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吉林網

訂閱

發行量:2221 

放射科的「90後」

武漢市中醫醫院漢陽院區放射科全體「90後」醫務人員。面對這群集體堅守的「90後」,他很感慨:「正是這群『90後』,扎紮實實守好了醫院的CT崗位。

2020-02-13 15:5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武漢市中醫醫院漢陽院區放射科全體「90後」醫務人員。 陳彥西攝

2月6日下午,武漢市中醫醫院5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集體出院。這是武漢市中醫醫院首批在西醫診療規範的基礎上,中醫藥介入治癒出院的患者。得知這一消息,一群奮戰在醫院第一道「關口」的「90後」醫務人員笑得特別開心。

封城時刻

1月23日凌晨2點,為防止疫情繼續擴散,武漢市宣布「封城」。 28歲的龔慧,去年7月研究生畢業後就職於武漢市中醫醫院放射科。這是她工作後的第一年,本打算回隨州老家過年。「封城」一刻,戰鬥打響,她義無反顧地和同事們一起留了下來。 眼瞅著就到農曆大年三十了,但前來醫院做檢查的人有增無減。「黑壓壓的人群把整個放射科大廳都圍了起來。以前從未在晚上見過這麼多人。」「封城」前,龔慧已連續值守兩個24小時班。 22日,龔慧從下午5點一直忙到凌晨2點半,連續做了100多個CT之後,才得空坐下來喘口氣。「感覺自己呼吸困難,快要窒息了,可外面的人都很焦慮,不做完檢查不肯走。」 23日上午,龔慧醒來從同事那裡得知「封城」消息,知道事態嚴重,立即給家裡打了個電話,告知他們自己過年不回去了。龔慧的母親也是一名醫務工作者,與她一樣要堅守崗位。聽說閨女不回家,她很理解,讓她保護好自己,履行好醫生的職責。

返程之路

「汪老師,我聯繫了黃岡地區送醫務人員回武漢的人,不出意外明天可以趕回來上班。」1月26日晚6點半,27歲的王晶告訴同一科室的汪鵬老師,她終於找到了回武漢的辦法。 1月19日,王晶回到麻城和家人團聚,原準備在大年三十趕回醫院接班。武漢「封城」當天,毗鄰武漢100公里的黃岡同時宣布暫時關閉城市通道。返程的路不通了。 「我回老家後科室就只有3個人上夜班。做檢查的病人很多,大家都很累。」王晶焦急不已。1月23日當天,她開始尋求各種辦法返回武漢上班。她加了好幾個回武漢的微信群,裡面是同樣渴望奔赴前線的醫務工作者。 幾天的不斷尋找,放棄,再尋找,王晶終於和一位在武漢醫院的老鄉取得聯繫,對方表示自己的警察哥哥可以帶她一程。1月27日,家人騎摩托車將王晶從縣城送到城區與老鄉匯合,隨後他們坐警車到達高速路口,再坐上接送醫務人員的志願者的車,終於踏上返漢旅程。 27日下午4點,王晶回到武漢市中醫醫院漢陽院區。沒有片刻耽擱,王晶做完CT檢查,排除感染病毒性肺炎的可能性後,立刻接替同事上班,直到第二天凌晨4點多才暫時停下來。 「同事們都太辛苦了,我得和他們一起戰鬥。」王晶說,面對疫情,她並不害怕,她相信,陽光終會照亮這片土地,所有醫務工作者的付出一定會得到回報。

城市堅守

「我的城市生病了,我要盡我所能幫助它。」 宋子軒,23歲,科里的「老么」,地道的武漢人。「我從小就在武漢跑,喜歡逛漢正街,到江漢路吃燒烤、看電影,現在每天下班看到街上空蕩蕩的,挺不是滋味。」 1月20日開始,宋子軒加倍忙碌起來。讓他切實感受到疫情的嚴重是在農曆大年初二。當天夜裡,拍CT的患者依舊擠滿大廳。晚上9點多,一位60多歲的男性患者因呼吸困難被120救護車送到醫院。「患者躺在平板床上,我看了片子,肺部感染非常嚴重。」那一晚,宋子軒只有一個想法:要多盡一分力儘快戰勝新冠肺炎疫情。「我從小就喜歡武漢,這次疫情既讓我感到擔心,也讓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互幫互助。」宋子軒說,現在醫患之間更加理解、配合了。 23歲的余果是第一年上班,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一時感到無措。隨著拍片患者快速增加,異常胸片變得「見怪不怪」,醫院加強了對醫務人員的防護,對他們進行了各種培訓,但防護物資還是緊缺。余果說:「科室的老師都把防護服緊著給我們做CT的人穿,自己只穿隔離衣。這可是玩命,我只有加倍努力才行。」說話間,余果不時摸摸自己的耳後。由於每天戴口罩,最長時間達15個小時,許多醫務人員耳後被勒出了深深的紅痕,有的人還磨破皮出血。 有13年黨齡的放射科主任徐良洲是放射科的「老字輩」。面對這群集體堅守的「90後」,他很感慨:「正是這群『90後』,扎紮實實守好了醫院的CT崗位。」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