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樂音樂

訂閱

發行量:24 

「原配」主唱離開後,一落千丈的那些樂隊

一個樂隊的靈魂人物,往往是它的主唱。主唱是樂隊與歌迷交流的最後一步,他負責將整個樂隊創作的風格和表達的態度,以演唱表演的方式,傳遞給聽者。因此對於一個樂隊而言,主唱如果離開了,這個樂隊大半也是要涼涼了。

2020-02-10 09:46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一個樂隊的靈魂人物,往往是它的主唱。

主唱是樂隊與歌迷交流的最後一步,他負責將整個樂隊創作的風格和表達的態度,以演唱表演的方式,傳遞給聽者。

因此對於一個樂隊而言,主唱如果離開了,這個樂隊大半也是要涼涼了。

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很多主唱因為各種原因離開,於是那支樂隊也跟著「分崩離析」。

黑豹樂隊-竇唯

黑豹樂隊絕對是中國搖滾樂隊中扛把子一樣的存在。

雖然竇唯早已出走,但前段時間地鐵里「狼狽」被拍的新聞爆出,大家還是會介紹說,這是黑豹樂隊的竇唯。

1988年,竇唯加入黑豹樂隊,能唱能寫的他一下成了樂隊的靈魂人物。

1991年,黑豹樂隊發行首張專輯《黑豹》,其中囊括了《Don't Break My Heart》、《無地自容》等經典作品。

同年在成都的一場演出結束後,許多歌迷仍喊著「安可」不願離去,但主唱竇唯卻已經不見了,他就此離開了樂隊。

其實,竇唯在黑豹樂隊擔任主唱只有三年左右的時間。

然後竇唯自己組建了「做夢樂隊」,離開後又加入了「譯樂隊」,其後又與不一定樂隊合作,一直繼續著自己的樂隊夢。

而竇唯走後,欒樹成了主唱,秦勇、張克芃、張淇等人都做過主唱,但歌迷似乎都不怎麼買帳,當年的神級樂隊似乎漸漸平凡了起來。

鮑家街43號樂隊-汪峰

曾幾何時,鮑家街43號樂隊也是被譽為藝術氣息最高的華語樂隊,高學歷、高水準、專業化,十分受人追捧。

主要成員有汪峰,王磊,龍隆,單小帆,杜詠,他們全部來自中央音樂學院,並將母校的門牌號碼作為樂隊名稱。

樂隊成立之初,他們選擇了布魯斯風格入手,《JUSTLIKEBLUES》、《信仰在空中飄揚》、《不要怕我愛你》等早期作品都很有味道。

隨著大量的演出和學習,他們漸漸意識到自己與世界流行的經典樂隊之間的差距,於是開始走出校園生活,對自己的音樂進行了更全面的思考,《小鳥》《李建國》《追夢》等,就是後期的優秀代表作。

後來許曉峰很欣賞主唱汪峰和他的作品,拿著合同問他要不要簽約華納。

汪峰當然是希望連同樂隊一起簽,但被對方一口拒絕,要求是:只簽個人,並且簽了馬上出專輯。

汪峰掙扎了一周,最後還是決定簽約單飛。

出走後的汪峰發表了《怒放的生命》《飛得更高》《春天裡》等一系列廣為傳唱的歌曲,人人都記住了他的熱血搖滾,卻很少有人記得,那個曾經風靡一時的樂隊鮑家街43號早已銷聲匿跡。

信樂團-信

曾經的一首《死了都要愛》一首《離歌》,絕對是每個人去KTV都要吼上兩嗓子的必點曲目,可見信樂團的人氣多高。

樂隊的主唱信用他標誌性的高音征服了一票歌迷,同時也比樂團其他人更加光芒四射。

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這隻樂隊,對信本人來說,也是很深情的存在。

在《背後的故事》中,他提到自己單飛退團時,眼角泛淚,他坦言信樂團在自己的心中有著無法超越的地位。

對於外界指責他走紅時不仗義地退出,他無奈說道,成員間對音樂的理解不同,是導致單飛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但信和信樂團是可以並行的,我們都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

信離開後,沒了主唱的樂團很久沒有活動,直到2008年,信樂團在北京舉辦了主唱甄選競演,歌手劉文杰正式加入樂團成為主唱。

由於信的歌路越來越寬、發展的也很好,歌迷們都感到惋惜,因此並沒有對新主唱很感冒,樂團的曝光度也大不如前,很多歌迷甚至以為信樂團解散了。

飛兒樂隊-Faye詹雯婷

前段時間,飛兒樂隊的主唱Faye發文稱,完全不知道樂團即將發行新歌,而自己也在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被移除粉絲專頁的管理員資格。

當時她立刻在群里詢問團員為什麼把自己刪了,兩位團員只是淡淡地說,因為有新的計劃。

幾個月後,飛兒樂團宣布他們有了新主唱,還好巧不巧地就叫Lydia。

新主唱、舊名字、原聲伴奏,在一次演唱會上,這個全新的飛兒樂團深情演唱了《我們的愛》,不得不說,Lydia雖然聲線清亮、唱功不俗,但少了Faye的沙啞與洒脫,就總覺得少了太多滋味。

回想曾經的2004年,周杰倫、王力宏、林俊傑、五月天、蔡依林,以及飛兒樂團,稱霸著整個華語音樂。

爆火的偶像劇《鬥魚》片尾曲《Lydia》火遍大街小巷,橫掃各大獎項,《我們的愛》《你的微笑》《月牙灣》《Fly Away》,他們的經典作品數都數不清。

「F」是主唱Faye,「I」是鍵盤手IAN,「R」是吉他手REAL阿沁,這就是F.I.R.的全部意義。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和我們說再見了。

你很難去責難這個1996年出生的新主唱,但也很難不懷念那個每每唱起歌就像是有風吹來的Faye。

但是即便如此,在「新」飛兒樂團成立之初,Faye還是送出花籃,祝福他們音樂之路、不忘初心。

不免讓人想起《月牙灣》中的那句歌詞:是誰的心啊,孤單地留下......

細數完這些,不知道你最為哪只樂隊感到惋惜呢?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