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院線

訂閱

發行量:158 

斬獲奧斯卡最佳的《寄生蟲》,真有那麼好?

這是第一部非英語電影獲得最佳影片,創造了奧斯卡的歷史,也創造了韓影的歷史。再比如,當雯光發現金氏一家的偽裝後,居然拍下了視頻要威脅他們,這樣不歡而散對她來說也沒有好處,總感覺是刻意營造戲劇衝突,完全可以改成六個人精心設計,繼續維持之前的生活,合作著「寄生」下去,會更有諷刺意味。

2020-02-10 09:25 / 14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第92屆奧斯卡金像獎,落下帷幕。

韓國電影《寄生蟲》拿下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原創劇本等四項大獎,成為當晚的最大贏家。

這是第一部非英語電影獲得最佳影片,創造了奧斯卡的歷史,也創造了韓影的歷史。

還沒看的朋友是不是很好奇它到底講了什麼?有如此魅力。

現在我們就來聊一聊它——

《寄生蟲》

這也是韓國電影首次獲得奧斯卡獎項,加上之前的「坎城金棕櫚」,《寄生蟲》的出現實打實為韓國爭了光。

不過豆瓣評分8.7的它卻收穫了褒貶不一的評論。

那麼究竟這部電影是否值得一看?下文就來講一講。

——————以下內容涉及大量劇透——————

基宇(崔宇植 飾)是一名重考四次仍未通過大學考試的「備考生」。

在他的背後還有一個貧窮的家庭,妹妹基婷(樸素丹 飾)熱愛畫畫,但因缺錢上不了補習班,索性自暴自棄混日子。

父親基澤(宋康昊 飾)與母親忠淑(張慧珍 飾)沒有正經工作,靠著給披薩店摺紙盒為生。

一家四口蝸居在狹小且採光極差的「半地下室」,手機WIFI需要蹭鄰居的網,充飢只能吃放久了的麵包片,每天看著窗外地面上人們來來往往,當做一「景」。

金氏一家過得小心且卑微,窗外總有流浪漢隨地小便,他們不敢制止,只得湊在一起悄悄吐槽。

這樣的他們,也曾幻想過有錢的生活,期待找到好的工作,而這樣的機會終於來臨……

基宇好友是名牌大學在校生,日常為一家富人女兒做家教,最近因需出國留學,讓基宇幫忙代教一段時間。

可是基宇自己都沒考上大學,又怎能獲得對方信任?無奈之下,他們決定做個假證明。

帶著偽造學生證明前去的基宇有些心虛,可沒想到富家夫人根本沒看,只要求觀摩課堂。

基宇重考四次,對於題目掌握自然不在話下,但他巧妙利用「考場掌控法」俘獲了富家女兒以及夫人歡心,臨走前夫人還為他提高了時薪。

成功進入富家做家教,且與富家女兒互相產生愛意的基宇無意中發現,富家小兒子對於繪畫頗有興趣,但夫人與先生不知如何教導他,先前的藝術家教也都被小兒子的「無厘頭」氣走。

於是,基宇靈機一動決定推薦妹妹,他將基婷「包裝」成一個出國留學回來的知名藝術家,還為她起了個英文名傑西卡。

基婷之前為了賺取零用錢,多次去婚禮上冒充賓客,演技一流,提前看了藝術創傷之類的資料就三下五除二唬住了夫人。

原來富家小兒子的「無厘頭」、「藝術感」都是裝出來的,是刻意在父母面前提升存在感的方式,這樣的小孩子心智在基婷面前自然露出馬腳。

她也因此套出小兒子在一年級時曾見過不乾淨的東西,自此留下了嚴重的心理創傷。

她將資料與小兒子的話相結合說給夫人聽後,有些「傻白甜」的夫人立刻相信了基婷,並表示希望基婷給兒子做藝術創傷治療。

基婷在富家司機送自己回去的路上,悄悄脫下內褲扔在車裡,營造出司機在老闆車裡亂搞的狀態,

並藉此成功讓富家辭退司機,推薦了「大伯家的金牌司機」,也就是基婷父親基澤。

三個人都進入了富家,最後需要搞定的就是屋內的幫傭雯光(李靜恩 飾)。

可是雯光在富人家的這幾年盡心盡力,不僅做出飯菜可口,而且把家事處理的井井有條,比夫人更加熟悉屋裡一切的她儼然成了富人家庭的一份子。

這樣的她該如何「剷除」?

就在一家人一籌莫展時,事情發生了轉機,基宇從富家女兒那裡得知雯光對水蜜桃嚴重過敏哪怕是沾染桃上的毛毛都會幹咳不止。

於是基宇跟基婷在教課之餘故意把毛毛灑在雯光周圍,而基澤趁機給夫人吹「耳邊風」,污衊雯光得了肺結核。

靠著這個理由讓夫人成功辭退了雯光後,他們又憑空捏造出了一個主打為VIP服務的公司,使得忠淑也順利進入富家做了保姆。

一家四口終於如願進入這棟別墅,借著富人一家去夏令營的空檔,在屋裡大吃大喝,肆意享用富人的生活。

就在這時,雯光回來了,她聲稱自己在地下室落下的東西。

這段演技真的絕了!

悄悄尾隨她下去的忠淑一家震驚的發現,雯光根本不是落下了東西,而是在地下室偷偷藏了一個人!

這個人是她老公,已經待在地下室靠著雯光送食物很多年了,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他的意識已然開始變得模糊,以至於認為自己本該屬於這裡,絲毫不想離開。

與此同時,雯光發現了忠淑一家的「計劃」,拍下他們在屋子裡的所作所為,揚言要揭發他們。

就在他們兩方僵持不下時,富人一家因下暴雨取消了夏令營計劃,正在趕回家的路上……

那麼,他們的存在會被發現嗎?金氏一家還能繼續在富家工作嗎?未來的路又將怎樣走?這些疑問大家還是自己去影片中尋找,特別是後半段,絕對要親自看才有感覺~

影片後半段一直有關於「味道」的描述,

富家小兒子聲稱在基婷、基澤與忠淑身上聞到了一樣的味道;

富家先生說基澤的味道瀰漫了整個車廂,有些像放久了的葡萄乾,又有些像坐地鐵的人的味道;

以至於後來,連基澤自己也覺得身上散發著難聞的氣味。

他們所說的「味道」或許是同一款香皂味,或許是在半地下室居住久了的潮濕味,又或許是隱喻的「貧窮味」。

貧窮,真的有特別的味道嗎?未必,只是基澤一家從根本上就認為自己低人一等,他們知道欺騙富人一家是錯誤的,也認為夫人是真的善良,可忠淑卻表示「如果有錢,我會更善良。」

不是「有錢卻很善良」,而是「有錢,才善良」。

《寄生蟲》這部電影之所以好,就好在它真實的展現了貧富差距對於思想帶來的改變,金氏一家也渴望住進大房子,渴望有體面的工作以及高昂的收入,但他們並沒有付諸行動,或者說他們曾行動過,但失敗擊垮了他們。

基澤曾是古早味蛋糕店工作人員,後來店裡破產他也做過一段計程車司機;

忠淑曾是一名鏈球運動員,還獲得過錦標賽銀牌;

基宇長相清秀,情商又高,特別招人喜歡,還差點說服披薩店老闆辭退員工,聘用他;

基婷繪畫能力高,而且有藝術天賦,演技更是一流……

怎樣看,他們都不像是找不到工作的人。

也許,與其說是找不到工作,不如說是另一種形式的「好高騖遠」、「眼高手低」,基澤夫妻二人為披薩店摺紙盒卻是草草了事,不符要求事後還怪店主給他們費用少。

基宇、基婷完全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學習,可他們卻只想到通過欺騙來獲得高收入,而且真正得到富人家工作後的四人並沒有打算更換居住環境,而是肆意吃喝玩樂揮霍錢財……

他們可憐嗎?當然可憐,然而種種跡象表明,他們的生活狀態看似偶然,實則必然。

雖然《寄生蟲》獲得了奧斯卡諸多獎項,但整部電影看下來還是覺得有些「用力過猛」,整體劇情的起承轉合都太過「理想化」。

比如金氏一家進入富人家的過程過於順利,最起碼應該設置一些在富人家說錯話、辦錯事的狀況,畢竟這樣生活在底層的貧困人士,在與富家打交道時怎麼可能絲毫不露馬腳?

再比如,當雯光發現金氏一家的偽裝後,居然拍下了視頻要威脅他們,這樣不歡而散對她來說也沒有好處,總感覺是刻意營造戲劇衝突,

完全可以改成六個人精心設計,繼續維持之前的生活,合作著「寄生」下去,會更有諷刺意味。

當然,總的來說《寄生蟲》還是值得一看,相信每個人看完都會有不同的感受,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在評論區留言跟我交流喲~

​點讚是個好習慣哦!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