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晚報

訂閱

發行量:68 

爸爸打完「怪獸」就回來

雖然常常說醫務人員只有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地保護患者,但是當我們真正上了「戰場」,哪裡還顧得上自己,一心想著的都是如何去幫助病人,這就是我們——最普通的醫務工作者。整理| 深圳晚報記者 劉琨亞 通訊員 伍曉丹編輯 | 秦瑤

2020-01-31 08:05 / 0人閱讀過此篇文章  

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治醫師吳錫平:武漢,你一定要頂住

1月31日

1.病人情況越來越好,雖然累,但踏實!

今天和我們隊長王華主任、盧毅榮醫生、王凱醫生一起值凌晨1點-7點的班,為了不讓上一班等太久,我們凌晨12點就出發。一路上,人車廖廖,非常安靜,但一場激烈的沒有硝煙的保衛戰正在進行!

換好防護服,我們在胸前貼上了剛剛送到的珠江醫院標籤。這既提醒我們是一個團隊,也在鞭策我們不能給大後方丟臉!

凌晨1點準時交接班,突然護士跑過來,心急火燎地說,醫生,快去看看45床,情況不好。王華主任連忙帶著我們過去,病人是一個88歲的老人家,整個人側躺著,心率很快,血壓低。看了胸部CT,心臟很大,考慮心功能不全,上一班用利尿藥後出現血容量不足,立即給他補液,導尿,病人心率、血壓逐漸好轉了。

情況稍微穩定後,我們打電話通知家屬,幾次都沒接通。1小時後,家屬回電話了,簡單交待病情後,家屬幾乎哭著說,實在過不來,因為她的媽媽也病危了,自己也是發熱氣促在家裡隔離。我安慰她說,您好好在家養病,我們一定盡力治療。

放下電話,我感覺陣陣心痛,此刻,有多少武漢人正經受著無人能想像的痛楚。

處理完45床,我多次去看了37床老太太,這是上個班我和盧毅榮醫生一起商量調整治療方案的病人。老太太撐住了,情況還算穩定,我們感到很欣慰,只要再堅持幾天,疾病就會向好的方向發展了!還有幾個比較重的病人,血氧飽和度也在逐漸好轉,醫療隊加大呼吸支持力度和調整治療方案,終於初見成效。

臨下班前,幫幾個沒有家屬照顧的患者奶奶熱一下包子,打一壺熱水。

這個班雖然累,卻最踏實!

2.對著天花板,和家人視頻

到武漢後,只要有時間,我會儘量抽空給家人發發微信報報平安。昨天晚上突然想著見見愛人,便發了一個視頻聊天。聊了一會兒孩子,聊聊這邊的工作生活,愛人的聲音有點顫抖,視頻鏡頭也一直對著天花板。

我說怎麼看不到你,她哽咽著說,武漢那邊又確診了這麼多,我好擔心你,我不想讓你看到我擔心的樣子!

傻丫頭,最近檢測試劑多了,所以診斷效率也提高了。有省里的頂級專家在指揮,最齊全的防護物資在支持,還有醫院大後方的保障,相信我們,一定儘快平安回去的!!!

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科主治醫師盧毅榮:爸爸打完「怪獸」很快就回來了

昨天,愛人發信息說女兒要爸爸,不肯睡覺!一直以來,女兒都是粘著我睡的,現在好幾天了,爸爸都不在身邊,她每晚都要哭著鬧著找爸爸!

晚上抽空和女兒視頻了,她一直哭著說,爸爸你去哪了?什麼時候回來啊?

我告訴她,爸爸和很多叔叔阿姨在打怪獸,打完怪獸很快就回來了,她這才放心地去睡覺!是啊,這裡有些無數的爸爸媽媽在打怪獸,而且,很快就勝利了,真的,很快!

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ICU主治醫師王凱:永遠把病人放在第一位

1.「只要為病人好,我們什麼都願意去做」

第三次進入病區,凌晨頂著凜冽的寒風,走路20分鐘到醫院,1點準時進入病區與上一班的醫生交接。這時的病房很安靜,大多數病人都已安穩入睡,看著呼吸衰竭的病人在我們努力治療之下,有好轉的跡象,內心無比開心。

王華主任帶著我們深夜查房,巡視了所有危重病人,床邊閱片、調整高流量參數、安撫病人、查體,確保了病人夜間的安全。

查房期間,不停有護士拉著氧氣罐穿梭於各個病房。自從上個班我們利用氧氣罐改善病人吸氧條件後,病人症狀明顯好轉,只是需要不斷更換新的氧氣罐。病區護士站旁放了近40罐氧氣罐,搬運氧氣罐也成為我們的工作內容之一。

平日裡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護士,干起活來,力氣完全不輸給我們男同志。抄起扳手擰開氧氣罐接頭,再換到新的氧氣罐上,輕車熟路的樣子,真是讓人敬佩又心疼。為了救治更多的病人,這些姑娘們剪去長發走上「戰場」,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為病人做治療,任勞任怨,還學會了各種「操作」技能。

我本以為她們忙完了,會稍微休息一下,但是為了更完善地做好感控,她們還自發當起了清潔工打掃病房。我從沒見過凌晨3點還在打掃衛生的護士,但是我們的「戰友們」做到了。

我們都是懷揣著一顆濟世救人的心來到武漢的,只要是為病人好,我們都願意去做。要說不累,那是不可能的,厚重的防護服下是什麼感覺——悶熱、窒息、壓痛、視覺模糊,但大家依然願意堅持去做,為這群可愛的天使點讚。

2.擠出自己的早飯,帶給無家屬照顧的病人

醫生們擠出自己的早餐,帶給沒有家屬照顧的病人。

你以為這是我們為自己準備的早飯嗎?不,這是我們為病人準備的早飯。

自疫情爆發以來,各個醫院人滿為患,有些家庭集體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親屬們分布各個醫院。在我們病區,就有一些老年病人,沒有家屬照顧,早飯都沒得吃。部分危重病人甚至沒有家屬陪伴,稍微動一下就血氧下降,吃喝拉撒都只能在床上。

見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將酒店供給我們的早飯和醫院寄過來的康復墊帶給這些病人。儘管物資緊缺,但我們會盡己所能為他們提供幫助。

在此,我也想再次呼籲社會上的愛心人士,希望大家盡一份力,幫幫這些與疾病作鬥爭的同胞們。

3.真正上了「戰場」,哪還顧得上自己

奮戰了一夜,終於迎來了天明,病人情況都穩定了,我們總算能和護士們坐下來聊幾句。

「我來教你怎麼看片子,有沒有興趣?」盧毅榮師兄教這些好學的護士們如何識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早期CT表現。吳錫平師兄一整夜都在治療、照看一名88歲高齡無家屬陪護的患者,此刻的他早已累得筋疲力盡,一坐下來,就癱倒在椅子上睡著了。

忙了一整夜,累得筋疲力盡的吳錫平,一坐下來就癱倒在椅子上睡著了。

多少醫務工作者就是這樣從白天到黑夜,不眠不休,奮戰在一線。雖然常常說醫務人員只有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地保護患者,但是當我們真正上了「戰場」,哪裡還顧得上自己,一心想著的都是如何去幫助病人,這就是我們——最普通的醫務工作者。

整理 | 深圳晚報記者 劉琨亞 通訊員 伍曉丹

編輯 | 秦瑤





文章標籤: