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讀史

訂閱

發行量:1 

大漢朝俘獲古羅馬第一軍團六千人?

最近看歷史書籍,在書中看到這樣一個故事:公元前36年,漢西域都護甘延壽和副校慰陳湯,帶領四萬精兵走出西域,討伐郅支單于,在征戰的過程中,他們看到了單于手下有一支很奇特的僱傭軍。

2020-02-13 15:18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最近看歷史書籍,在書中看到這樣一個故事:



公元前36年,漢西域都護甘延壽和副校慰陳湯,帶領四萬精兵走出西域,討伐郅支單于,在征戰的過程中,他們看到了單于手下有一支很奇特的僱傭軍。漢朝軍隊對這隻軍隊戰陣的評價是「步兵百餘人,夾門魚鱗陳,講習用兵」,「土城外有重木城」。而這種用圓形盾牌連成魚鱗狀防禦的陣式和修「重木城」的方法,只有古羅馬軍隊採用。陳湯誅滅郅支後,「生虜百四十五人,降虜千餘人」。戰俘中有不少驪靬人,甘延壽和陳湯等將士把這些戰俘帶回到中國的西部腹地,讓他們定居下來。漢朝政府還設置了一個特別的縣,即「驪軒」縣,同時修起了驪軒城。



書中說這群羅馬士兵是怎麼到郅支單于手下的呢?

作者說公元前53年,古羅馬「三巨頭」之一克拉蘇率領大軍東征安息(今伊朗東北),在卡爾菜(今敘利亞的帕提亞)遭到安息軍隊的圍殲,統帥克拉蘇被俘斬首,只有克拉蘇的長子普布利烏斯所率的第一軍團約6000餘人拚死突圍。戰爭結束後,古羅馬官方一直尋找這6000人的下落,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消息。原來這隻軍隊迷路到了西域,為了生存,成了郅支單于的僱傭兵。



書中作者說甘肅永昌縣的者來寨古城就是羅馬戰俘的聚居地。今天的者來察的村民們有二百多人明顯具有地中海人的相貌特徵,並且建築風格有鮮明的古羅馬風格。

但是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為了破解這個謎團,2007年科學家通過對當地人的遺傳進行鑑定,鑑定結果發現其Y染色體多為東亞本地固有類型,且大部分單倍型和羅馬人沒有任何關係。因此所有有關當地人的脫氧核糖核酸有羅馬血統的新聞都是假新聞。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