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省腫瘤醫院護士趙青松:我終於活成了自己心中最崇拜、最羨慕的樣子

「我們是醫務工作者,本身就屬於我們的本職工作,所以在最開始報名的時候,基本上我們全院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是熱情很高的,想要到一線來,想要到武漢來,貢獻自己的一份熱」。

2020-02-13 14:0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我們是醫務工作者,本身就屬於我們的本職工作,所以在最開始報名的時候,基本上我們全院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是熱情很高的,想要到一線來,想要到武漢來,貢獻自己的一份熱」。

作為吉林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隊員,今天是吉林省腫瘤醫院重症監護室護士趙青松抵達武漢的第4天。當談及這次能被應召出征的感受時,趙青松的驕傲自豪之情溢於言表。

去年,34歲的趙青松剛有了自己的「小棉襖」,小女兒至今還不滿14個月大。在嚴峻的疫情面前,時不我待。家人的鼎力支持,一句:你放心,後方有我們照料。雖說有些愧疚,卻也讓趙青松吃了一顆定心丸。「再無畏的人,在觸碰到家人這方面的時候,內心還是很柔軟的。國家需要我往前沖,但是有的時候覺得其實還挺對不起家人的。後期等到名單確定下來之後,我和父母他們大概說了一下。我的父母在這方面也是很支持我的,他們覺得既然需要你去,那家裡的事情你不需要操心,你就放心的走。包括孩子什麼的,這些我們都會幫你好好的去帶,我覺得我還是挺安心的。」

為了這次出征,省腫瘤醫院也為隊員們做了充足的準備。日常用品、防護耗材、應急用品,一應俱全。但初到武漢,還是打了趙青松一個措手不及。「因為現在是肺炎,它本身就是呼吸道傳播的一個疾病,我們整個酒店裡住的又都是我們醫療隊的成員,所以為了大家之間不會出現這種交叉感染,我們把中央空調也關閉了。現在外面可能有10℃左右,但是屋子裡面我們的現在實時的顯示的氣溫大概也就是八九℃左右這樣。還是很冷的。」

在經過往復防護服穿脫訓練後,趙青松也漸漸摸索出一個道理。「它防護服裡面的溫度就是可以達到30幾度到40℃這樣的溫度,就相當於一個人在洗桑拿浴一樣的感覺,你再堅持4-6個小時或者更長的時間的話,就非常容易會脫水。所以我們一般進去之前還是要求我們儘量多喝一些水,才能保證你不虛脫。」

按照排班表,8號的凌晨趙青松即將開始屬於自己的第一次值崗輪班。面對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趙青松說「首先覺得自己是無上的光榮。我也像在我們醫院裡面出征的時候說的那句話一樣:終於活成了我自己心目當中就最崇拜、最羨慕的那種人的樣子了。還有作為一名重症醫學科的護士,到疫區去發揮自己的作用,也是我義不容辭的一個義務。」

中國吉林網 吉刻APP 記者 越明

圖片由省腫瘤醫院提供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