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幸知

訂閱

發行量:47 

一個中年女人的悲哀:精神出軌後,才發現掉入了這個陷阱

但是,諮詢進行到第三次,沈荔和張立鵬就發現,孩子的問題,癥結竟然在他們兩個人的親密關係上。如果人生註定是一場修行,那不妨從現在開始要記住,這條路,你並不孤單,更何況,前方充滿著希望。

2020-02-11 06:42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幸知在線特約作者 夏一丹


放學回家,總要玩上一兩個小時才能開始做作業;動不動發脾氣、摔門、扔東西;只要和他說點啥,立即就是一臉的嫌棄不耐煩……

看著10歲的兒子越來越不對勁的表現,沈荔急,沈荔的老公張立鵬也急了。

迫不得已,沈荔、張立鵬和兒子一起,坐在了心理諮詢師面前。

但是,諮詢進行到第三次,沈荔和張立鵬就發現,孩子的問題,癥結竟然在他們兩個人的親密關係上。

沈荔想:該還的,終究要還啊!

平靜的關係下面,藏著一個黑


那年,兩個公司搞聯誼活動,張立鵬對沈荔一見鍾情。沈荔有些猶豫,但因為覺得沒有更好的選擇,加上張立鵬追得緊,所以她也就順勢留在了這段關係里。

戀愛期間,沈荔有一回被新來的上司堵在茶水間說要談談心,她急中生智避開了,想著息事寧人的她並沒聲張,卻不料有一天去上班,剛進辦公室就被那上司的太太一巴掌打了過來。

當時,是男同事施凡過來解了圍。沈荔隨後就給張立鵬打電話,他雖然氣憤,卻只是瓮聲瓮氣地說了句:「我想想怎麼辦。」

之後,便掛了電話。

沈荔當然不舒服,可轉頭一想這事確實不好辦。後來,她收到了調回總部去的通知,這場風波也就這麼過去了。

但她和施凡的關係,卻在這之後有些特別了。雖未有出格的行為,卻總覺得對他多了幾分信賴。

結婚兩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張立鵬從單位加班回來,手上小心翼翼地提著一盒沈荔喜歡的麻辣燙,卻在樓道口看見施凡從自己家中走出來。

他頓時就懵了。

一絲慌亂後,沈荔平靜地解釋:「我的一個重要文件被誤刪了,情急之下,我請了他過來幫我,除了這個沒有其它。」

張立鵬難以接受:「你找誰幫忙都可以,為什麼非要找他?」

半晌,沈荔冷冷道:「我找你,你會好好幫我嗎?」

張立鵬瞬時不說話了。

結婚11年,兩個人的矛盾其實發生了一遍又一遍,事情並不一樣,但感受總是相同。

沈荔覺得,遇事時,張立鵬這個老公,並不怎麼可靠;張立鵬則感覺,自己在沈荔心目中的份量,甚至不如她一個男同事。

只是,張立鵬也沒有太多可指摘的:家裡的錢不歸沈荔管,但他也沒亂花;雖然總在外面吃飯喝酒,確實也沒有什麼緋聞。

何況,他對沈荔也有很多好的地方:她愛吃的東西,他全部記在心上,隨時為她買來;她要是生理期,他就會給她準備好紅糖水;她要外出,只要有空,他隨時接送。

每每感覺失落、無趣,沈荔就會想,人無完人,過日子嘛,有時候要糊塗一些,不能要求太高

所以,他們的婚姻,時常會被一些事情割傷,但又能很快用一些溫馨的日常給粘起來。

如果不是這次為兒子進行心理諮詢,沈荔和張立鵬都還認為,他們是一對算得上恩愛和諧的夫妻,根本沒意識到,在這穩定祥和的關係之下,其實藏著一個黑洞。

藏在洞裡的,是兩個人的傷。

更沒想到,他們不曾留意的傷,最後都要由孩子來扛。

孩子是婚姻關係的試金石

他倆的兒子小海對沈荔非常依賴。

即使已經十歲,卻從來不敢自己睡覺,不管多晚,一定要媽媽陪;行為上也很難自律,要麼就不斷地磨蹭,要麼就找各種藉口玩手機,更談不上積極主動的學習,沈荔為此很心煩

在諮詢中,沈荔不承認,她對孩子的態度里,暗藏著對老公張立鵬的不滿甚至輕視。

「平時的小事他對我很周全,但我真的需要他幫忙時,就會感覺他離我很遠,所以每次我都會想,我不要求他幫我什麼,我要自己靠自己。」

張立鵬對沈荔暗中的想法也瞭然,兩個人默契地保持著距離,明面上,兩個人互相尊重,相安無事,但卻很難管理好暗地裡情緒的泄露。

沈荔對小海的需求經常很不敏感,意識到了的時候,卻又反應過度,而張立鵬對小海看起來關心備至,但一旦小海不聽從他的意見,就會動怒。

漸漸的,小海的行為也就失控了。

那天早晨,小海起床後,皺著眉頭說肚子疼,頭暈。

沈荔擔心他是因為沒完成作業心裡畏懼在以這種方式躲避,張立鵬覺得既然孩子說不舒服就該請假去看病。可沈荔認為,即使是真的不舒服,也不一定非要上醫院,可以在家觀察,而張立鵬又說,若是沒有醫生的病假條,小海學校不會批假。

夫妻倆在「拉鋸」時,小海捂著肚子在邊上默默地淌起了眼淚。終於,沈荔和張立鵬達成了暫時的「共識」,讓小海先在家休息,等中午時分再讓張立鵬回來帶他吃飯去醫院。

當他急急忙忙趕回家,卻見家裡電視播著動漫,餐桌上好幾個沒來得及扔掉的冰淇淋空包裝袋,一碗方便麵沒有吃完已經涼了。

張立鵬忍著怒氣讓小海換衣服跟他走,小海不願意去,理直氣壯地說:「媽媽說過了,不用去醫院!」正在這時,沈荔的電話打了過來:「醫院去了嗎?」張立鵬的火立即朝她撒了過去:「不是你說的不一定要去醫院嗎?現在他不肯去,你說怎麼辦吧!」

沈荔直接把電話掛斷了。否則,她怕自己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會咆哮出來:「你這個無能又無用的男人!

而在家中拿小海無計可施的張立鵬,氣得一巴掌就扇在孩子臉上。那是他在自己的價值得不到認同時,絕望的吶喊吧

可是孩子又何其無辜

如果說孩子是婚姻的試金石,沈荔和張立鵬就是一對經受不起考驗的夫妻:情感疏離,互有敵意,缺乏信任

更要命的在於,他們一直在逃避,也讓孩子飽受恐慌、冷落甚至暴力,逐漸陷入人生的荒蕪。

夫妻之間的滿意度需要不斷提

確實,有婚姻教皇之稱的約翰·戈特曼說:婚姻的基本任務之一是在丈夫和妻子之間建立「我們」意識。

說得更直接一點,就是夫妻之間一定是要一條心,要團結在一起。

當一對夫妻缺乏真正的情感連接和凝聚力,困在其中被忽視冷落或變相承擔責任的孩子,就只好尋找漏洞來滿足自己的需求,或者不得已要憑藉自己小小的身心負擔起整個家庭表面穩定的重任。

所幸的是,沈荔和張立鵬都看到了真相

北京大學心理學系碩士研究生武亞雪編譯的一篇文章說:長期教養模式研究發現,夫妻之間的滿意度直接預測了兒童的行為問題。

這項研究發現,伴侶滿意度、教養方式、父母抑鬱這三者均和兒童的行為表現相關,其中伴侶滿意度可以直接預測兒童一年之後的行為表現。

我的理解是,伴侶滿意度提升的話,孩子的不良行為也可能跟著「治癒」。

相信許許多多的夫妻,可能都有過難以釋懷的傷痛。可我更相信,這傷痛背後,有我們不曾去發現的堅韌與深深的愛。

如果人生註定是一場修行,那不妨從現在開始

要記住,這條路,你並不孤單,更何況,前方充滿著希望。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