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時報排頭兵

訂閱

發行量:109 

「走進非洲」在烏干達遭遇劫匪,對方一看是中國人就放行了

從事電視采編33年,中國電視界環球拍片第一人,創作拍攝百餘部(集)電視劇、專題片、紀錄片,策劃主編數千期電視專欄節目,出版發表數百萬字小說、紀實散文等作品,代表作有《混血兒》、《笑傲東非》、《電視塔下》等,多次獲得國家飛天獎等獎項。

2020-02-13 02:11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編者按]劉洪耀,國家一級編劇、教授、知名電視策劃人、資深廣電媒體專家、四川大學客座教授。從事電視采編33年,中國電視界環球拍片第一人,創作拍攝百餘部(集)電視劇、專題片、紀錄片,策劃主編數千期電視專欄節目,出版發表數百萬字小說、紀實散文等作品,代表作有《混血兒》、《笑傲東非》、《電視塔下》等,多次獲得國家飛天獎等獎項。1995、1998和2000年,他三進非洲拍片,深度親歷非洲十來個國家、地區,他用詼諧生動的筆觸,以親身體驗的視角,勾勒出一個個性化的非洲,本文選自劉洪耀近期完成的《東非、北非採訪歷險記》,以饗讀者。


1995年11月20日,四川省政府新聞採訪團一行經香港、阿布達比等地中轉,先後到達東非的烏干達、坦尚尼亞、肯亞和北非的埃及,開始了50餘天的非洲拍片之旅。

11月22日,我們抵達東非烏干達。在烏干達,我們主要負責採訪報導四川的國際承包工程公司在非洲開拓的業績。從20世紀六七十年代初期起,四川人在非洲就開始了非同尋常的經援、承包建設。東非三國有很多大型工程項目是以四川中鐵二局為主建設的。


難以置信!這裡的四川火鍋真地道

採訪歐文電站工地時,非常意外的是,我們在這裡不僅聽黑人朋友講起了四川話,還吃到了地地道道的四川火鍋。

工地上的中國同志介紹說,烏干達是穆斯林國家,牛肉很多。但當地人不吃毛肚,這恰恰是四川火鍋的重頭菜。新鮮的毛肚,市場上才賣人民幣兩角多一斤,於是,工地上就經常吃四川火鍋。

聞到飄香的四川火鍋味兒,我們採訪團一行都有些激動。我們圍坐著大快朵頤,但當地黑人看見我們在煮得翻滾的火鍋里燙毛肚,卻如同見到了外星人一樣。

吃完火鍋,天已經黑盡了。晚上十點半,我們才啟程回坎帕拉。

開車的朱建軍突然有點憂心忡忡了:「太晚了,恐怕遇到土匪哈!」結果,怕什麼,來什麼,我們真的遇到劫匪了!


驚心動魄!劫匪攔下了我們的車

回去的路上,我們還沉浸在白天的成功採訪中,還在回味當地黑人的四川話、味道正宗的毛肚火鍋,誰也沒有注意到朱建軍的話。我們的三菱越野車,一出工地就緊緊跟在大使館的奔馳車後面。

回坎帕拉的路上空空蕩蕩,大使館的車在前面開得飛快,我們的越野車性能差點,追不上,朱建軍只有急得頻閃大燈,還是沒有用。我們一行人此刻意猶未盡,壓根沒有意識到有多危險。

「你們把玻璃搖上去,把門鎖了!」朱建軍叮囑道。

下意識地,我抓緊了汽車扶手。越野車外黑糊糊一片,我看看車外的黑森林,看看越野車的速度表,又望向前面時隱時現的奔馳車尾燈。我們的汽車和大使館的車,一前一後進了森林。這是回坎帕拉的必經之路,這時,大家才感到氣氛開始緊張起來。

「朱師,有土匪?」

「武裝匪徒,已經搶過幾回了。」

「想不到,非洲還這麼兇險!」

「看!奔馳車停了!」

「可能是在等我們。」

我們的越野車開近奔馳車,才發現情況不妙:5個持槍的黑人把我們的汽車攔了下來。5個黑人小聲嘀咕著,在汽車的燈光下,我們只能看見他們的白牙齒。看來,他們也有點舉棋不定。

朱建軍看見一個黑人走近越野車,忙對他用英語說:「中國人,中國人!」同時,朱建軍打開了汽車內的燈光。這幾個黑人穿著軍服,沒有領章帽徽,手裡提著衝鋒鎗。

那幾個黑人也確實看清楚我們是中國人,再加上前面奔馳車是掛的大使館車牌,這幾個黑人有點猶豫不決。過了一會兒,其中一個黑人揮揮手,示意讓我們走。越野車和奔馳車趕緊發動,加大油門,快速離開森林。遠處,坎帕拉的霓虹燈閃閃爍爍,我們都長長地舒了口氣。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