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明

訂閱

發行量:160 

李文亮醫生「造謠」的33天,他曾是疫情最早提醒者

相隔千里萬里,隔著一個個螢幕,所有人都在默契地等待著一個奇蹟。在李文亮醫生的微博上面,有這樣有句話:我要去拯救地球,如果成功了,不用感謝我,這都是應該的!

2020-02-09 12:4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來源:建寧身邊事


昨天晚上,很多人無眠。


相隔千里萬里,隔著一個個螢幕,所有人都在默契地等待著一個奇蹟。


等待著李文亮醫生能醒來。



但在同事堅持搶救三個小時後,最終他的百度百科變成了黑白色,奇蹟沒有到來。


而後武漢醫院發了微博宣告:


2月7日凌晨,眼科醫生李文亮因感染新冠狀病毒去世。


而他才34歲。



這個消息震驚了整個朋友圈,無數人在為李文亮醫生的逝世哀悼。



一個活生生的人,就這樣變成了死亡數字上的1。


那背後還有已經年邁的父母,才五歲大的孩子和懷有第二胎身孕的妻子。


從察覺到疫情到因感染病毒去世,他用生命為世人做了預警。


可這世界從來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有的只是那些挺身而出的凡人。


用生命預警的背後,有的也不過是那些普通人的故事。


01


「我這次把一生的眼淚流光了!」


面對記者的鏡頭,張繼先不停擦拭著眼角,但抑制不住的淚水濕透了紙巾。



眼前這位個頭不足一米六,看起來有些柔弱的女醫生,叫張繼先,請記住這個名字!


因為最早發現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並堅持上報的就是她!


或許張繼先也沒有想到,她在一個月前接診的一對老人,竟是這場鋪天蓋地的疫情,第一對感染者。


張繼先所在的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是離華南海鮮市場最近的三級醫院。


這天,附近小區的一對老兩口,因為發熱、乾咳來看病,CT片子出來後,肺部「磨玻璃樣」改變,完全不同於其他肺炎。


警覺的張繼先又讓老兩口叫來了他們的兒子,CT照射後,又是「磨玻璃樣」改變。



同樣是這天,又是一名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來就診,同樣的發熱、乾咳,同樣的「磨玻璃樣」改變。


曾在17年前抗擊「非典」一線奮戰過的張繼先,具備敏銳的公共事件思維,她立刻緊張起來。


「這是我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病,同樣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有4個病人了,這肯定有問題。」


張繼先意識到情況不對,馬上向醫院報告。


第二天,醫院立刻上報了江漢區疾控中心。


這天是2019年12月27日。


張繼先和她所在的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最早上報了疫情。


後來,張繼先的門診又收治了3名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



同樣的症狀,同樣的肺部改變,這已經是第七個了。


眼看情況越來越不正常,醫院直接向湖北省、武漢市衛健委疾控處報告。


此後,張繼先和醫院一直堅持上報確診病例。


後來,疾控中心來做了流行病學調查,並轉走了幾位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


但令人沒有預料到的是,疫情卻一步步發展、失控,直到我們今天看到的樣子。


更可貴的是,在鍾南山院士還沒有提出新冠肺炎會「人傳人」時,張繼先就帶領她的團隊,已經做好了防護。



「那時候疫情還不便說」,所以只能自己處處小心。


在發現第一例不同尋常的肺炎後,張繼先就讓她的同事,戴上了N95口罩。


她還在網上訂購了白色帆布工作服,命令大家都穿到白大褂裡面,多一層防護。


這天是2019年12月31日。


靠著高度的職業警覺和強大的防護意識,在張繼先保護下,她和她的同事沒有發生一例醫護人員感染,也沒有病人交叉感染。


而當初堅持留在張繼先這裡治療的那位病人,也已經在一月初就治癒出院。


即便如此,在採訪時,張繼先還是數次大哭。



她已經做了很多,她最先報告疫情,她盡最大努力保護同事,她竭盡所能挽救病人,但是面對不斷肆虐的疫情,不斷消失的生命,她除了心痛還有無力。


一邊是不斷湧進來的病人,一邊是快要彈盡糧絕的防護物資。


張繼先哭著說:


「病人太多了,我們的醫護人員太苦了!」


02


就在張繼先第一時間感覺到不對勁,堅持上報疫情時,眼科醫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市民」,也不約而同地察覺到了這次病例的不同尋常。


李文亮是在2019年12月30日發出預警的。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看到一份病人的檢測報告,報告顯示檢出SARS冠狀病毒高置信度陽性指標。


他在自己的微信同學群里說:「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


一個小時後,他補充稱,「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



那個群里全是醫生,他發出預警之初,是希望自己的同事能在診療的時候注意防範,畢竟他們是沖在醫療一線的人。


但是讓李文亮沒想到的是,自己的這番言論被別人散布了出去,自己被訓誡,被當成了一個造謠者。


那個時候,很多人罵他,有人說他是唯恐天下不亂,有人說他是在製造恐慌。


他們當他是一個想要博眼球的小人,沒有人知道他是一個真正有一副古道熱腸的英雄。


他明明是那個看見危險吹哨的人,卻被當成了喊著「狼來了」的頑劣孩童。


直到狼真的來了。


後來武漢肺炎的消息被專家確認,我們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李文亮的預警原來真的是對的。


他本來有機會,讓每個人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讓我們能夠防範於未然。


他拚命著吹哨發出警報,如果有人能夠早一點聽見,早一點重視,哪怕會引起短暫的恐慌,但至少我們會早點知道,要戴好口罩,通風消毒,不要去華南海鮮市場。


而不是在一個月之後,看到逐漸攀增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人人自危,無能為力。


我們沒能躲過,已經知道有感染風險的李文亮也沒有。


他是醫生,他必須堅守崗位,救人性命。他像往常一樣出診治病,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李文亮被感染了。



1月8日,李文亮收診了一名82歲的患者,那是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攜帶者。


當時他並不知道患者的病況,直到9號這名患者出現了發熱症狀。


而由於防護措施不到位,李文亮不可避免地被傳染了,10日,他開始出現咳嗽、發熱的症狀。他知道自己中招了。


2月1日,他發微博表示自己確診,陽性。


事後他回憶起那時的情況,只是平靜地說了一句:應該是飛沫傳播。


沒有抱怨,沒有憎恨。


他唯獨惋惜:「如果當時大家都能重視這件事情,或許就不會有今天的疫情爆發。」


隨著感染病患接二連三的出現,李文亮也得到了正名,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表示:他是憂國憂民的,是可敬的。


最高法也為李文亮醫生髮聲。


李文亮成了英雄。但是他本人並不太適應這個稱號,在接受記者採訪的時候,他說:「並不覺得自己是個英雄,就是個普通人。」


他曾經是個特別有意思的大男孩,他喜歡追劇,會像很多網友一樣在演員微博下面評論催更,他也會緊跟潮流追星,激動地和大家分享「肖戰真的好帥」;



他曾經的摯愛是電子產品,他想換一部最新款手機,就像普普通通的我們一樣,在微博上轉發抽獎,期待錦鯉附身;


他曾經是個不折不扣的吃貨,海底撈、星巴克、德克士的大雞腿、深夜的雞蛋灌餅,都能幫他驅散看診一天的疲憊,緩解頸椎病帶來的疼痛,他說:吃上一口,腸胃都能興奮地顫抖;


他曾經是個很疼老婆的好男人,他會費盡周折地為懷孕的老婆買藥,看到什麼美景第一個想與家人分享。



他又要當爸爸了,他期待這個新年,期待新生命降生,2019年末,他拍了一張廣州塔的美景,祝福大家新年好。



而如今,這一切,我們都只能用「曾經」兩個字形容。


病榻上的李文亮,從沒想過自己會死,他一直堅信自己會被治好。


他每時每刻都在關注著疫情消息,他滿腦子都是要儘快的回到自己的崗位上,「疫情還在擴散,我不想當逃兵。」



其實,李文亮本職是一名眼科醫生,並不屬於抗疫工作的最前線人員,但是他最大的願望就是能上前線。


醫院工作群里,領導在徵集自願參加抗疫工作的醫護人員名單,被隔離起來的李文亮在群里舉手:等我好了,我也去。


記者問他病好後最想做什麼,他說要去一線,自己的同事太累了,他要幫助他們減輕負擔。記者說你不怕嗎?危險太大,他微信只回了兩個字:


職責。


這世間從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他的微信頭像是野原廣志、美伢、蠟筆小新、小葵,一家人在一起的畫面。


他也是一個普通人,會嚮往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陪家人吃一頓飯了。



03


除了李文亮醫生,另外7人里,還有劉文醫生、謝琳卡醫生,他們都是專業的醫務工作者。


而這8名「傳謠者」其實不過是分屬於三個群,群名分別是:武漢大學臨床04級群、協和紅會神內、腫瘤中心。


這三個群都是醫學交流群,群成員身份也幾乎都算是醫療專業人士。


腫瘤科醫生謝琳卡在2019年12月30日晚上,向自己的腫瘤中心微信群內發出警示:


「各位老師好,我傳染病院的師妹發在我們同門群里的消息:近期不要到華南海鮮市場去,那裡現在發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類似非典),今天我們醫院已收治了多例華南海鮮市場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風。」



謝琳卡醫生目前仍奮戰在抗疫一線,2月1日上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謝琳卡特意強調了當時警方聯繫自己的情況,她說:


「我想澄清一點的是,當時公安局的警察同志確實有跟我打電話(只是打了個電話),但是態度很客氣,我當時也和警察同志說了,我是一線醫生,我們單位在旁邊,風險高,希望大家多小心,提高警惕。」


可即使如此,大家並沒有因為「態度很客氣」「只是打了一個電話」而原諒了這次「8人造謠」事件。


就在1月28日,我們終於等來了最高院關於此事件的解讀,最高院是這樣說的:


「事實證明,儘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並不是SARS,但是信息發布者發布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


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了這個「謠言」,並且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採取了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我們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所以,執法機關面對虛假信息,應充分考慮信息發布者、傳播者在主觀上的惡性程度,及其對事物的認知能力。


只要信息基本屬實,發布者、傳播者主觀上並無惡意,行為客觀上並未造成嚴重的危害,我們對這樣的「虛假信息」理應保持寬容態度。」


很多人將最高院的回應視為正名,喜大普奔之下,平安武漢微博終於發表了對於「8位造謠者被查處」事件的回應。


通報是這樣說的:



如果沒有這場意外,也許他會繼續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做一名普通的眼科醫生,

用自己的雙手,讓無數患者重現光明。


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


可是當我面對李文亮的時候,除了敬佩、傷心、難過,還有一份羞愧。


他是最勇敢的人,即使會被唾罵、懷疑,甚至付出代價的時候,還是勇敢發聲,和他相比,我什麼都不是。


為眾人抱薪,很多人根本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為眾人抱薪的郝勁松,因為發票問題,憑一己之力把鐵路部告上法庭,最後他勝訴,促成了我們今天春節坐高鐵、火車也不會漲價。


為眾人抱薪的老回,在三星手機發生自燃被召回之後,發現他們竟然對中國區別對待,於是憤而把三星告上法庭,從此沒有一家外企敢對中國消費者區別對待。


為眾人抱薪的花總,曝光五星級酒店的醜聞之後,面臨死亡威脅,但是他堅持發聲,所以才會有後面酒店行業大整改,我們可以享受更好的環境。


李文亮同樣也是如此,發現疫情,堅持發聲,被誤解,也依然在前線搶救病人,即使自己最後染病了,也在努力發出最後一絲光亮。


作為一個醫生,他已經竭盡全力。



在他去世之後,世界衛生組織官方帳號發布推文,表示哀悼。



「我們沉痛悼念李文亮醫生的去世。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向他應對肺炎疫情的所作所為致敬。」



除此之外,還有華盛頓郵報、CNN……都在文中對李文亮醫生的去世表示悼念,並向他展現出的勇敢致敬。


知乎上有人說:我有勢必穿過漫長黑夜的決心,也在積攢見到曙光與熾熱光明的力量,正是因為——有如同李文亮醫生這樣的人擎著炬火。


沒錯,紀念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為他,光還沒有滅,我們也可以成為光。


李文亮醫生吹響的哨音不曾消失,我們就接管他手中的哨子。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千載暗室,一燈即明。


在李文亮醫生的微博上面,有這樣有句話:我要去拯救地球,如果成功了,不用感謝我,這都是應該的!



大醫精誠,他已經盡了作為一名醫生的本分,即便不能飛翔,即便還要匍匐,也要一厘米一厘米地前行。


李文亮,謝謝你曾想拯救地球。


我們不會忘記,不能忘記。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