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妖的微笑

訂閱

發行量:15 

《菊豆》:鞏俐的原始美、李保田的男性力,以及張藝謀的悲劇性格

《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這些被寫入中國電影史的作品,足以奠定張藝謀在導演界的地位,他的女性意識主題、電影拍攝手法,被立為標杆。

2020-02-09 12:29 / 1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作為第5代導演領軍人物,張藝謀早期創作過一大批經典。

《紅高粱》、《大紅燈籠高高掛》、《秋菊打官司》,這些被寫入中國電影史的作品,足以奠定張藝謀在導演界的地位,他的女性意識主題、電影拍攝手法,被立為標杆。

而《菊豆》更是深化了這一主題,這部電影匯集了鞏俐的原始美、李保田的男性力,以及張藝謀的悲劇性格,慾望、壓抑的劇情背後,實質是一個關於「女性解放」的悲劇故事。

灰黑的院子五彩的染布,封建壓抑下慾望的出口

《菊豆》的故事背景,是民國時期,此時正軍閥混戰、民不聊生。

菊豆作為第3房,被染坊坊主楊金山買回來。楊金山有生理缺陷,已折磨死前面2房太太。

菊豆來到染坊,白天當免費工人,晚上被百般虐待,苦日子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兒。

這期間,楊金山年近40未娶的侄子楊天青,目睹了菊豆的不幸,兩人開始私通,還有了孩子,坊主楊金山一開始以為是自己的。

在整個過程的流淌中,觀眾最直觀的感受是:壓抑。

黑白灰的染坊背景,即使偶爾露出一點染布的顏色,也蓋不過滿院子的沉重。

那掛出來飄揚著的一條條染布,像極了戲曲里女人們的水袖,在這裡卻絲毫透不出「行雲流水」的輕鬆感,反而是悲悲切切的哀悼,在風中飄蕩,又像輓聯。

然後是靜,染坊平日裡,幾乎是死一般的靜。即使有人幹活,大家都繃著臉小心翼翼,長氣都不敢出一聲,偶爾冒出來幾聲大嗓門,那肯定是坊主楊金山又在吆喝人了,或者,是菊豆被折磨的痛苦聲。

每天所聞所見,無不壓抑。一座小小的院子,就能隱喻一個封建社會。

但人畢竟是人,有七情六慾,這是怎麼壓也壓不了的。即使是在這種惡劣的生存環境下,那種人人嚮往的美好情感,也能生根發芽,只不過有點扭曲、畸形,成了「嬸侄戀」。

不過,這也正常,封建社會產生出來的東西,很多都畸形。


楊金山的缺陷與殘忍,菊豆的不滿與反抗

「封建代表」楊金山,天生有生理缺陷,也正是因此,他狠毒、自私。

商人「榨取利潤」的本性,讓楊金山至今不給侄子楊天青找媳婦,還說「他已經免費吃了我30多年的飯,再來一個人一張嘴?」他不管侄子楊天青已經快40了,也不管楊天青已經給他幹了30年活兒。

正是楊金山這種無節制地壓榨,埋下了楊天青跟嬸子偷情的種子。

楊金山對待妻子菊豆,更加變態。自己明明有生理缺陷,偏偏還幻想女人能給生個兒子,為了香火、為了面子,這樣的逼迫,難免不出事兒。某種意義上,他自己本身也是封建思想的受害者。

最後,哪怕他已經知道,菊豆所出並非自己親生,可是這娃開口叫了一聲「爹」,他那變態的爽感油然而生,開始給小孩灌輸對親娘的仇恨,把孩子當成泄憤和利用的工具。

可悲的是,他還是自作自受,把孩子調教成「壞苗子」後,被孩子推下染池淹死,沒想到,最後,他自己居然葬送在這所謂的「香火」手裡。

菊豆由鞏俐飾演,說實話,之前看過鞏俐演的戲,沒覺得她有多美,唯獨在《菊豆》里,讓人第一次感受到了鞏俐的美。那種美,是由她的身體傳達出來的、最原始的、不加修飾的女人美。

那質樸的農家衣服勾勒出來的身體曲線,以及她裸露出來帶傷痕的背,無不展露出一種年輕的生命力。而這種生命力,昂揚向上,頗具反抗精神。

甚至已經不只是反抗,菊豆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有她的野心和慾望,只不過那個時代,女人想獨立做事寸步難行,她要找個夥伴,楊天青就是個合適的選擇。

她跟楊天青偷情時,直白勾引「你看嬸子像狼不?」;她明目張胆地挑戰楊金山,臉不紅心不跳地告訴他,天白不是他親生的兒子;後來又心懷叵測地告訴天白,楊金山不是他生父,楊天青才是。

菊豆要反抗,要報復,只能利用男人。

楊天青的懦弱與無能,楊天白的畸形與原罪

可惜,無論菊豆怎麼慫恿,懦弱的楊天青,除了跟她生了個兒子,再也沒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來。

在這個封建家庭里,楊天青被壓迫了30多年,已經習慣了,他害怕改變。他還要指靠著楊金山這座染坊,活完下輩子呢。他能給菊豆的,除了自身作為男人的力量,此外可以說別無其他,他甚至都保護不了這個女人。

菊豆曾幾次提議兩人離開這裡,楊天青都拒絕了,包括菊豆其他的提議,如果他聽了哪怕有一次,他們的命運都有可能截然不同。

楊天青這個人設,註定了他命運的悲劇,有點像魯迅筆下「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國民。

而私生子楊天白,說白了,就是這個畸形家庭造就出來的畸形產物。

他沒有是非對錯觀念,更沒有同情憐憫之心。他還弱小,想在夾縫中生存下去,就要不顧一切,維護自己。

他四五歲都不會開口說話,那種無聲無言、陰森恐怖,更像是個冷酷的深淵,直到把周圍人都一個個吞噬。後來,他先是把楊金山推到染池淹死,後又把楊天青一棍子打死。

楊天白的出生,就是嬸侄偷情的原罪,最後,這個原罪把這一家子都害死了。

張藝謀早期的系列電影,主題大多圍繞著「長期壓抑的人們,內心深處,有很多東西需要釋放」。

於是,他很多電影,表達的就是這種釋放。所不同的是,在他不同的電影角色中,有的角色釋放成功,有的角色釋放失敗。

《菊豆》里,菊豆這個女性意識的釋放,就是失敗,但這不能怪菊豆,而是怪那個壓抑的封建制度,不給人活路。


文 | 妖妖的微笑 原創

喝最烈的酒,解最長的情,寫有趣的文。

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