魂3的神——陽光公主。

我們依舊是在《女神的祝福》里看到更多的描述:「她是前代國王歐斯羅艾斯的妻子,也被人喻為豐饒與恩惠的女神,但是她在產下小兒子歐賽羅特後,就不見蹤影了。」

陽光公主與歐斯羅艾斯的難以入目的關係,我們也早已在魂學第二十一期《洛斯里克隱藏起來的王與即將消失的惡魔族》里證明過了,這一次的關於陽光公主的解析專題里,我們依舊要加入新的證據。

我們這一期最主要關心內容是陽光公主究竟去了哪裡了,她究竟是真的存在過的神明還是如同魂1里一般,她從始至終就是一個幻影呢?

難道她不僅僅對我們不死人來說是一個幻影,同時對神族而言她也是一個幻影嗎?

這時我們開始在魂3的世界裡尋找陽光公主的蹤跡。

魂3的《秘藏的祝福》與一直都歸屬於陽光公主的《女神的祝福》,他們在遊戲里出現的頻率極低,幾乎每一個物品的出現都暗含了故事裡的含義,比如在伊魯席爾我們可以在此處看到盯著陽光公主不可重生的銀騎士,他的掉落物便是《女神的祝福》。

而遊戲里唯一一處既有《秘藏的祝福》也有《女神的祝福》的地區便是在魂3的第二個DLC-《環印城》里出現了。

《女神的祝福》是葛薇艾薇雅在公主時代的象徵。

《秘藏的祝福》則是葛薇艾薇雅在洛斯里克王妃時代的象徵。

因此當我們在環印城裡見到《秘藏的祝福》的那一刻,便是暗示了我們一個信息——陽光公主來到過環印城,並且來到的時間必然是她已經成為了洛斯里克王妃之後。

於是我們還真的在環印城,在吞噬黑暗的黑龍的祭壇前,看到了代表著洛斯里克的旗幟與洛斯里克的騎士劍。

我們在遊戲中得到記錄對環印城的直接訪問的文本有兩個,一個是在《古式便服》里記載著的:「很久以前,在某個使節團造訪環印城時,據說只有其中一位留下來的年輕人成為記錄中最後一位教堂之槍。

這說的是烏拉席露的賀弗萊特。

還有一個是在《虛空頭盔( 虛ろの兜》里記載著的:「 受古代王命,造訪環印城的騎士團頭盔。不歸騎士團因此成為黑暗傳說,某種巨偶也是以他們為題材製成,如今也只有其名聲被流傳下來。

這說的是魂2里《茫然頭盔( 虛ろの兜》里記載著:「 他們已無實體,而以魂魄寄宿於裝備本身。

把這兩個信息串聯起來,便知曉了,這些在魂2的茫然衛兵為何會沒有實體的原因。

那麼除了這兩個明確文本記載著的記錄外,環印城難道就沒有其他的生命進入過嗎?

當然不是,所以我們同樣可以在環印城裡看到大量的失去頭顱的哈蘭得騎士的遊走,在他們的《哈蘭得鎧甲》里記載著:「過去渴求黑暗靈魂的哈蘭得戰士團鎧甲。因為與戰士們一同沉入黑暗,盔甲的內部空間被撐大,變成不堪入目的物體。

這些信息毫無疑問地都在告訴我們,環印城僅僅是在我們主角的認知里是不知曉的罷了,在其他的人,在其他渴求黑暗靈魂的人眼裡,這只不過是黑魂世界裡眾多的秘密之一而已。

從這些信息里我們也得到了環印城中的兩方勢力。

一方為了保護黑暗靈魂,他們是教堂之槍,是巨人法官。

還有一方是為了奪取黑暗靈魂,他們是虛空騎士團,是哈蘭得騎士團,只不過他們在我們主角進入到環印城之前都失敗了。

而在遊戲里,保護黑暗靈魂的,除了我們能夠明確看到的巨人法官,以及烏拉席露的教堂之槍外。

我們還能看到的一個群體,她們是穿戴者守護者一套的女性,這些女性在魂1里被叫做繪畫守護者,在魂2里被稱為守護者。

在魂3里,我們可以在幽兒希卡所在的俘虜塔的下方撿到名為《繪畫使者》的一套服裝。

是的,三代的黑魂,同一個事物有了著不同的名字。

我們可以知曉幽兒希卡處的繪畫使著繼承的是魂1里的繪畫守護者,畢竟我們也早已在魂學研究的畫中世界的專題就證明了,幽兒希卡是半龍女普利希拉的孩子,她來自於畫中世界。

這些繪畫守護者傳承的是王下四騎士之一基亞蘭的使命。

我們也在上一小節證明了,魂2的守護者,守護的是被林德聖院隱藏的陽光公主。那麼這些在魂2的守護者,她們在魂3里又是如何體現的呢?

這個時候,我們就要補入守護黑暗靈魂的第三股勢力——教堂的守護者。

在《教堂守護者薄刃》里記載著:「如今已人數稀少的守護者,是與教堂之槍攜手,共同守護費蓮諾爾公主永久安眠的守衛。

這段文本並沒有告訴我們這個教堂的守護者究竟是什麼樣子,但是卻告訴了我們她們並非是教堂之槍,僅僅是與教堂之槍攜手而已。

於是,我們在教堂之槍的這場BOSS戰里,見到了受召喚而來的除了賀弗萊特,這位身著《古式便服》的烏拉席露的人外,還同樣可以見到身著白色衣服的女子,她們右手拿著《繪畫使者曲劍》,左手拿著《聖職聖鈴》而她們的投擲物,不是別的物品,正是《教堂守護者薄刃》。

這些女子身著的衣服也同樣是貫穿魂1到魂3的守護者的衣服。

只不過這個群體一直都被分為了兩部分,魂1里我們看到的其中之一她們守護者的是繪畫。

魂2里我們看到了另一部分,她們守護的是陽光公主。

這種暗示,在魂1里,這些守護者所在的房間同時存在繪畫世界與陽光公主的雕像時就已經暗示了我們了。只是我們不明白其中的含義而已。

到了魂3,他們這兩部分同時出現了,魂1的繪畫守護者,守護著從繪畫世界走出來的幽兒希卡。

而另一部分,本來應該守護者陽光公主的她們,卻已經被拜訪環印城的陽光公主命令道,去守護沉睡著的費蓮諾爾了。

因此這些守護者在受傷後,所放出的奇蹟里,有一個名為《陽光療愈》的奇蹟,上面記載著:「侍奉陽光公主的聖女們被特別傳授的奇蹟。

那麼這些明明應該守護著陽光公主的守護者為何會在此地呢?

這時我們再把洛斯里克的旗幟象徵、陽光公主的祝福、以及本應該是陽光公主守衛的守護者放在一起後,便明白了。

在洛斯里克成立之後,陽光公主不僅曾經來到過環印城,甚至還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費蓮諾爾的沉睡,留下了自己專屬的聖女——守護者。

正如同我們早已解析出來,環印城雖然隱秘,但也早有許多勢力來過了。

神族藏起來的小人,在魂3里也同樣成為了一個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公開的事實了。

我們暫且不去討論陽光公主來此地的目的為何,我們要反問的是,陽光公主來到了環印城以後究竟有沒有走呢?

哎,這就是我們下一期的主題——《從洛斯里克王妃到重生之母》里,所要解析的謎題了。

最後

陽光公主的專題一共有兩期,這是第一期,講述了魂1到魂3前半段時間的陽光公主的生活軌跡。

陽光公主一直都是一個有爭議的存在,有許多人甚至如同魂2的梅維雅法術院一般,否定其真實存在。

但從我們這個解析的軌跡來看,也能明白陽光公主是個真實存在的女神。

我也明白大家的質疑她存在的原因,因為這個女神雖然貫穿黑魂三部曲,但她從來沒有以官方明確的信息,展現過自己的形態。

即便是魂1,那也僅僅是葛溫德林製造出來的幻影而已。

同理,罪業女神蓓爾嘉也是如此,常常遭人質疑,畢竟許多人都保持著自己認知世界的一種理念——只要沒看見的,都是不存在的。

蓓爾嘉我們已經在畫中世界的專題分析出來其存在的具體樣貌了,這兩期的陽光公主專題,我們也同樣能夠在最後見識到她的真身。

具體的答案,便是在我們下一期的黑魂解析當中揭曉啦!

我是狗哥,我們下一期再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