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幸知

訂閱

發行量:49 

我採訪了200個出軌的妻子,發現了女人婚外情的驚人真相

而我老公呢,本來就是三桿子打不出一個屁的性格,遇到我這種「親媽式「的老婆,更是只有服從的份兒。閨蜜說,我真有福氣,有個這麼言聽計從的老公,可我卻越看他越不順眼。結婚幾年,他越活越沒心沒肺,當起了甩手掌柜,一回家就窩在沙發里打遊戲,什麼事兒都不上心。有時遇事我也想跟他商量商量,他卻

2020-02-04 07:59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文/幸知在線特約作者 顧蔥白

曾看到過人大教授潘綏銘公布的一個調查數據:

截至2015年,每7.5個妻子和每3個丈夫中,就有一位出軌。更令人意外的是,中國妻子出軌率位列全球第一。

那些鋌而走險的妻子們,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我活成了老公的媽,可我也想做個小女孩

繞過出軌不談,我絕對是個周圍親友眼裡的好女人:

人人稱羨的名校生,公司最年輕的中層管理,你以為我顧不上家庭?大錯特錯。家裡一應事務,都被我打理得井井有條:

小到換燈泡通下水道、過年給爸媽挑禮物,大到買房賣房、跳槽轉行,我不但做自己的主,還得做老公的主。

而我老公呢,本來就是三桿子打不出一個屁的性格,遇到我這種「親媽式「的老婆,更是只有服從的份兒。

閨蜜說,我真有福氣,有個這麼言聽計從的老公,可我卻越看他越不順眼。

結婚幾年,他越活越沒心沒肺,當起了甩手掌柜,一回家就窩在沙發里打遊戲,什麼事兒都不上心。

有時遇事我也想跟他商量商量,他卻總是漫不經心:「哎呀,你定就行了。」

然後翻個身就開始打呼嚕……

我漸漸地活成了超人媽媽,而無能兒子就是我老公。手裡的權力攥得越緊,就越累,越空虛。

因為工作關係,我認識了一個長我幾歲的男人。他不算很帥,卻有著寬厚的肩膀,第一次見到他,就有種沒由來的安全感。

開始我們只是工作往來,偶爾互送禮物、發消息問候。而無論是吃頓飯還是一起出差,他都安排得妥帖到位,我什麼都不用操心。

我知道這是職業素養,可也忍不住暗自比較:這種成熟體貼,簡直吊打我老公。

在他身邊,我不是雷厲風行的女領導,不是為老公包辦一切的老母親,我好像又成了剛畢業的小女孩,對男人的浪漫、溫柔和體貼充滿期待。

我們都淪陷了,牽手,接吻,一次外出工作時,我們突破了底線。

我從不試圖為出軌找藉口,不管是工作和婚姻的壓力,都不應該成為出軌的擋箭牌。

但我經常在想,如果我一開始給老公「放權」,而不是把他慣成兒子,他是不是也能成長為一個成熟、體貼、有擔當的男人呢?

我們常常以為,對家庭控制欲強的女人不會出軌,因為她們擁有另一個標籤——顧家。

如今的社會往往要求女性既照顧家庭,又要在職場獨當一面,在這樣的文化建構下,很多鋼鐵婦女戰士是被硬生生「逼「出來的。

但是別忘了,女性在漫長的演化中,依然保留著渴望被保護、幫助、滋潤的心理特點。

過於強勢的女人,看似刀槍不入,其實內心那片土地已經乾涸太久,哪怕有人滴下了一顆水珠,也可能泛濫成悲劇的海嘯。

女人要獨立,但也要明白婚姻最大的意義,是面對問題時有人能與你有商有量,彼此幫扶,共同成長,而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恩惠。不平衡的關係,有一天終將隕落。

我不是想出軌,而是想找回自己

我,今年24歲,2歲孩子的媽媽。

大二那年,我戀愛了。雖然男朋友已步入社會打工,但也不過二十出頭,自己都是個孩子。

畢業季,大家都忙著四處投簡歷,我卻得到了意外懷孕的消息。

我猶豫了,但老公再三承諾,一定會加倍努力工作養好我和孩子。

最終我還是被說服了,生下了孩子,直接從校園走進家庭。

老公確實更拚命工作了,但這是以半夜回家、甚至十天半個月地出差為代價的。

我們倆父母都不在身邊,帶孩子順理成章地成了我一個人的事。

剛生孩子那陣子,我整夜整夜合不了眼。

除了餵奶、換尿布、搞衛生、洗衣服,還得忍受抱孩子落下的腱鞘炎,我常常疼得邊幹活邊吧嗒吧嗒掉淚。

老公和孩子需要我時,我必須隨時待命,新鮮的食物,乾淨的衣服,整潔的房間……我活得像一台冰箱,一個洗衣機,一個掃地機器人,唯獨不是我自己。

新婚的喜悅,我是一點都沒體驗過,而最好的年華,已經在「喪偶式育兒「里一點點消磨殆盡。

手心朝上的日子不好過,我也提過出去工作。老公帶著輕蔑說,你畢業多久了?還懂什麼?我被噎得說不出話。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也才20多歲,卻像一片捲起的枯葉,自己都嫌棄。

難道,這輩子就這樣了嗎?

無聊時,我加了一個同城美食群打發時間。在群里認識了一個愛做飯的男人,我們經常在一塊談論美食,久而久之熟了起來。

後來他約我吃飯,我沒有拒絕。他嘴很甜,總是誇我漂亮能幹,在微信上也時不時地撩撥我。

他說,你的眼睛很美,可裡面是空的。

這句話不知怎麼戳中了我的心,我忍不住把心裡的苦水都倒給了他。

我們越來越頻繁地見面,每次時間不長,卻有著久違的快樂。

後來老公開始起疑,我不敢再和他來往。畢竟我從未想過離婚,為了孩子,也為了無依無靠又無能的自己。

最終,我只能回到乏味的循環里,繼續煎熬著。

全職太太,乃至於將生活重心放在家庭上的女人們,看上去衣食無憂,其實內心狀態極易陷入脆弱、自卑乃至絕望中。

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除了最基本的生理安全需要,人不可或缺的就是情感和歸屬、尊重和自我實現。

而婚姻里不被看見的那群女人,正在不知不覺中畫地為牢,慢慢淡出朋友圈和社會節奏,精神和經濟上的孤立無援,讓她們面對老公和婆家時,愈發沒有底氣。

或許被迫隱身的妻子,真正需要的不是那個出軌對象,而是尋找埋藏已久的自己。

日劇《晝顏》曾揭示了一個無奈又諷刺的現實:得到外面男人的愛,反而能讓女人以更加寬容、愉悅的態度,應對無聊的家庭生活和疏離的丈夫。

這是否能引起我們反思,女性的「貧困「不僅是經濟的貧困,也是社會地位、現實參與感以及自我提升機遇的」貧困「呢?

在道德尺度之外,或許我們能從其他側面窺探和理解人性的複雜。


出軌不是我的錯,是他配不上我

我今年40歲,4年前才結婚。但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剩女」。

曾經很多人追我,但我自認年輕貌美,才氣堪比林黛玉,一心想找個能靈魂共振的soulmate,愣是等到36歲才結婚。

不過,我的婚姻只是對父母壓迫的妥協,老公並非與我琴瑟和鳴,而僅僅是家境不錯、性格溫和老實,適合結婚而已。

說真的,這場婚姻就是一具空殼。

每天吃完飯,我就躲進房間看書,和朋友聊天。我還喜歡寫小說,可惜我老公壓根不感興趣,給他看,也只會「哦哦不錯」尬聊幾句,說不出個所以然。

而他呢,最大的愛好就是刷小視頻,爛俗的音樂和他傻樂的聲音震天響。要不然,就是在線打麻將,煩得我只想把他趕出家門。

我怨恨父母的逼迫,我無數次哀嘆:跟這種人在一起,真是鮮花插在牛糞里!

為了避免近墨者黑,我儘量減少和他相處的時間,免得他損耗我的生命。

在一個讀書會上,我對一個男人心動了。

初見時,他分享著對伍爾夫《到燈塔去》的感受,渾厚圓潤的聲音吸引了我,犀利獨到的見解更是擊中了我的心——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我啊。

他似乎也對我很感興趣,攀談之後,我們發現彼此有好多共同喜愛的作家、作品,我還給他看了我的手稿……

我們越聊越投機,哪怕知道彼此都有家有口,還是遏制不住內心的渴望。

我堅信,這是上天開的玩笑,讓我在錯誤的時刻遇見了完美情人。

對於我老公,我沒有多少內疚,甚至更加憎惡這個一無是處的男人,他是我追求純粹愛情之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我對他愈發冷漠,過著合租般的日子,以消我心頭之怨。

他可能習慣了這樣的待遇,也不怎麼過問我。於是我更加肆無忌憚地和那個男人來往。

也許,我老公有一天也會出軌吧,我不知道,也不關心。

有一種人很容易出軌,那就是有自戀型人格障礙傾向的人。

他們就像古希臘神話里的美少年那喀索斯,瘋狂愛上自己水中的倒影,赴水求歡而亡。

自戀者有以下幾種典型表現:

總是極度以自我為中心;容易沉浸在浪漫幻想和虛榮里;難以看到他人的正確性,也不願承認自己的問題;特別善於推卸責任;重複傷害他人的行為。

這位女士自始至終沒有認識到,結婚其實是自己的選擇,她該有為婚姻負責的擔當。

相反,她不斷把背叛婚姻的錯誤歸咎於父母和老公。即使已經40歲,其實還是個無法認清現實的孩子。

當一個人沉浸於幻想和自戀,卻又沒有足夠的能力為自己負責,結局只能和故事裡的美少年一樣,歸於毀滅。

讓人足夠滿足的婚姻,最穩固

出軌的故事形形色色,但歸根結底,無非是向外尋找婚姻里缺失的愛、認同、尊重或刺激。

雖然如今出軌成了司空見慣的社會行為,但它依然是不被接受,也會對婚姻產生毀滅性打擊的越界行為。

女性出軌所要承受的壓力,決定了這是一場更為嚴峻的自我較量、自我拉扯。

這絕不是簡單地以道德標準就能解釋清楚的事情,需要我們每個人審慎地認知自我,接納自我,完善自我。

對於妻子來說,

不要企圖包攬一切。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無能的男人身邊,總有個強悍又疲憊的女人;

也不必壓抑自我、做小伏低,最有魅力的女人,是獨立自信、只屬於自己的女人。

婚姻,既是最親密的感情形式,也是最需要放手的感情形式。正如紀伯倫所說:

「耳鬢廝磨中為彼此留出一些空隙,讓天堂之風在你們中間起舞。彼此相愛,但是不要讓愛成為桎梏。」

對於丈夫來說,重要的是給足呵護感和支持感。

一個家庭的不幸,往往從妻子的不安開始。而女人的不安,往往來自於丈夫的慢待。

曾聽過這樣一句話:

想讓一個男人一直愛你,就永遠別滿足他;想讓一個女人一直愛你,就不斷地滿足她。

如果一個人獲得了足夠的溫暖與慰藉,又何必冒著一無所有的風險,拿已經擁有的幸福作賭注呢?

世上從來不存在全然契合的兩個人,以成長和發展的眼光看待對方,慢工出細活,婚姻才會越過越有滋味。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