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財經

訂閱

發行量:1844 

從謹慎試探到「傾力回歸」,外資券商布局中國十年之變

12月20日,上海黃浦區淮海路中環廣場的辦公樓里,一間辦公室門前擺放著開業花籃——這是野村東方國際,日本第一大券商野村證券在中國的控股證券公司正式開張。

2019-12-31 01: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12月20日,上海黃浦區淮海路中環廣場的辦公樓里,一間辦公室門前擺放著開業花籃——這是野村東方國際,日本第一大券商野村證券在中國的控股證券公司正式開張。

僅用了9個月時間,野村東方國際便拿下經紀業務、資產管理等4張牌照。

睽違中國市場五年,同為日本四大券商之一的大和證券,也在進行著新一輪在華發展的布局。12月初,大和證券設立控股券商的申請獲中國證監會受理。

外資券商的「傾力回歸」不止於此。摩根大通控股券商於日前獲批開業,高盛已申請增資控股高盛高華,瑞銀集團則於去年年底增持瑞銀證券至51%成為首家外資控股的券商……

2001年至今,近二十年間,中國資本市場經歷了股權分置改革、新股發行體制改革、CEPA框架及協議簽署等重大事件,而中國證券業對外開放的步伐從未停止。

2019年,監管明確表態加大金融對外開放,並提出取消外資股比限制時點提前、設立科創板、全面推行註冊制等多項舉措,MSCI、富時羅素等納入A股,市場化、法制化與國際化齊頭推進,這讓持續關注中國境內市場的外資機構看到——這一輪金融開放,非同以往。

「在當前時點設立控股券商很關鍵,在中國市場即將步入變化的最初階段就要進來。如果等到五年之後整個市場格局已經形成,到時候再進來,其實就沒有太多業務發揮的空間了。」野村控股中國委員會主席飯山俊康對第一財經記者稱。

開放初體驗

瑞銀證券是布局中國市場的先行者。董事長錢於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提出了非常堅定的論斷——當前國內對外資大規模開放,外資入華布局證券業正當其時。

從合資到控股,瑞銀證券僅用212天就實現了「華麗轉身」。證監會今年5月2日受理其變更實控人申請,7月17日作出第一次反饋意見,11月30日正式核准其變更實際控制人。

這距離瑞銀2006年第一次入華展業,已經過去了13年時間。期間,中國資本市場歷經起伏,外資券商也因為開放政策的逐步推進歷經幾波「浪潮」——從兌現WTO承諾、CEPA框架吸引港資,再到放開持股比例……

從瑞銀在中國市場的發展,也可一窺中國證券業對外開放的脈絡。

2001年底加入WTO後,中國逐步落實「加入後3年內,允許外國證券公司設立合營公司,外資比例不超過1/3」承諾。過渡期開啟,外資券商得以第一次「由外向內」推開中國證券業的大門。在此之前,我們僅有中金公司一家合資券商。

2002年,證監會發布《外資參股證券公司設立規則》,要求外資股東合計持股比例不得超過49%,經營範圍限制為股票、債券的承銷與保薦、外資股經紀業務、債券經紀和自營業務。

政策剛剛落地,就有機構一馬當先搶接「繡球」。

2002年12月,由湘財證券和法國里昂證券組建的華歐國際證券有限公司獲證監會批准設立。

2003年11月,長江巴黎百富勒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開業。

一批歐美股東背景的大型商業銀行或老牌投行也應聲而動,在2004年後密集入華。由於政策限制,外資參股證券公司的境內股東,需要有1名是內資證券公司。於是,一次次「牽手」發生在外資和中資股東之間——高盛高華、瑞信方正、摩根史坦利華鑫、東方花旗、海際大和……

其中,瑞銀證券、高盛高華成為兩家全牌照經營的券商,其餘合資券商多存在牌照受限情況,主要限於開展投行業務和部分經紀業務。

到2008年年底,經證監會批准,境外證券經營機構在華設立的外資參股證券公司達到8家。

短暫蜜月期

「證券市場的每一次變革,都會在券商身上打下深深烙印。」有證券業內人士感慨稱。

初嘗「聯姻」甜蜜的合資券商躊躇滿志,比如華歐國際,2004年一年內,就完成了5單IPO和2單再融資。

雖然合資券商星夜趕工,滿心期待搶占境內市場先機,但彼時境內資本市場尚處於規範發展階段,速度並非建立有效資本市場的第一追求。

2002年至2006年,期間IPO和再融資一度暫停,還有多家券商破產。

2005年股權分置改革試點啟動、中小企業板開啟全流通、《證券法》修訂頒布、新股首發開啟詢價制等等。有機構統計,全年先後被取消證券業務許可並責令關閉的券商,竟超過14家。

在這樣的行業背景下,外資券商業務呈現收縮。海際大和於2004年開張,業務停擺三年,2007年才完成首單債券承銷,成立6年後才完成首單IPO項目。業績上,海際大和除2010年實現82萬凈利潤,前後兩三年均處於虧損狀態。

長江巴黎百富勤和華歐國際的日子也不好過。前者虧損嚴重,在維持三年後,法國巴黎銀行將其持有的股份全部轉讓給長江證券,後者將其更名為長江證券承銷保薦有限公司,成為首家「解體」的合資券商。

一度風光無限的華歐國際,股權歸屬更迭不斷,名字一改再改,從「里昂財富」到「華信證券」。在幾番周折後,2014年華信能源100%受讓了財富里昂,更名為華信證券。曾經的「華歐國際」就此成為一家純內資券商。

在這一階段,出眾者寥寥。期間,多家合資券商陸續退出中國市場。

僅瑞銀證券等全牌照經營的合資公司,抓住了大型企業上市的機遇,地位相對穩定。

錢於軍認為,這主要是得益於國際經驗的早期優勢。比如,有些在國外做IPO的技巧、技能和經驗,在進入早期可以用在國內A股市場IPO業務上。因此,瑞銀的競爭優勢較為明顯。而央企、國企和大型民企看重瑞銀作為國際知名投行的牌子和實力。

「剛剛開張瑞銀證券時,2007年一上來就趕上若干個A股特別大的IPO,太平洋保險、『巨無霸』中石油回歸A股。所以這個時候做這種大項目,還是有底氣。做A股這麼大項目的券商當時沒有幾家,往往是中金加我們。」他說。

資本市場總是風雲變幻。2007年「一參一控」政策出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襲來,以及境內IPO多次暫停,對合資券商而言,都是需要面對的風險。

回憶起當時合資券商的退出,來自大型國際投行的高管林方(化名)對記者表示,合資券商入華早期,內資券商股東對外資存在一定的依賴,但隨著業務開展,雙方的文化衝突逐漸顯現,與母公司的業務競爭也漸成障礙。

「內資券商對外資的依賴,早期可能稍微高一點,比如在風控的把關方面,合資券商的風控一定程度上依賴國外的戰略投資人。業務上,國內的母公司主要是做二級市場,把一級市場挖出來給合資券商做,可是母公司的二級市場業務,做著做著也能幫助一級市場。所以這裡面母公司和合資公司就存在關聯和潛在競爭,坦率來講,這個種子就埋下了。」林方說。

而持股比例長期被限制在1/3,也令外資缺乏擴張在華業務的動力。「1/3,且是單一牌照。這讓他們(外資)感覺合作的參與感很低,沒有動力去貢獻太多。直到2016年至2017年,說可以增持到49%。這十幾年,外資可能沒有那麼『開心』。」林方說。

CEPA券商

長江巴黎百富勒、華歐國際等相繼敗走,此後很長一段時間內,沒有再出現新合資券商的身影。

仍在堅守的合資券商也在抱怨承受的「隱痛」——每每排名,凈資本較少,分類評級很難觸及A類。

直至2013年,「曙光」再度出現。

2013年8月,CEPA(《內地與香港、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框架《補充協議十》出爐,該協議明確了取消內地單一股東須持股49%的限制,並且允許符合設立外資參股證券公司條件的港資、澳資金融機構在上海市、廣東省、深圳市各設立1家兩地合資的全牌照證券公司時,港資、澳資合併持股比例最高可達51%。

政策紅利釋放,內資券商曲線涉足證券業,四家股東為港、澳資機構的合資券商相繼成立。2016年8月、10月,華菁證券、申港證券成立;2017年7月滙豐前海、東亞前海成立。

市場有觀點認為,CEPA券商可以作為外資控股券商未來一段時間發展的坐標參考。因為較之前一階段的合資券商,CEPA券商在股權比例設置、牌照等多方面都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牌照無疑是重中之重。CEPA券商都是全牌照券商,即開業之初可選擇四個業務牌照,在經營滿一年的情況下可以繼續向證監會申請其他牌照。

不過,CEPA券商仍然資本實力較為薄弱,註冊資本均在50億以下,滙豐前海、東亞前海、申港證券、華菁證券的註冊資本分別是18億元、15億元、35億元、10億元。

退而謀進

證券業通過市場化競爭發展到一定階段,一定會出現併購重組浪潮,市場集中度提升。

2014年,國務院發布《關於進一步促進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簡稱「新國九條」)。其中明確提出,要「推動證券經營機構實施差異化、專業化、特色化發展,促進形成若干具有國際競爭力、品牌影響力和系統重要性的現代投資銀行」。

申萬宏源證券有限公司2015年1月16日成立,是由申銀萬國證券換股吸收合併宏源證券合併重組而成。除此之外,中信證券收購里昂證券、國金證券收購粵海證券、方正證券收購民族證券、國泰君安收購上海證券等陸續完成。

與此同時,合資券商也面臨自己的問題。自2014年初開始,方正證券收購民族證券的併購紛爭就一直未斷,雙方遲遲沒有進行業務整合。直至2018年,方正證券才徹底整合民族證券為投行子公司。據記者了解,這主要是因為,方正證券控股的兩家子公司民族證券與瑞信方正之間投資銀行業務存在同業競爭問題。

為此,方正證券曾表示,考慮以調整瑞信方正的股權為方案來解決同業競爭問題。2019年4月,瑞信方正提出股權變更申請,瑞士信貸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非公開協議方式單方面向瑞信方正增資,增資完成後,瑞士信貸對瑞信方正的持股比例由增資前的33.30%提高至51.00%,並將成為瑞信方正的控股股東。

「分手」消息不斷傳來。2017年10月,摩根大通退出一創摩根;2019年,花旗亞洲退出東方花旗。

不過,在林方看來,這種「退」與十年前相比,已經發生了本質上的變化。「不同於此前的因內耗和衝突退出,現階段的退,根本上是為了進。」他說。

「當時的做法和選擇的夥伴——內資證券公司,與外資有業務重合,大家都是同行。這種『聯姻』已經決定了外資必須要走現在的『退出』這個路徑。因為沒有辦法更深一步地進入中國市場。且是單一牌照,進來了以後還是要拿其他牌照。」他說。

錢於軍對記者稱,瑞銀入華之初即與股東達成協議,一旦政策允許即增持,並且為此做出一些股東層面購買期權的安排。

從瑞銀證券2006年的股權架構來看,股東有北京國翔、瑞銀集團、中國建銀投資有限公司、國家開發投資公司、中糧集團、國際金融公司(IFC)。大股東為北京國翔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3%。

「我們所有中資的股東單位沒有一個是直接做證券的,由於股東之間不存在我們所謂的同業競爭問題,在這個意義上,為日後的成功做了準備。集團會全力以赴地支持瑞銀證券,因為集團做的業務瑞銀證券不做,瑞銀集團也不需要在瑞銀證券以外再另起爐灶。」錢於軍說。

不再徘徊

先退後進,瞄準的目標是51%,甚至是100%。根本的決定因素,在於證券業開放的程度。

2018年4月初,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將合資證券、基金管理和期貨公司的外資投資比例限制放寬至51%,三年後不再設限。

證監會於2018年4月底發布實施了《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和《外商投資期貨公司管理辦法》等管理規定,外資「由參轉控」正式明確。

隨後瑞銀「火速」遞交申請。「我們就在『前門』等著,4月28號宣布外資股比放開到51%,我們是第一家遞表的。之前做了很多準備工作,本來是衝著49%去的,後來一看有了51%,我們想不妨再等這幾個月。一旦出了新規則,我們就衝上去。」錢於軍說。

從持股24.99%到持股51%,從合資到控股,在這一輪金融開放的過程中,瑞銀證券成為境內首家外資控股券商。

錢於軍說,持股比例的提升,使得瑞銀證券的經濟收益與投入更加平衡,且瑞銀證券在母公司內部得到更大認可。從財務角度上,瑞銀證券的經濟利益與投入更加平衡。

參股、控股還是獨資,關乎的是話語權。

「中國市場不能總是外資想像中的一個『大餅』,而是要實際成為外資現在參與就能有好的投資回報、有盈利的市場。」錢於軍認為。

今年以來,金融開放的重磅政策接連不斷,原定於2021年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和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已經提前到2020年。

儘快布局中國市場,已經成為外資機構的一大共識。雖然剛剛開業,野村東方國際總經理孫冬青就表示,公司將積極申請投行牌照,目標是成為全牌照的券商。

新《證券法》將於2020年3月正式實施,註冊制將在全市場分布實施。這對合資券商特別是外資控股券商而言,無疑將面臨相對更容易的競爭環境。

外資與內資券商都將迎來更多發展機會,也將面臨更激烈的行業競爭。無論如何,新階段證券業改革開放,大幕早已拉開。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